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东汉末年枭雄志 >三十一 北伐鲜卑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三十一 北伐鲜卑

    回到了太学的住所,臧洪还是一如既往的待在郭鹏的屋子里,一边读书一边吃果品,完全不把自己当作外人。

    郭鹏早已习惯,回来便让郭木和郭水做饭,自己进到了屋子里面。

    “小乙,今天你去哪儿了?我去东观找你,那边的人说你很早就离开了。”

    见郭鹏回来,臧洪放下了手里的书。

    “蔡公带我去见了卢公。”

    郭鹏将外衣脱下,换上了舒适的居家服。

    “卢公?哪个卢公?”

    臧洪一脸疑惑。

    “卢植,卢子干。”

    “卢植?”

    臧洪惊讶了:“马公的弟子卢植?郑玄先生的同门卢植?”

    “对,就是他,蔡公和卢公有旧,便带我去见他,希望卢公收我为徒。”

    “哈?”

    臧洪一时没反应过来:“蔡公让卢公收你为徒?什么情况?卢公答应了?”

    “嗯,答应了,所以我现在是卢公的学生了,哦,对了,不该喊卢公,应该改口,喊老师了。”

    “…………”

    臧洪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表情逐渐从疑惑变为了惊愕:“啊?!!卢公收你做弟子了?!!那位卢公?!”

    看到臧洪极其惊愕的表情,郭鹏也不再掩饰,满脸得意的笑。

    “没错,老师答应收我做学生了!从此以后,我就可以跟随在老师身边学习,而且老师刚刚来雒阳为官,身边只有我这一个学生,好像也并不打算继续收其他的弟子,我是唯一一个!”

    郭鹏不断的炫耀,臧洪羡慕的眼睛都红了,直言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整个人都快要炸了一样。

    卢植师承马融,和郑玄这帮人是同门师兄弟,已经有了海内大儒的名声,更兼战功,威名赫赫,俨然是前途无量的政治新星,随时可以担任更高的职位,郭鹏跟在他身边学习,那可赚翻了!

    好长一会儿,嫉妒的质壁分离的臧洪才恢复正常,

    “小乙,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但是,能跟随卢公学习,实在是太幸运了,今后咱们若是在官场上成了同僚,多多提携。”

    “哪里哪里,我才要这样说,今后咱们相互提携,多多照顾。”

    两人就这样完成了极其肮脏的PY交易。

    交易之后,臧洪和郭鹏说起了一件有点意外的事情。

    “啊?你父亲要进兵北上讨伐鲜卑?”

    臧洪说起这个事情让郭鹏觉得有些意外。

    臧洪的父亲臧旻是匈奴中郎将,在北方边塞统兵,今年五月份的时候,郭鹏在蔡邕那边听说了鲜卑在四月份南下袭击边塞的事情。

    此时此刻,东汉帝国北方的边患并不太严重。

    一般来说草原上只要无法出现一个大的统一者,就绝对无法对汉帝国造成实质上的威胁,而一旦出现了一个稍微大点的统一者,就有威胁了。

    这个人叫做檀石槐。

    从桓帝时期他就连年南下侵扰汉帝国北疆,桓帝不胜其扰,又因为西北战事吃紧难以抽调兵马讨伐,就想采用和亲的方式来安抚他,这也是汉帝国统治者一贯的手段。

    结果这个檀石槐还真是个人物,面对汉帝国的怀柔政策坚辞不受,不要封爵不要女人,就是要劫掠,愣是叫桓帝没有办法。

    他不仅拒绝了汉帝国的怀柔,还坚持年年南下侵扰汉帝国边疆,汉帝国一直拿他没办法,直到今年四月份的时候做的太过分,导致灵帝大怒。

    而正巧在此时破鲜卑中郎将田晏犯了一点法,要被治罪,为了逃避罪责,就出钱贿赂中常侍王甫,说动了灵帝,出兵北伐鲜卑,想着将功折罪。

    又正好汉帝国在西北战事大体平定,得到了喘息之机,鲜卑也实在是过分,于是灵帝估算一下没什么问题,下令出兵北伐,狠狠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北虏。

    臧洪的父亲臧旻担任匈奴中郎将,在北疆带兵,要打仗,自然责无旁贷,算在了出兵北伐的将领之中。

    该说不说,自从汉武帝北伐匈奴大获全胜之后,汉帝国对北虏就硬气起来了,而北虏也一直无法对汉帝国造成什么有效的威胁,无论是新莽时期还是东汉,所以汉帝国对北虏的蔑视也是有道理的。

    不过此时节,汉帝国刚刚结束了百年对羌战争,国库损耗殆尽,民力消耗极大,正是需要休兵养民的时候,实在也不是重启战端的时候。

    而且檀石槐这个敌人也并不简单,统一鲜卑大力发展,手下骑兵极多,战斗力不可小觑。

    汉帝国对他的了解和情报搜集并不多,以为带着向导就能直捣他的老巢把他给灭掉,就那么简单。

    可是打仗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显然不是。

    朝廷反对此战的声音极大,理由不外乎休兵养民和国库空虚这几点,但是灵帝并不在乎,尤其看到反对的都是些士族之后,心中更是厌恶,觉得有必要用『武功』来重振皇权。

    群臣劝阻无效,蔡邕还为此忧心忡忡,整个东观校书团队没有一个人是支持开战的。

    甚至蔡邕带他去见卢植的时候也谈到这个问题,卢植从专业角度看,也觉得这场战争发起的太仓促,不是取胜之道。

    卢植也算是给灵帝一点面子了,觉得这不是『取胜之道』,事实上这的确不是取胜之道。

    从四月份檀石槐南下劫掠,七月份下诏出兵,到八月份出兵北伐,除掉两边汇报情况和朝廷商议军机的时间,满打满算还不到三个月的筹备时间。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筹备一场战争,在这个时代实在是不能算准备充分。

    征调民夫需要时间,筹措粮草需要时间,军队整备动员需要时间,边关政府的配合需要时间,情报搜查需要时间,路线规划也需要时间,凡此种种,没有不需要时间的。

    卢植认为他们的筹备太过仓促,但是田晏自持曾经打败过鲜卑人,对鲜卑人相当的蔑视,更兼立功脱罪心切,所以一个劲儿的加快速度准备。

    这一快,就容易出错,一出错,万事皆休。

    这年头行军打仗没有信息化的辅助,全靠统帅的临时机动,一旦出现突发状况是很考验人的。

    卢植非常担心他们筹备的如此仓促到底能不能应付突发局面,更担心檀石槐方面是如何应对汉军的进攻的,总而言之,他并不看好。

    郭鹏自然也不看好,他虽然不记得这个时候东汉帝国居然还对鲜卑发起过一次主动战争,但是他不是傻子,他从小接受军事教育,对军事也有自己的看法和理解,他同样不太看好这场战争。

    “这场战事的筹备貌似太仓促了一些,四月份檀石槐南下,现在才八月份朝廷就已经要派兵进攻了,这还不是单纯的反击,是以消灭檀石槐为目标,这个目标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郭鹏如此对臧洪说道。

    臧洪皱着眉头思考了一番。

    “父亲给我来信,说这场战争十拿九稳能获胜,因为檀石槐之前劫掠不利,传出了受伤不能行动的风声,此时此刻正好是讨伐檀石槐的最佳时机,要一举将之歼灭,永绝后患。”

    郭鹏眉头一皱。

    “鲜卑这等部落能够维系统一,全靠首领个人威望,如此一来,首领如果因为战争的缘故受伤甚至是受了不能行动的重伤,一定是严格保密,不能让外人甚至是普通部众知道,又怎么可能让咱们知道?咱们有可靠的内应吗?”

    臧洪愣了一下。

    “有道理……这种事情摆明了是示弱,怎么可能让咱们轻易知道?内应……我不清楚。”

    郭鹏想了想,又看了看臧洪担忧的神情,便摇摇头,拍了拍臧洪的肩膀。

    “放心吧,别想太多,咱们能想到,令尊他们一定也能想到,他们身经百战经验丰富,轮不到咱们担心。”

    “也对,父亲身经百战,一定早就清楚了,是我多虑了。”

    臧洪收起了担忧,重新露出了笑容。

    但愿事情真的可以朝好的方向发展吧!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246467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