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东汉末年枭雄志 >六 你曹孟德毫无疑问是个奸贼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六 你曹孟德毫无疑问是个奸贼

    曹家的发迹毫无疑问是靠着侍奉四代皇帝的大宦官费亭侯曹腾。

    从曹腾开始,曹家才开始随着他一起鸡犬升天,从普通农家一跃成为地方豪强。

    至于后来的所谓曹操是西汉丞相曹参后人什么的,已经通过现代技术确定是政治粉饰了。

    曹腾真的是个人物,在宦官和士人针锋相对争夺权力的汉中后期,他愣是游走中间,走出了一条灰色地带,成为了宦官和士族中间那个生存极为艰难的中间派。

    作为宦官,他『同情』士人,多次保护士人,不害士人,因此显得特别另类,甚至得到了士人的称赞。

    同时为了自保,曹腾坚决走皇帝路线,走同情士人路线,不和宦官同僚一起干,但也不和他们直接冲突,将尺度把握的极为精巧,历侍四帝而不倒,反而封侯,这等权术,真真是个人才。

    也正是因为曹腾的另类,给曹氏家族留下了洗白的一线生机,而曹氏家族的气运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大涨,这就属于人和了。

    而所谓天时,则是因为汉灵帝即位没几年,为了维护皇权,第二次党锢之祸开启,延续十几年,将地方士族折磨的苦不堪言,皇权和地方士族之间的矛盾全面爆发。

    士族被禁锢,不得做官,而浊流们就全面上位了,曹氏顺应天时开始进一步发家。

    而与此同时,曹氏还继承了曹腾的政治遗产,继续走宦官和士族之间的中间路线,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曹氏就让一些较为变通的士族人物看中了。

    其中,就包括闻名天下的士族,汝南袁氏。

    接下来,就是地利,袁氏家族大本营汝南汝阳县和沛国谯县之间距离很近,曹氏本家和袁氏本家距离近。

    两家的掌门人袁逢和曹嵩同朝为官,互相之间眉来眼去,党锢的大环境之下,袁逢自然会想到拉拢曹嵩,给袁氏争取一些回转的余地。

    而父辈之间的『友情』自然而然的延续到了下一代主要子弟之中,曹操和袁绍袁术就这样『厮混』在一起了。

    当然,这就是『士族袁逢』友情的极限了,至于婚配什么的,涉及到这类核心的问题,曹氏是想都别想。

    跟你做朋友还不够给你面子?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

    曹嵩当然明白。

    于是乎,曹嵩就把目光放在了郭鹏身上。

    而当时正好也发生了那件事情。

    『那件事情』就是曹操求汝南人许邵为他在月旦评上点评,以求扬名的事情。

    被名士点评,得到名声,然后大家一起吹捧扬名,继而被举孝廉,这是当时的士人们惯用的伎俩,也就是现代所谓的商业互吹。

    许攸和许邵是同族,靠着许攸的关系,曹操得以拜见许邵求点评,但是许攸的面子明显不足以让许邵动容。

    对于这个曹操『宦官之后』,不是每个士人都懂得变通的,尤其是惜名如命的许邵。

    他可就靠这张嘴名动天下,要是让人知道他给一个宦官子弟点评了,以后还有没有人来找他点评自己了?

    他还有没有这样风光的以后了?

    许邵坚决拒绝。

    但是曹操脸皮也厚,不断的请求不断的拜见,两人搞起了拉锯战。

    这个事情在谯县曹家夏侯家都起了不小的波澜,郭鹏是曹家常客,自然也跟着知道了。

    被拒绝一次两次还无所谓,次数多了,曹操当时是很没有面子的,大家去询问,他都是很不爽的给推开不说。

    后来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那一天郭鹏正好在曹家玩,曹操忽然志得意满的宣布自己一定可以得到许邵的点评,要带大家一起去看。

    于是郭鹏就跟着曹仁和夏侯渊一起去了一次汝南,就当作外出游历了。

    那是曹操第六次去汝南请求许邵了,备了不少礼品,一行人先去了汝阳,会合了袁绍和袁术,然后再去的平舆。

    那个时候袁绍袁术都是十几岁的大小伙子,袁绍比曹操大一岁,袁术和曹操同岁,袁绍和袁术当时都已经得到月旦评的点评,准备举孝廉了,那个时候就差一个曹操了。

    郭鹏还记得,那个时候袁绍伸手拍了拍曹操的肩膀,非常豪迈的对曹操说『孟德勿扰,那老狗若不给你点评,看我拔了他的胡须』。

    曹操则十分感激的对袁绍拱手致谢,说了一句『多亏本初了』。

    当时郭鹏就知道了,这个事情已经搞定了,汝南的地面上,没有袁氏办不到的事情。

    袁氏四世三公,家传《孟氏易》,以此发家,门生遍天下,也不知天底下有多少袁氏的门生故吏。

    门生故吏与学生的意义还不同,这个时代,门生故吏就意味着一定意义上的顺从。

    东汉初年,大儒欧阳歙在汝南做官的时候贪污了千万钱,事发之后被光武帝刘秀逮捕入狱准备处斩,结果,被他所教授出来的学生们一千余人一起上书请皇帝免老师一死,还有一名十七岁的学生上书,表示愿意代老师一死。

    天下震动。

    换个怂包点的皇帝,搞不好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好在刘秀是马上皇帝,分得清轻重,于是毅然决然弄死了欧阳歙,维护了法律的尊严。

    但是由此便能看出,这个时代的师生之情,是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正是所谓天地君亲师。

    因为被老师传授书经才能被举孝廉做官,因为老师才能做官,所以,做了官的门生故吏就要顺从老师。

    这个顺从是讨伐董卓时袁绍振臂一呼天下云集响应的『顺从』!

    这个顺从是以地方对抗中央之力的『顺从』!

    这些都是袁氏的底气所在,绝对不是一个许邵可以对抗的。

    袁氏不发话还好,袁氏发了话许邵还不顺从,纯属给脸不要脸,以后就别想在汝南地界上混下去了。

    所以曹操才如此有底气。

    于是抵达平舆县之后,郭鹏就看着袁绍带着曹操畅通无阻的进入了许邵的府邸,没过多久,两人就志得意满的出来了。

    曹操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安排了随行大家的住宿,等着月初新一轮月旦评的到来。

    不过许邵到底也是有点名气的『海内名士』,虽然慑于袁氏的威望无可奈何,但是心里还是有着一股傲气。

    估计袁绍威胁他的时候说话不客气,搞的许邵非常没面子,所以在月旦评议会上,许邵就给了曹操难堪。

    他把曹操叫上台,装装样子象征性地看了看曹操的文章,然后当着台下众多文士的面盯着曹操看了好一会儿,看得曹操有些莫名其妙。

    然后他开口了。

    “若这世道是清平时节,你曹孟德毫无疑问是个奸贼!”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246467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