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 波澜起

    郭单觉得需要给郭鹏足够的引导,给他足够的认知,这样才能让郭鹏明白自己的处境。

    只是,何需他这样说呢?

    郭鹏的意志,可一点都不弱。

    没有好的出身,就要付出旁人所不能付出的东西才能得到旁人所得不到的东西,对于有出身的人来说,伸手就能拿到。

    但是对于没有出身的人来说,就不一样了,需要手脚并用满脸血泪的向上爬才能得到。

    所以,『爬』这个字用的相当准确。

    只是在乱世之中,向上爬的意义和方式跟盛世之时不太一样。

    盛世中需要献出尊严和灵魂才能向上爬,要有先当狗再当人的决心才能向上爬,战胜所有一起向上攀爬的狗,最后才能成为那个衣冠楚楚的『人』。

    而乱世之中,一切都会被推翻。

    不择手段活下来,杀光所有对手活到最后,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就是一切,为此,不论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只要能活到最后,就赚翻了。

    郭鹏有这样的决心,这不是说着玩玩的。

    “父亲的意思,儿子明白。”

    郭鹏的眼神相当平静,平静的宛如一潭死水,令人望而生畏。

    他从来都是一个内向驱动型的人,他不需要外部的推力,他有自己源源不断的极其强大的向前进的动力。

    所以有些时候,郭鹏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可怕,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做出让自己都感觉毛骨悚然的事情。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底线这种东西。

    所幸,他还有一点感情。

    面对曹兰的时候的那种怜惜之情,面对蔡邕的时候那种感激之情,或许,都是他身为一个人的底线。

    除此之外,就不清楚了,当他不把自己当成人的时候,或许就没有底线了。

    然而即使是这些感情,也会被他本能的拿来利用,为自己营造良好的环境,为自己造势。

    他不认为这些事情是有什么不对的。

    就像光和元年,他记得会发生某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或许能让他更快的扬名,甚至起到一石二鸟的事情也说不定。

    他注意到山雨欲来的时候是在光和元年的假期刚过不久,朝中忽然产生了波澜。

    原因是灵帝在新年伊始,宣布要在太学之外,新设立一个国家级学府,名为鸿都门学。

    鸿都门学是世界上第一所专科学校,培养的人才主要是书画艺术类,而不研究五经等正统教科书,它的诞生是有其历史背景的。

    宦官从来都是声名狼藉的,但是宦官又往往能在政治上占据上风,当获得了政治上的成功的时候,宦官也会自然而然追求舆论上的成功。

    于是,汉朝的宦官们便在这一空前强大的时期想到了办学这个办法。

    办学,培养自己的读书人,对抗掌握太学的士人,为自己扭转舆论上的不足。

    这可就要了士族们的老命了,教育权是他们垄断的,为的就是和皇权抗衡,现在宦官居然要在他们的命根子上折腾出点动静来,那还了得?

    他们拼命反对,无论是心怀鬼胎的还是真的认为这是有辱先贤应该取缔的,全都上书反对。

    但是没用,二月份的时候,灵帝下令创办鸿都门学,培养艺术类高材生,并且下令各地郡县太守县令立刻选送合适的人才到鸿都门学上学。

    自然,选出来的都是些寒门子弟,没有门路,穷困潦倒,他们才不管什么先贤什么道义之类的,他们要吃饱肚子。

    所以和宦官合作就是最好的方式。

    灵帝自然和宦官们站在同一战线,给这些鸿都门学出来的士人提供政治上的便利,让他们比太学的学子都更容易的做官,试图以此达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效果。

    从鸿都门学诞生开始到灵帝去世鸿都门学被废黜,这段时间内士人们前仆后继,从来没有放弃过废黜它的努力,为的就是自己的核心利益不被损害。

    毫无疑问的,卢植和蔡邕也加入其中,尽管他们也喜欢艺术,但是从来不认为有些人可以靠这种歪门邪道做官。

    若是视若无物,长此以往,天下官员都是宦官的『门生故吏』,那还了得?

    其实在郭鹏看来,无论天下官员是宦官的门生故吏还是士族的门生故吏都没差别,两个混蛋比谁更混蛋而已。

    对士人来说,这是长期的抗争,短期内看不出什么来,而与之相比,一些其他的政治风暴也在酝酿着。

    卢植作为侍中,常伴灵帝左右办事,有一天传授郭鹏经义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叹息了几声。

    郭鹏询问卢植为什么要叹息,是不是为了鸿都门学的事情,卢植便告诉郭鹏不是这样的。

    原因是他在宫中当差的时候,听到过好几次灵帝对宋皇后口出怨言。

    “陛下对皇后口出怨言,这不是小事,内宫的事情本来就不是应该让我等外臣知晓的,而现如今,陛下居然主动提起这些事情,这分明是在试探我等的反应,陛下……怕是有了废后的想法了。”

    卢植看着郭鹏,眼神里有些奇怪的东西。

    郭鹏看出来了。

    宋皇后的哥哥宋奇的妻子,是曹炽的女儿,曹仁和曹纯的姐姐,曹操,是宋奇的妻舅,和宋奇关系很好。

    而他,郭鹏,是曹操的妹婿。

    有汉一朝,外戚的身份总是十分的特殊和尴尬,强悍的外戚如窦氏和梁氏可以做到操纵帝位继承,当然也不是所有外戚都那么强悍,宋皇后这一脉的外戚就相对老实很多。

    宋氏属于外戚,凭着宋皇后的地位而更加发达,曹氏通过和宋氏的联姻也从中获得了不少好处,一旦宋氏废后,恐怕会产生很大的震荡,震荡所产生的余波,甚至会波及很多无辜之人。

    卢植拍了拍郭鹏的肩膀。

    “小乙,这件事情不简单,你且安心读书,办事,不要参与,不要发表任何言论,为师可保你无事。”

    随着相处时间变长,卢植越来越喜欢勤奋苦学为人朴实的郭鹏,所以提前给郭鹏吃了一颗定心丸。

    郭鹏一开始有点慌乱,不过细细一想,这个事情真的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曹氏后来不也好好的吗?

    不过灵帝为什么要废后,以及曹氏会受到什么打击呢?

    不久之后,大概是四月份的时候,曹嵩把郭鹏喊到了家里,有点紧张的询问郭鹏是否在卢植和蔡邕的身边听到了一些风声,当时曹炽也在场。

    “陛下欲废后?”

    郭鹏试探着一问,曹炽的脸色唰地一下就白了,曹嵩的表情也不太好。

    “果然是这样!就知道是这样!现在很多人都在传,这种事情那么大,怎么可能是空穴来风?巨高,怎么办?”

    曹炽有些六神无主,向曹嵩问计。

    曹嵩是曹腾培养出来的,心思深沉颇有手段,大风大浪也见过不少,所以这方面自然相对比较冷静。

    “先别急,这个事情还不一定,就算确定了,也总要有个缘由,宋氏不张扬不铺张不犯罪,宋皇后从来也没有任何犯错的消息传出来,为何陛下就要废后?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头一定有问题!”

    曹嵩面色紧张,四处踱步,少倾忽然站住,看向了曹炽。

    “会不会是王甫从中作怪?”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246467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