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东汉末年枭雄志 >三十九 多谢叔父出手相助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三十九 多谢叔父出手相助

    阳球性子急,为人严厉暴躁,做事雷厉风行,思虑并不周全。

    他听说有纯孝之名的郭鹏诣阙上书为蔡邕申冤,坐在廷尉门口一天一夜不走,闹得整个雒阳城都知道了。

    雒阳居民们对这件事情议论纷纷,舆论风向渐渐往蔡邕这边倒,不由得十分恼火。

    他也没多想,直接冲到了廷尉府门口,带着一队人来威慑郭鹏和臧洪。

    “蔡邕犯罪,证据确凿,即使蔡邕对你有恩,你也不能黑白不分!法律如山,不是私情可以逾越的,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我就逮捕你!”

    郭鹏一天一夜没睡觉,没吃饭没喝水,身体很是虚弱,难受的紧,双腿也差不多麻木了,但是他还是抬起了头,使劲儿的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站起来。

    臧洪看出了郭鹏的想法,便双手扶着郭鹏,将他扶起,撑起了他的重量。

    腿部麻的厉害,就像是一万条小虫在撕咬自己一样,忍住这样的酸麻疼痛,郭鹏绷着脸怒视阳球。

    “蔡公为人正直,平素里最大的兴趣爱好莫过于诗书字画,职责是在东观校对书籍,两年多来一直都在校对书籍,与我朝夕相处,怎么会有贪赃枉法之举动?”

    “你不知道,不代表没有!郭鹏,我念你年轻不懂事,着你速速离去,此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否则,我必逮捕你!我不是在说笑!”

    阳球严厉的斥责郭鹏。

    郭鹏立刻将卢植提供给他的关于阳球等人诬陷蔡邕的证据当中的漏洞一一说出,将阳球说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额头青筋直跳。

    “阳球!你与你的同伙沆瀣一气,串通诬陷蔡公,坑害忠良!今日,我就是死,也绝对不会离开此处!我定要为蔡公讨个公道!”

    郭鹏用极其犀利的言语反击阳球。

    结果话音一落,阳球恼羞成怒,失去了理智,挥起马鞭冲着郭鹏就招呼,一鞭子把郭鹏抽翻在地。

    郭鹏顿时感觉自己的前胸火辣辣的疼,摔倒在地痛苦不堪。

    “闭嘴!简直大胆!竟敢顶撞侮辱上官!以下犯上,大逆不道,来人,与我抓住他,关起来!择日审问!”

    阳球又连着抽了好几鞭,好像不这样做就不能解气似的。

    “小乙!”

    臧洪眼看郭鹏倒地,大为恼火,直接冲向了阳球坐下马匹,狠狠一撞,直接把阳球的马给撞的受了惊,把阳球从身上给掀了下来,阳球摔在地上痛呼一声,更是恼火。

    “给我把他们一并抓起来!”

    身边卫兵立刻上前对着臧洪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把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臧洪擒拿住,又把躺在地上呻吟的郭鹏擒拿住了。

    光天化日之下,阳球居然对两个太学生动武,此情此景顿时叫围观群众大为不满,鼓噪声顿时响起。

    围观群众当中有数十人顿时义愤填膺的站了出来斥责阳球,其中也有数名实在看不过去的太学生,阳球恼火,喊着『刁民无知』,立刻指挥卫兵驱散围观群众。

    就在此时,廷尉府门应声而开,一队士卒手持兵刃冲了出来,将阳球所部人马包围住了,廷尉郭鸿穿着严整的官服闪亮登场。

    “阳校尉,光天化日之下殴打诣阙上书之人,你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阳球一看郭鸿走了出来,眼睛一瞪。

    “顶撞上官,以下犯上,这就是罪,犯罪了,就要被逮捕,我只是在秉公办事!”

    “秉公办事?将两名年轻童子打成这样便是秉公办事?阳校尉,你别忘了,郭鹏诣阙上书,廷尉府虽然没有回应,但是已经受理他的诉状,此事,是廷尉府管理,与你司隶校尉部何干?”

    见郭鸿居然和自己针锋相对,并不打算退让,阳球大为震惊,也大为恼火,指着郭鸿就痛骂道:“郭廷尉!你可别忘了,刘司徒是你的直属上官!”

    “我乃天子臣属!不是任何人的下官!刘司徒也是天子臣属!阳校尉!你不要越俎代庖,更不要欺人太甚!”

    郭鸿一挥手,廷尉府的卫兵立刻严阵以待,眼见廷尉府的人数多于自己,阳球意识到今天想要将郭鹏和臧洪带走是不太可能的了,虽然恼火,但是他也不至于当场就和郭鸿火并。

    “你很好,郭鸿,你记住了!”

    “阳校尉,我会记住的!”

    郭鸿寸步不退,阳球无奈,只得恨恨的离去,寻机收拾郭鸿。

    见阳球退走,围观群众们顿时发出了阵阵喝彩。

    郭鸿立刻吩咐人将受伤的郭鹏和臧洪带到廷尉府中治疗,自己则走到围观群众们身前,躬身行礼开口道:“诸君,请你们放心,我郭鸿一定会就此事给诸君一个交代,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群众们的喝彩声更大,随后缓缓退去,郭鸿松了口气,命人将廷尉府门口收拾一番,自己径直进入了廷尉府,来到了给郭鹏疗伤的屋子里。

    一进来,郭鸿便看到有医师正在给郭鹏涂药,郭鸿叫医师离开,自己亲自动手给郭鹏涂药。

    “多谢叔父出手相助。”

    郭鹏躺在榻上,缓缓开口。

    “此事对你对我都有好处,谢什么的就不必说了,但是小乙啊,你说……阳球和刘郃他们真的会被诛杀吗?”

    郭鸿的脸上有一些担忧。

    “叔父,富贵险中求的道理,您应该比侄儿更清楚,世上哪有那么绝对的事情?郭氏势力衰微,大不如前,若长此以往,郭氏哪里还能找回先祖的荣耀?此番你我叔侄兵行险招,剑走偏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郭鹏躺在榻上轻声说道。

    五天前的晚上,郭鹏在郭鸿的家中过夜,打着卢植的旗号,却是自己来与郭鸿彻夜相谈救蔡邕的事情。

    郭鸿一开始颇为不屑。

    因为阳球担任的司隶校尉虽然在官阶上比廷尉要低,但是司隶校尉属于典型的位卑权重,和尚书令、御史中丞并称『三独坐』,权势极大,论及权力,郭鸿远不如阳球。

    所以郭鸿一听郭鹏的来意就不想和郭鹏过多的牵扯,但是郭鹏出言劝说,越听郭鹏的讲述,他就越是觉得郭鹏讲的有道理。

    阳球诛杀王甫党羽,连前太尉段颎都给杀了,不仅如此,还把王甫的尸体砍做好几块,使之横尸街头,为天下人所看见。

    他的暴虐行为寒了何止一个人的心?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246467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