第21章 一念之仁

    出洞的白虎伤势全好。

    竹林前独眼正看着倒在身前的猎犬,身形不敢乱动。

    猎犬刚进入竹林遭遇暗器躲了过去,踩在地上触动埋在土里捕兽夹机关。

    身形急退,duang一声捕兽夹落空,身后如剑尖锋利的竹从竹树上飞来。

    猎犬,空中转体360度躲了过去。

    抓住珠子不敢轻易触地怕引动机关。

    ”哼,雕虫小技!还想暗算本杀手。机关我见得多了!“

    猎犬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深呼吸了口气,刚才的运动加剧了体内虫子的活动。

    ”啊!怎么回事,竹子,竹子!手,我的手!“猎犬的手失去感觉,松了开来!

    duang一声掉到地上,整个身子陷入地里。

    ”这是个坑!MD好臭!“猎犬掉入了白虎挖好的大坑,里面全是软泥水和沼泽类似,是白虎经常解决方便之处!

    突然猎犬浑身抽搐,头冒白烟,他脚底猜到了阴雷木被电晕了过去。

    ”好险,幸亏老子没有轻举妄动,这才没进竹林深处就这么多机关!“独眼冷汗直冒。

    ”不过,机关怎么难得到我!“独眼从怀里掏出个笼子,放出机关鼠。

    这机关鼠生性小心,能感知危险并提前避开。

    对毒物也十分敏感,嗅觉灵敏。因此经常被人捕捉,用来点金探穴几近绝种,尤为珍贵!

    独眼脚步紧跟机关鼠爬过的地方!

    来到竹林深处,机关鼠突然停了下来。

    “吱吱吱!”独眼缓下脚步,精神高度集中。夜色下,朦胧的月银华的光,给寂静如死般的竹林更添几分诡谲。

    突然,机关鼠像是感应到什么一动不动,肚子翻白四脚朝天死掉一样。

    独眼轻吹口哨但并没有什么反应,“Md,把老子带这么深入倒装死起来,看来此地有什么东西在震慑。”

    附近的竹树上,盘绕着数条幽冥。所谓幽冥通体漆黑,体表的鳞甲能分泌神经毒素,速度极快一旦锁定目标,不是一只而是一群齐刷刷咬定猎物注入毒素。被缠绕的猎物感觉置身无边黑暗恐怖非常,最残忍的是并不会马上吞噬你而是麻痹你身体,在你身上盘旋对你的脸吐出蛇信子,直到你精神崩溃。很少有能逃脱,不少斗王兽王高手都几无幸免。

    吐着蛇信子,在树上悠闲地爬动。偶发出“嘶!嘶!”的声音,蛇尾抖动,轻击竹子竹叶飘落。如夏蝉般的声音传来,似在警告这里是他们领地,不欢迎陌生人。

    难怪机关鼠装死,死亡环绕的空间气氛压逼的人窒息。独眼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轻手轻脚拿起机关鼠放进笼子。

    回到笼子机关鼠瞬间活了过来,剩下的就不是它的事啦!

    独眼内心万草泥马奔腾进退不得看了眼前方。月光下,黑色死神盘绕,竹子下数具白骨反射月光悠悠露白。

    咽了口口水,此刻若是退下势必会功亏一篑,这是他杀手生涯第一次如此害怕。作为天字号杀手,自尊告诉他绝对不能胆怯。

    独眼蹑手蹑脚,一步,(>﹏<)两步!尽量不去惹动这些大爷,望着树上手摸着地超前( ̄o ̄). z Z!

    太过于专注树上,地上的手住冷兵器拿到面前一看。一只幽冥的绿色瞳孔正对着他的脸,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脸。

    “哎呀妈呀!吓死我啦!你啥玩意儿?”独眼一把把蛇丢到十丈开外。

    手掌变得麻木,嗖嗖嗖,几只幽冥缠绕手臂,几只缠绕腿上,几只身体,脖子裤裆都是。独眼包成个粽子,身体麻木起来,头脑却很清醒,这是死亡的逼近。

    白虎来到他跟前,

    “你真是!为什么老往陷阱里面跳呢?惹谁不好,非要惹这幽冥!你胸口有点疼吧!这蚀心虫的厉害,我还没试过呢!你是第一个试验品。”

    “疼,痛!痛死我了!怎么回事,我!哦!啊!为什么幽冥不攻击你?虫什么时候进入我身体,为何我一点都没察觉!”独狼吼叫起来,痛苦难当。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想活命眨下眼,发誓以后不得追杀我们如果违背天涯海角我比杀之。

    回去就说我们已经死了,这是我天字号杀手玉佩作为信物你拿去!”白虎从腰间扯下玉佩挂在独狼脖子上。

    “可以,这样最好了!其实我也不想杀你,组织安排我也没办法!既然你开口,自然皆大欢喜。”独狼狂眨眼搞得好像暗送秋波一样!

    “(真恶心),德性!”白虎一把丢到另一个坑里,一道电流从脚底传到脑门,一阵透心凉心飞扬!独狼体内的虫卵被电流杀灭。

    一阵臭气扑鼻而来,可以人已经晕了,要是醒着,估计会疯。

    “希望你遵守诺言!”白虎转身朝自己的家飞奔。

    房舍内两个孩子依偎在一起瑟瑟发抖。

    “哥哥,外边没有声音了。是不是可以出来了!”妹妹对着哥哥轻声说。

    “你在这等着!我出去看看,我没喊你不许出来无论发生什么,除非我叫你。”

    哥哥望了望四周从洞里钻了出来,刚想回头叫妹妹出来,一把揪住头发提了起来!

    “小兔崽子,没想到吧!我还留在这里。你小子藏的挺好,得亏独眼大哥吩咐。”那杀手笑了起来。

    “嘎嘎嘎嘎,这次立功,我可以上升到地煞预备组了!太好啦!”

    男孩挣扎,奈何个子和力气都还太小,垂挂在空中杀手用刀吓唬他。

    “里面还有没有人,乖乖交代,我还可以留你一条小命!”杀手一脸飙肉笑得时候还一抖一抖。

    “我呸,你们这帮坏蛋!”男孩用手使劲地抓头上的手,小脸涨的通红,身体像沙包一样晃来晃去。

    杀手用刀抵住男孩的脖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这把刀可是沾了很多人的血,现在又要多一个。嘎嘎嘎嘎”

    “快放开你,你个憨憨!要是我爹在这,你们。。”还没等说完杀手又笑了起来。

    “你爹来了更好,省的老子去找,只要他敢来,这把刀必回收下他狗头🐶!”

    “算了,带你尸体回去交差!”小孩这么一说还真怕白虎杀回头,他是最普通处于食物链底层的杀手。不行得快点宰了这小子!

    “放开我儿子,儿子爹来了!”杀手的刀就快到孩子脖子,千钧一发之际声音传来。

    “爹,快救我!这死肥猪说您来了要用手里的刀宰了您!还说拿你耳朵下菜!”小男孩狠狠瞪了他一眼,做了个鬼脸。

    “你这小子!”杀手把男孩放在地上。

    “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一个小孩大半夜的在外边瞎晃悠!碰到坏人怎么办?”杀手慈祥地摸了摸男孩的头。

    “来,叔叔带你回家,你的孩子给你找到了,不要客气!我这个人老做好事常不留姓名!别感谢我,就让我默默地离开吧!”杀手,马上朝门外跑路。

    “哼,做好事!那我真该好好谢谢你,留下来让我好好招待你!”白虎一把捏住他喉结,提了起来!

    “大侠,大侠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不!爸爸!爸爸放过我!刚我认了小兄弟做我大哥!”杀手求饶。

    “挺有骨气,你的刀挺厉害!来,我脖子有点痒了!你帮我砍砍。”白虎放他下来,把脖子伸长。

    “那我就不客气啦!这是你自己要求的!我从来没听到过这种要求!”杀手急忙挥刀。

    “當!”杀手握刀被反震脱出双手,不住颤抖。

    “好了,谢谢你帮我挠痒!现在我该好好感谢你了!”白虎逼近。

    “不要,求你了!不要?我还是个处男,我还没碰过女人,我还不想死!

    奶奶我错了!我应该听你的话好好读书,不应该想着混社会闯江湖。

    你死了我才知道您是为了我好,我不听您话伤了您心,我对不起你!

    来吧,大侠!你发发慈悲一招杀了我,别让我痛苦!家里的老婆和两个孩子还在等我拿粮食回去不用管他们,让他们一直等着,这个爹做了坏事再也不能照顾他们了!”

    “好啊,刚才你还说你处男,马上多出两孩子和老婆!本来我还有点可怜你,不过你的谎话太明显了!你这种卑鄙的小人,为了活连尊严都不要,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给我滚!”白虎,一脚把它踹飞门外。

    “哦!我的屁股,开~花~了。!”脑海中响起了那首熟悉的歌,菊花残,满腚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花落人断肠。。。

    “好了!孩儿,妹妹在哪?快叫她出来,我带你们走去见你们娘!一起远走高飞!”

    小家伙朝洞里喊,另一个小家伙像火箭飞到白虎怀里哭了起来。
  http://www.shuquge.com/txt/100598/246381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