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东汉末年枭雄志 >二十二 十五从军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二十二 十五从军征

    其实蔡邕一直也觉得自己有点遗憾,年纪那么大了,却还没有一个儿子,只得了一个女儿聊以**。

    一般人来拜访蔡邕的时候都劝蔡邕多纳妾侍多生育,以延续香火。

    但是蔡邕却认为有些事情是天注定,如果上天注定自己没有儿子,再怎么纳妾也白搭,当然这也和蔡夫人比较强势有一点关系。

    没有儿子,女儿也是人,他不会因为没有儿子就苛待女儿,这女儿依然是他的心头肉,四十多岁才得一个女儿,他当然宝贝,所以经常把女儿带在身边弹琴给她听,每到此时,也是蔡邕少有的可以舒缓心中苦闷的时候。

    今日自然也是一样,不过弹着弹着,就有仆人过来,面色为难。

    “主人,外面有人打起来了。”

    “什么?”

    蔡邕停止了弹琴,一脸错愕:“打起来了?”

    “是的主人,他们为了争谁先投递谁后投递,打起来了。”

    仆人一脸为难:“主人,现在前院有些不可收拾,要不然,您去看看?”

    蔡邕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

    “这些后生,不知道努力读书,就晓得投机取巧,我夸他们一万句,他们若是没有真才实学,迟早要露馅要遭殃,真是不知上进!”

    “谁说不是呢?天天那么些人来投递文章,别说主人,咱们这些做仆役的也觉得为难,这不,今天不仅有人在外面打起来了,还有童子来投递文章,真是世风日下。”

    仆人不经意间的说起叫蔡邕觉得诧异。

    “童子?”

    “是,未曾束发加冠,必然是童子。”

    仆人如此回答,叫蔡邕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这种事情居然叫童子都学会了,不过既然是童子来投递文章,想必是有些名头的,莫不是刚刚进入太学的几名童子郎急着要出名?”

    “来人是个长得挺俊秀的小郎,不知道是不是太学的童子郎。”

    蔡邕顿时有了些兴趣。

    “你去把那童子的文章拿来与我看。”

    “啊?那主人,前门的那些打架闹事的……”

    “还不明白吗?他们怎么是为了先后而闹事?分明是为了逼我出去见他们,好直接给我文章,你去报官,叫北部尉来处理这个事情!全部赶走!”

    仆人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老仆明白了,老仆这就去处理。”

    仆人随后离开,留下蔡邕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看了看被妻子抱在一边的女儿,无奈地说道:“看来今日这弹琴的兴致又要没了。”

    “谁让夫君名气大呢?”

    蔡夫人也在一旁宽慰:“连刚刚来雒阳求学的童子都知道夫君的名声,想要求学于夫君,这是好事。”

    “好什么啊?叫我连弹琴的兴致都被扰了,况且他们看中的哪里是我的才学?就只是我的名声,想借着我的嘴夸他们几句,叫他们身价倍增,方便他们求田问舍,他们哪里是想求学?唉……”

    蔡邕无奈的摇了摇头,忽然又想起了曹操来。

    “当初孟德做北部尉的时候,管理这片区可算是得心应手,寻常人都不敢来府门前骚扰,可算是过了一段安生日子,结果孟德走了,这帮人便又来了,为了叫我出去,也是不择手段。”

    “谁让夫君名气大呢?”

    蔡夫人重复了一遍。

    “是啊,谁叫我名气大呢?”

    蔡邕自嘲地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仆人又跑了过来,送来了一个木盒子。

    “主人,这便是那童子投递的文章,一共三份,还有一份名刺。”

    蔡邕点了点头,拿起了那张名刺。

    “颍川郭鹏?颍川郭氏?郭鹏……郭鹏……哦!想起来了,便是在冬日里凿冰捕鱼供奉母亲的孝子?”

    “凿冰捕鱼供奉母亲?还有这回事儿?”

    蔡夫人深居内府,没听说这档子事儿,蔡邕却是听说过。

    这些日子这个事情在各大家族内传的比较多,各家长辈有意无意拿这个事情训诫子弟们,叫他们注意学习郭鹏。

    这的确是个出名的好办法,现在大家都在称赞郭鹏是个孝子,连蔡邕都听说了。

    不过蔡邕对此中之道也算是明明白白。

    年轻的时候,他也曾被家中长辈传授个中奥妙,在母亲生病的时候侍奉母亲,之后就被传出了『衣不解带侍奉母亲,七十天不睡觉』的事情。

    乡里人都觉得蔡邕很孝顺,因此蔡邕得以扬名。

    其实蔡邕当然为母亲而担心,也曾经亲自侍疾,但是怎么可能七十天不睡觉?

    三天不睡觉就够叫人崩溃的,别说七十天,七天不睡觉就危险了。

    因为自己也做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对郭鹏的举动也没什么鄙视不鄙视的,大家都这么做,约定俗成,已经习惯了。

    蔡邕只是觉得郭鹏很聪明,郭家的策划案做得不错,所以得到了各大家族的称赞和学习。

    估计以后又要冒出一大批一大批的『孝子』了。

    这样一个人,他的文章会是如何的?

    蔡邕稍微有些兴趣。

    然后他看了看这木盒子里头的三卷用布袋装好的竹简,其中一份写着一个『曹』字。

    “曹?他不是姓郭吗?”

    蔡邕有些好奇的打开了布袋,拿出了里头的竹简,展开一看,顿时一愣。

    “这是……孟德的书信?”

    蔡夫人听闻『孟德』二字,便凑上来看。

    “怎么?这不是那个童子的文章吗?”

    “不,这是孟德的……引荐信?郭鹏是孟德的妹婿,他已经和孟德家的幼妹订亲了,所以孟德写了一封引荐信给我,希望我见见他,说他的才华和人品都是上上之选。”

    蔡邕看完了曹操的引荐信,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孟德还从来没有向我推荐过什么优秀的后生,这一次,居然首先向我推荐了他的妹婿,看起来,孟德很中意他的这个小妹婿。”

    蔡夫人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颍川郭氏虽然是文法吏出身,但好歹也是百年名家,家世衣冠,为友尚且可以,居然有子弟愿意和曹氏结亲,摆明了是看中曹氏的一时权势。

    想来曹孟德也是为此才会写引荐信给夫君,大抵也是曹嵩的授意,父亲出言要求,曹孟德怎么会不遵守呢?夫君,这样的人,值得点评吗?夫君为他点评,岂不是有损自己的身份?”

    蔡邕不认同。

    “如果是无可奈何,孟德不会写的如此仔细,字里行间,我能感受孟德的确是用心了,不论其父如何,郭鹏能得孟德如此看待,想必也有些能耐,夫人,你说是吗?”

    蔡夫人一脸无奈。

    “夫君如此看待,我也不好说什么,不过夫君当真如此欣赏曹孟德?他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过人之处谈不上,赤子之心实在是难得,一心想要证明自己,想要建功立业,这份心若是可以得到好的引导,必将卓有成效。”

    蔡邕放下曹操的引荐信,拿起了另外一个写着『郭』字的布袋,一边打开一边开口道:“当今时节,世风日下,官员勋贵子弟皆为谋私利,甚少有一心为公者,无论曹嵩的出发点如何,孟德都是可造之才。”

    拿下了布袋,掏出了竹简,蔡邕解开了细线,展开了竹简。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蔡邕的面色从一开始的轻松和饶有兴趣变为了现在的严肃。

    “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

    蔡夫人眨了眨眼睛,抱着小女儿一起凑了上来看了看这卷竹简。

    “舂谷持作飰,采葵持作羹,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不知为何,蔡邕忽然感受到了一种极大的悲伤充斥着自己的内心,一种莫名酸涩的感觉席卷而来。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246467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