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东汉末年枭雄志 >五十一 这传统一点都不美好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五十一 这传统一点都不美好

    春宵一夜自然不必多说。

    第二日上午,参加婚宴的所有人都因为喝的太愉快了,喝多了,所以都醉倒,没有早起。

    连卢植都是这样,郭鹏也是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才起来。

    醒来的时候,曹兰还依偎在他的怀里睡得香甜,郭鹏就没有急着起身,伸手将曹兰额间的头发拨开,用手指滑过她细腻的肌肤,颇为满足。

    昨晚郭鹏还是很清醒的,并未失控,浅尝辄止,也没真打算叫曹兰今天结婚就一发入魂直接怀孕。

    满打满算,他郭某人自己也才十五岁,曹兰也才十四岁,虽然在这个年代这个年龄生孩子一点都不罕见,有些牛人十二三岁当爹当妈也不少见。

    比如史书记载周文王十三岁当爹,生了姬考,然后十五岁又生了姬发,但郭鹏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现在就当爹这个情况。

    昨晚询问了一番曹兰的月事,知晓现在在安全期内,他才放心,不过虽然可以这样操作,现实的压力依然不小。

    对曹家来说,这个事情不是结婚就完事的,不仅要结婚,还要生孩子,不仅要生孩子,还要生男孩儿。

    曹兰要诞下嫡长子,这样,曹兰的地位才稳定,曹家那颗悬着的心才真正会放下。

    跟他们讲生育健康安全问题是毫无意义的,他们只会在意宗法制之下曹兰能否尽快诞下嫡长子,稳固自身地位,确定有曹氏血缘的孩子对郭鹏的主要继承权,如此一来,才算完。

    他们希望曹兰最好立马怀孕,明年就生孩子,还要生个儿子,这样最好。

    宗法制运行的社会之中,和现代大为不同。

    现代法律基本规定丈夫去世之后妻子儿女父母都是丈夫财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并且尊重遗嘱,而古代不是这样,女性没有继承权。

    如果婚姻期间没有儿子,丈夫一死,妻子就将面临被扫地出门的结局,夫家的财产归属丈夫亲属家血缘关系最近的男子,而非妻子,乃至于女儿。

    比如蔡琰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宋朝以前法律还能保护女子婚前带来的嫁妆归属女子自己支配,离婚的话还可以带走,多少还有点人性化。

    而蒙元入主之后,依照草原条例,这条还有点人性的法律就被废除了,明清继承了这样的法律规定,女性再无财产自主权,女性地位遂每况愈下。

    这就是妻子三十岁还不能生育儿子就会主动帮丈夫纳妾的真相,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为了自保,为了养老,不至于晚景凄凉。

    历朝历代野记杂文之中都有记载母老虎的妻子因为嫉妒不允许丈夫纳妾,而自己生不出儿子,结果丈夫去世之后被夫家男性亲属折腾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故事。

    她们用自己的血泪史告诫后来人,一定不要因为嫉妒心而毁掉了自己的下半生,只有儿子才能让自己得以安然养老。

    很多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而这传统一点都不美好。

    郭鹏怜爱曹兰,知道现在生孩子对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好处,但是要是她长时间不生育,宗族的压力,夫家的压力和社会的压力会让曹兰难以自持。

    郭鹏不愿意让曹兰承担这样的压力,所以想着,叫曹兰多做一些体育运动,强健身体,增强体质,提高安稳生产的几率。

    曹兰也是属于身娇柔贵的大小姐一类的,体态娇柔,浑身上下软软的滑滑的,肌肤细腻润滑,没有一丝做过重活吃过苦的迹象,这不太好。

    这样想着,郭鹏就有了计划。

    这个计划或许会让曹兰比较累,要流汗,但是对她的身体一定有很大的好处。

    郭鹏把曹兰搂的紧了一些。

    曹兰醒过来是过了好一会儿的事情了,悠悠转醒之后,一睁眼就看着自己眼前是一具紧实的肉体,一愣,抬头往上看,看到了郭鹏的脸,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嫁为人妻的事实。

    顿时脸就又红了。

    缩在郭鹏怀里就不愿意起来了,叫郭鹏觉得十分好笑。

    又好一会儿,郭鹏先起来换衣服了,曹兰坐在床上也打算起来,结果身子一动,眉头一皱,低呼了一声,往下身一看,又红了脸。

    郭鹏知道曹兰是怎么回事,便上前帮曹兰穿好衣裳,曹兰低着头不敢看郭鹏,羞涩的紧。

    折腾了一阵子,两夫妻起身,早有下人在外面侯着,郭鹏这边刚刚打开了门,下人就送上了洗漱用的东西,郭鹏径直出去洗漱,将房间留给曹兰和她的侍女,让她们去梳洗。

    此时节已经是日上三竿,再有不到一个时辰就该是中午了,郭鹏这边洗漱完回了房间,已经有下人把朝食送了上来,郭鹏就和曹兰一起吃了夫妻之间第一顿正式的饭食。

    曹兰还想帮郭鹏摆弄,被郭鹏拒绝。

    “我已经说过了,旁人是旁人的规矩,可谁也管不到咱们夫妻私下里的事情,你与我一起吃,就够了,夫妻之间不用这样做,更不要管旁人的闲言碎语,一切都有我。”

    郭鹏拉着曹兰的手,如此叮嘱曹兰,曹兰于是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用过朝食,两夫妻携手去拜见父母,去见郭单和杨氏,郭单和杨氏也坐在正堂里等着,简单的流程走过了之后,郭单就要郭鹏去送一送那些即将离开的贵宾。

    比如卢植,还有袁术。

    卢植也是告了假要来参加弟子的冠礼和婚礼的,此番事情结束,他自然要赶回去任职,他是正式官员,不能离开太久,和郭鹏这种学生不同。

    “结了婚,为人夫,就和过去完全不同了,你和一般人还不同,一般人从冠礼到婚礼还有一些日子缓冲,而你却没有,所以你更要及时改变自己过去的某些行为,不能和过去一样了,明白了吗?”

    送别卢植的时候,卢植拉着郭鹏的手,细细叮嘱他:“待你这次回到雒阳之后,一定会有人给你送拜帖要拜见你,与你结交,你要善于分辨什么人可以结交,什么人不可以结交,若不能分辨,可以来问我。

    遇到想要结交的人,你可以与之结交,遇到不方便结交的人,便说你要来我这里学习,我管束严厉之类的,这样旁人就不会有怨言,你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心胸宽广,你说话说的不中听,会被人记住,从而记恨你。”

    郭鹏表示明白了卢植的话,一定会小心自处。

    卢植很快便离开了,目送卢植离开,郭鹏知道,卢植已经真正将自己当作他的衣钵传人,开始爱护自己,为自己谋划未来。

    这比什么都有意义。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246467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