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此曲终兮不复弹 >第七十二章《初见端倪》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十二章《初见端倪》

    一路上心事重重的李钰终于在到了幽馨舍之后才勉强信了肖辛夷的话,相信华如江只是性子欢脱爱玩爱闹,与诸葛清鸿之间清清白白。                                    幽馨舍总共才八间房,如今只剩一间既小又昏暗的房间无人居住,李钰主仆三人到了以后自然就住不下了。闻寒和识香欲再为李钰租一处院子,可李钰执意要住在那间无人居住的小房子里。诸葛清鸿一言不发拎起自己的行李住进了清荷小筑。

    华如江乐呵呵的拎着自己的大包小包随后跟了上去。

    仿佛全然没有看到李钰再次煞白的脸色,也仿佛全然没有看到冷墨妍暗淡下去的眼神。

    如此一来李钰自然是住进了诸葛清鸿空出来的房间, 阮娘进来欲为她换置一套新的物什,被她拒绝了。

    诸葛清鸿枕过的软枕,诸葛清鸿用过的茶具,还有诸葛清鸿经常伫立的窗边,在李钰看来都无比珍贵,整个房间似乎还残留着诸葛清鸿身上那股清爽的气息。李钰从来都没有像如此这般心满意足过。这里的一切曾经属于她的夫君,而现在属于她。             李钰走到窗边轻轻推开窗棱,入眼的是对面房间大开的窗口和坐在桌前低头的肖辛夷。

    肖辛夷窗前摆着几盆四季海棠,白的如雪粉的似霞,层层花瓣娇艳欲滴,叠叠花叶青翠葱茏。 海棠花的风姿艳质自是花中翘楚,被无数文人墨客争相吟诵描绘。

    但放眼望去这花中翘楚如雪的颜色都不及桌边女子清雅的身姿,似霞的艳丽都不及桌边女子低头的风采。

    李钰的心突然就慌了,原来诸葛清鸿日日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番风景吗。

    肖辛夷看完了桌上的册子抬起头来正好看到站窗前的李钰,冲她笑着点了点头。李钰看着对面肖辛夷那弯弯的眉眼和微翘的嘴角,脑中一片空白,突然就很讨厌对面看起来十分友好的女子,连自己怎么回的她都不知道。

    肖辛夷见李钰面无表情的冲她点点头,也没有多想随后拿着册子便去了冷墨妍房间。

    李钰转身关上窗子,直到离开雍城再也没打开过这紧闭的窗棱。

    肖辛夷到冷墨妍房间时见她坐在桌边发呆,紫鸠正在她腕上爬来爬去。

    “在想什么。”肖辛夷走到她跟前问道。

    冷墨妍被突如其来的一声给惊了一下,见来人是肖辛夷松了一口气说道:“没什么,给你的册子你都看完了?”

    “看完了。”肖辛夷说完扯过冷墨妍的手腕为她把脉,片刻后放开手问道:“华如江写信说你受了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事后也没有调查出来。”冷墨妍回道。

    肖辛夷不疑有它,点点头道:“现在查不到没关系,以后总会有线索的,最重要的是你平安无事,体内也没有落下病根,如此就是万幸。”

    冷墨妍听完肖辛夷的话沉默了片刻说道:“对,有的是时间慢慢查,我给你的册子你可有不妥之处 。”

    “有,我看你册子上记载我们走后第三天楚扬大哥楚

    青纳了一房小妾对吗。”肖辛夷打开册子指着其中一页问道。

    “没错。”冷墨妍回道。

    “纳妾而已,又不是娶妻,楚家有必要搭台唱戏请亲朋好友过府吃酒吗。”肖辛夷问道。

    “可是当日进府的有多少人,当晚出府的就有多少人,这些都是记录在册的。”冷墨妍回道。

    “这些我都核对过,的确没有纰漏,可是当晚有一样东西你们没有办法记录。”肖辛夷说道。

    “是什么。”冷墨妍有些诧异的问道。                                             “箱子,当晚楚府请的戏班装了八口箱子,是什么样子的箱子,有多大。”肖辛夷反问道。

    “八个箱子有大有小,华如江亲自查看过,里面满满的衣物道具,如果有人藏在箱子里出去的话,那些道具必然得留在楚家,事后我们去探查,什么都没有发现。”冷墨妍回道。

    “那戏班名为梨粹,总共十一个人,而且居无定所,何处有人请便在何处落脚,我想亲自去看看。”肖辛夷道。

    “我陪你一起去,只是我们在戏班没有查到异处,便没有再监视了,他们现在在何处落脚我也不知道。”冷墨妍听完肖辛夷说完后答道。

    “华如江一直都有派人跟着戏班。”肖辛夷又道。

    “什么时候,你怎么知道的。”冷墨妍很是吃惊。

    “你刚把册子送进我房间,华如江就收到飞鸽传书,是负责监视梨粹的暗桩所传,他们此刻到了岳阳,为岳阳孟府老夫人贺寿,连唱三天。我们现在动身还可以追的上。”肖辛夷起身道。

    “可是你已奔波多日,休息一日再动身吧。”冷墨妍站起身来挡在她面前,这件事华如江竟然没有同她说过。

    “时间越长变故越多,这件事必须要尽早确认,才能确定夜袭双圣门的是不是楚家的人。” 肖辛夷回道。

    “夜袭双圣门?什么时候的事,你们有没有受伤,我师父有没有受伤。”冷墨妍闻言震惊,有些急促的问道。

    “我们都没事,此事待路上我再慢慢与你细说。”肖辛夷见冷墨妍骤变的神色回道。

    “好,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冷墨妍这时竟然比肖辛夷看起来更着急。

    肖辛夷看她神情觉得有些奇怪道:“墨妍,你收拾一下去通知古月和悠悠,让古月去清荷小筑辞行,我去向宁国郡主辞行。”

    冷墨妍点了点头道:“好。”

    肖辛夷走出房间见李钰房间双门紧闭,闻寒和识香立于左右两侧,肖辛夷走到门口抱拳道:“烦请两位通报宁国郡主,民女江海棠有事求见。”

    两人闻言互看了一眼,识香身形不动回道:“郡主连日赶路心力交瘁,已经歇息下了,姑娘有什么事等郡主传唤吧。”

    肖辛夷道:“既然如此,还请两位代为转告,民女有要事要出门几天,郡主有什么需要你们都可以去找阮娘,我会留下我的师侄蓝滟听候郡主差遣。”

    识香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说道:“姑娘既然是要出远门,当面向郡主辞行方为礼数,如今却让我们两个做下人的转告,敢问姑娘置郡主于何地,置天家威严于何处。” 识香说着朝皇城方向拱手行礼,态度恭敬,说出来的话却咄咄逼人。

    “我等江湖中人自然不识皇家礼数,既然郡主如此看重身份,还请顾及天家威严早早回皇宫才是。”

    肖辛夷还未说话就听得身后诸葛清鸿的声音传来,华如江与他并肩而立。

    识香见到突然出现的诸葛清鸿神色慌乱,一时竟然不知道要怎么答话。

    闻寒这时对诸葛清鸿抱拳低头道:“参见郡马爷,郡主她刚歇息并不知道江姑娘过来,是识香自作主口不择言冲撞了江姑娘。识香,还不快向江姑娘道歉。”闻寒最后一句话陡然转厉。

    识香咬了咬嘴唇,虽然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是这些江湖草莽不知礼数。可诸葛清鸿的脾气她是见过的,而且识香知道郡主绝对不会为了她拂逆诸葛清鸿的意思,即使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郡主。

    “是识香没有禀报郡主,擅自做主,还请江姑娘大人大量不要与我这小小奴婢一般见识。”识香抱拳低头道,语气之中带有三分不甘。

    “识香姑娘不必如此,是民女不知道这其中的规矩,只是事情紧急才会如此冒失。”肖辛夷柔声回道。

    “说到轻重缓急,华某还有一件事要劳烦江姑娘,你现在怕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华如江这时向前一步道。

    “何事。”肖辛夷看着华如江,看他如何解决眼下尴尬的局面。

    华如江摇摇手中折扇道:“在下有个朋友的故乡在雍城,已经好多年没有回来,前几日他得知我到了此处,便托人捎了封书信于我,请我去拜访一下他的家人,不料他家中有位天生患有心疾的兄弟,很是棘手,近些年看了不少名医都束手无策,眼看没有多少时日可捱,所幸你回来的及时,事关人命,你现在无论如何也要跟我走一趟。”

    肖辛夷看着华如江认真的样子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可如今这是解决眼中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既不会让肖辛夷难堪也不会让李钰难做。

    “那请华公子带路吧,我稍后再来向郡主辞行。”肖辛夷感激的看了华如江一眼。

    虽然肖辛夷不知华如江说的是真是假,可冷墨妍知道,此时她隐在紫色衣袖下的拳头越握越紧,紫鸠缠在她腕上不时抬头吐着信子,仿佛随时都要夺袖而出。

    肖辛夷并没有看到站在她身后的冷墨妍,却看见面前华如江一副紧张的样子,疑惑的问道:“华公子,可有何不妥。”

    华如江看到肖辛夷背后的冷墨妍只觉喉咙有些发干,咽了咽口水说道:“没有,没有,我们这就去吧,我这位朋友的故居离这不远,很快就可以到的。”

    说完心虚的看了一眼冷墨妍。
  http://www.shuquge.com/txt/103761/258638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