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东汉末年枭雄志 >三十四 赵苞的政治正确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三十四 赵苞的政治正确

    九月份的时候,卢植受到灵帝的任命,从东观离职,出任侍中,成为灵帝的亲近之臣,备问国策。

    一时间,卢植成为了热门人物。

    秦朝时期和西汉前期侍中只是一般的散官,是丞相的随从吏员。

    从武帝开始,侍中成为皇帝的亲近之臣,与皇帝常常相处,逐渐成为亲信贵重的职位,而且也很容易得到皇帝指派担任掌权的高官。

    卢植被任命为侍中,于是便被看出了灵帝试图重用卢植的预兆。

    卢植无奈,只能离开东观成为侍中,但是离开之前依然嘱咐郭鹏留在东观继续校对书籍,学习知识,不要懈怠。

    郭鹏得到了卢植的受命,便接着待在东观里跟着蔡邕校对书籍,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过,在十月份的时候,一个坏消息传来了。

    北伐失败,汉军崩溃败逃,檀石槐率军一路追杀,汉军死伤惨重。

    此一战,汉军三万骑兵损失十之八九,活着回到北地的不过十之一二,军马辎重粮草折损殆尽,大败亏输。

    三名主将田晏、臧旻和夏育只带着亲信骑兵逃回了汉地,随行军队几乎全军覆没。

    檀石槐趁机席卷幽并之地的边境郡县,各郡县都受到了大量损失,人民财产损失惨重。

    本来檀石槐是要进一步深入汉地进一步劫掠的,但是在辽西郡遇到了辽西太守赵苞的顽强抵抗。

    赵苞的从兄是宦官赵忠,赵苞深以为耻,不与他来往,在边陲苦寒之地做官。

    此番遭遇到了池鱼之灾,不过他素来对北方边患极为戒备,听闻北伐失败鲜卑入寇,立刻整顿兵马两万迎击鲜卑。

    可惜赵苞的母亲和妻子家人在前往辽西的路上都被鲜卑人抓住,鲜卑人用赵苞的母亲做要挟让他投降。

    赵苞在忠孝之间痛苦抉择,最终为了保全州郡和百姓,率军掩杀,牺牲了母亲和妻子家人,换取了胜利,最终击退了鲜卑人,制止了汉边军的兵败如山倒局面,力挽狂澜。

    鲜卑人遂退回了草原,没有继续南下,汉帝国的损失因此没有继续扩大。

    这个事情在十月上旬传到了雒阳,京师震动,大量官员上书弹劾田晏、臧旻和夏育三将渎职,输给蛮夷败坏国威,要求处斩,要求追责连坐,借此攻击一力主张开战的大宦官王甫,试图以此掀起新一轮的倒宦官作战。

    下旨开战的是皇帝,但是臣子不能追究皇帝的过错,要保留皇帝的颜面,于是就把罪责全部推给宦官。

    但其实如果灵帝自己不愿意开战,王甫又能如何呢?

    军国大事灵帝不至于糊涂到交给宦官来操作,不过在这件事情上,灵帝的确需要王甫来做替罪羔羊,但是同时,不能损伤了他的性命,不能给士人团体大做文章的机会。

    在这场浪潮之中,灵帝敏锐的察觉到了这帮士人试图给党锢翻案的尝试。

    于是灵帝立刻做出了决断。

    将王甫降职,将田晏、夏育和臧旻三将削职夺爵贬为庶人,叫他们花了大价钱买命,同时派人吊唁辽西太守赵苞的母亲,大书特书赵苞的英雄事迹,引起了大量讨论。

    他转移了人们的关注视线。

    随后不久,就传来了赵苞在母亲的吊唁会上痛哭过度呕血而死的事情。

    据传,赵苞在吊唁会上说自己忠孝不能两全,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之后痛哭呕血而死。

    但是郭鹏通过卢植和蔡邕的交谈得知,赵苞其实已经心存死志,在皇帝派人参加吊唁会之前服下了毒药,谢罪之后当场毒发而死,表明自己的『孝』。

    郭鹏也觉得奇怪,伤心过度是会很难受的,但是伤心痛哭过度呕血而死也太不寻常了,到底要伤心到什么地步才能呕血呢?

    这分明是服了毒,自杀的。

    明白了原委之后,郭鹏感到十分痛惜。

    大汉以孝治国,孝顺就是天字第一号政治正确,你再怎么荒谬残暴,只要你是个孝子,你就有可取之处,但是无论你多么精明强干,只要你有违孝道,你就是个混蛋。

    大家都认为,孝顺的人对父母孝顺,自然也会对国家忠诚,而连父母都不在意的人,怎么能证明他的忠诚呢?

    这个人一定心术不正!

    赵苞为了辽西不受鲜卑荼毒,放弃了救回母亲的机会,导致母亲被杀死,已经违背了全社会的政治正确,即使他有功,他也会在今后的岁月里不断地遭到指责和辱骂。

    因为孝比天大。

    于是赵苞选择了死,选择以死全『孝道』,牺牲自己,保全百姓,保全后代。

    果然,这就十分『政治正确』了,之前还在议论赵苞放弃母亲击退鲜卑是『贪功心切』的官员们立刻上书要求皇帝追封赵苞,灵帝深明其中奥妙,追封赵苞为鄃侯。

    赵苞的事情成功转移了全京师的视线,为灵帝争取了时间,等赵苞的事情尘埃落定,士人们再试图攻击宦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这场丢脸的败仗并没有造成太过严重的军事和政治后果。

    檀石槐被赵苞挫败,原先一点骄横之心遭遇迎头痛击,意识到汉帝国远远比他强大,因此没敢继续南下。

    而在政治上,士族们试图以此为出发点对宦官发难,也没能成功,反而被灵帝一套太极推手给推走了,有劲儿没地使,十分郁闷。

    看起来唯一的输家就是三名被废为庶人的将领了。

    其中,自然包括臧洪的父亲。

    臧洪得知父亲战败逃回大汉之后被贬为庶人的消息,直接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好几天不出来,原来围在他身边的那群人瞬间全部消失,就和没有出现过一样,跟不存在似的。

    郭鹏没有在意这些事情,闯进了臧洪的屋子里,把躺在床上浑身发臭的臧洪拽出来,脱光了衣服就留一条兜裆布,整个丢入了装满热水的木桶里。

    “三天不吃饭,你想成仙啊?”

    郭鹏怒斥臧洪。

    臧洪无神的双眼看了看郭鹏,低声道:“我真想就这样死了,免得出去丢人现眼,被人说成是败军之将的儿子,小乙,帮我个忙,挖个坑把我埋了。”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246467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