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此曲终兮不复弹 >第七十一章《回到雍城》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十一章《回到雍城》

    肖辛夷听到窗外错乱而虚浮的脚步声越走越远,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刚在心中萌生的情意被这苦涩泪水冲刷的一干二净。

    如今大仇未报,她又怎可沉溺于儿女私情。

    直至诸葛清鸿手上的伤痕愈合,肖辛夷再也没有踏进过他房间一步,诸葛清鸿日日守在她院外,也只是远远的见过她一次。

    终于他的左手拆下绷带可以自由活动了,肖辛夷才来到他房间看着胡古月为他做最后的清洗,用特制药水洗净他手掌中的粘稠药膏后,肖辛夷才看清原本深可见骨的伤痕已经愈合成一道疤痕,再也去不掉了。

    但诸葛清鸿似是对那条伤疤很是满意,轻轻摩挲片刻对肖辛夷道:“辛儿,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回幽馨舍,华山已写信催过几次了,我并未将我受伤的事告诉他。”

    “师父正在闭关,我们去向师兄辞行之后即刻动身。”肖辛夷的目光从他手中那条伤疤上移开说道。

    “好,我们这就去吧。”诸葛清鸿起身走到肖辛夷旁边说道。

    肖辛夷点点头没有说话,当先一步跨出房门,诸葛清鸿跟在她身后一脸落寞。

    三人在上水阁见到了正在为苏月仙把脉的钟渊,蓝滟正服侍在一旁。待钟渊替苏月仙扯好衣袖肖辛夷才走上前去问道:“师姐身体恢复的如何了。”

    钟渊起身回道:“正在慢慢恢复,比前段时间要好上许多了。”

    “那就好。”肖辛夷闻言松了一口气随后道:“今日我们前来是向师兄师姐辞行的。”

    苏月仙从屏风后转出来拉起肖辛夷的手问道:“今日你们就要走了吗?”

    “是的师姐,墨妍还在雍城,我们尽早回去才是上策。”肖辛夷回道。

    “可还有需要的东西,我前些日子去药园采了些药材,你等着我去为你拿来。”苏月仙不等肖辛夷说话就匆匆去了偏房。

    钟渊转向诸葛清鸿问道:“诸葛公子的伤已经无碍了吗?”

    诸葛清鸿拱手回道:“还没有来得及向钟大侠道谢,多亏钟大侠配的良药才保住了我这只手。”诸葛清鸿说着伸开左手手掌,一道清晰疤痕格外显眼。

    “本来钟某还可以做的更好,只是诸葛公子执意要留一道疤痕在手中,钟某也只好自砸招牌,随了公子所愿。”钟渊轻笑一声回道,似乎有些好笑诸葛清鸿居然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肖辛夷听到钟渊所言一阵无语,本来她还在疑惑以钟渊的医术,不应该有治好伤口还留下疤痕的道理。如今听到他俩的对话才知这是诸葛清鸿自己要求的。

    两人说话间苏月仙已装了满满一匣子药材进入房间,胡古月见状连忙接过。几人又说了些客套话,肖辛夷四人才拜别两人正式下山。几人下山时诸葛浩初和李钰正在山下等着他们。

    李钰看着跟在肖辛夷身后的那道淡蓝色身影不觉湿润了眼眶,从今天起,她终于能和她的夫君朝夕相处了。

    泪眼朦胧中诸葛清鸿和他身边的女子身影渐渐重叠在一起,李钰蓦然睁大眼睛,这才看清诸葛清鸿的目光依然没有朝她看过一眼,全部落在了他身前的女子身上。

    李钰自小是在别人艳慕眼光中长大的,自认样貌不输任何一个女子。可她还是被从山上缓缓而下的白衣女子静若松生空谷的出尘气质,神若月射寒江的绝美容貌所折服。

    虽肖辛夷在诸葛浩初的寿宴上见过李钰,可当时的李钰一颗心全都在诸葛清鸿身上,并没有注意到肖辛夷,自然不知道那日诸葛清鸿追逐而去的女子就是眼前女子。

    同样肖辛夷也看到了在山脚下一身淡蓝色衣衫的李钰,如今换了女装的李钰当真是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绿波,只不过长期在边疆与风沙为伍肌肤有些粗糙,却更为她添加几分女子少有的飒爽英姿。

    肖辛夷走到李钰和诸葛浩初跟前抱拳行了一礼道:“民女江海棠见过宁国郡主。拜见诸葛盟主。”

    李钰虚扶一把肖辛夷说道:“江姑娘不必如此多礼,如今我既入了江湖便不再是什么郡主,应当算半个武林中人,日后我们少不得要并肩作战。”

    肖辛夷回道:“话虽如此,可郡主乃金枝玉叶万金之躯,礼数自然不可怠慢。”随后指着身后的胡古月蓝滟和秦悠悠说道:“这位是我的师弟胡古月,师侄蓝滟和我的义妹秦悠悠。”

    胡古月和蓝滟秦悠悠一起抱拳拱手道:“草民见过宁国郡主,拜见诸葛盟主。”

    李钰点点头道:“胡少侠蓝姑娘和秦姑娘无需多礼。”随后指着身后的一男一女说道:“这是我的侍卫闻寒侍女识香。”

    几人同时抱拳行礼,一番客套之后也算相互认识了。

    诸葛浩初见几人气氛有些尴尬说道:“如今天色也不早了,你们速速动身前去雍城吧。”

    几人向诸葛浩初行礼后翻身上马,不过片刻便在尘土飞扬中渐渐消失在诸葛浩初视线里。

    诸葛浩初望着那一黑一白之间仿佛隔着千水万水的两匹马,不由得再次深深叹了口气,自古都道好事多磨,但这磨难两人究竟能不能熬过去还未可知。他的儿子有多优秀他这做父亲的比谁都清楚,可有时候太过优秀也是一种负担啊。

    虽说安业国民风开放,退婚并不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事,就算在皇室中退婚之事也屡见不鲜,可看宁国郡主如今的表现,怕是不会轻易就放弃诸葛清鸿。说到底还是天意弄人,若是肖辛夷早出现个一年半载,事情也不会走到如此地步。

    诸葛浩初等再也看不到几人的身影了才回头对段辰说道:“段贤侄,事情都交代下去了吗?”

    “回盟主,已经全部交代下去了。”段辰恭恭敬敬的回道。

    “好,好啊,既然有人要让这天下乱上一乱,那我们也要想办法自保才是啊。”

    诸葛浩初说完一阵冷笑,肖大哥,小弟浩初很快就可以为你,为你的苍安山庄报仇雪恨了。

    这一路诸葛清鸿仿佛吃了哑药一般半个字都没有说,倒是肖辛夷和李钰两人颇有话聊,尤其是秦悠悠讲到肖辛夷能调的一手好胭脂更让李钰羡慕不已,因白天需要赶路没有时间,便夜夜缠着肖辛夷为她调制胭脂遮掩粗糙肌肤,肖辛夷却觉得李钰的皮肤与娇生惯养的女子不同,别有一番风味无需遮掩。

    可李钰执意不从,或许诸葛清鸿就喜欢娇**子,不喜她这粗糙肌肤才不愿多看她一眼的呢。肖辛夷只得为她调配适合她用的胭脂,待李钰抹上肖辛夷送到她房间的胭脂后,再一次被肖辛夷的手艺所折服,镜中女子肤色娇嫩娇艳若花,比肌肤粗糙之时美貌了几倍不止,却也少了几分她特有的英姿焕发之容。

    翌日故意在诸葛清鸿跟前走了两圈的李钰发现,从未看过她的诸葛清鸿竟然真的多看了她一眼。只是她不知,诸葛清鸿心中想的却是肖辛夷为了配这胭脂不知又费了多少心神。

    几人快马加鞭终于在十日内赶回了雍城,还未到城门便看到等在郊外的华如江和冷墨妍。

    华如江看到他们的身影便兴奋的挥着手,生怕别人看不到他。只是在几人走近后看到多出来的三人一脸迷惑,待几人停下马后华如江也顾不得旁人,一个翻身落到诸葛清鸿马上从背后抱住他说道:“诸葛隐啊,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本公子为了你茶饭不思,近日都消瘦了许多,以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你要赔我。”

    肖辛夷胡古月和秦悠悠知道华如江性子,自是见怪不怪。可李钰和她的侍卫侍女是初次见华如江,自然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情况。尤其是李钰,一张脸涨得通红,谁能告诉她她的夫君究竟是喜欢女人还是喜欢男人。

    诸葛清鸿运足内力用手肘往后一撞,华如江眼疾手快从马上跳下说道:“诸葛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难道你都不想我吗,不想与我再亲近亲近吗。”

    诸葛清鸿咬牙切齿道:“华山,注意分寸。”

    华如江浑不在意的说道:“哈哈,这有什么,大家都这么熟了对吧,咱俩的关系他们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有什么好隐瞒的。”

    他俩是什么交情肖辛夷冷墨妍几人自然是知道的,可这话听在不知道的李钰耳中又是另外一番意思,霎时通红的脸色转为煞白。

    肖辛夷轻咳一声示意华如江看向李钰道:“华公子,这位是宁国郡主。”

    正笑的开心的华如江闻言仿佛突然被一个鸡蛋卡住了喉咙,张着嘴瞪着眼半天没回过神来,诸葛清鸿一扯马缰率先奔向城内,隐隐约约听到身后华如江的声音:“宁国郡主请听草民解释,我和诸葛兄之间清清白白,是患难之交的兄弟,她们都可以为我作证。”

    随后诸葛清鸿听到身后响起数匹马的马蹄声以及华如江焦急的声音:“唉,唉呀,你们跑什么,快帮我解释一下啊,本公子真是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http://www.shuquge.com/txt/103761/258638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