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此曲终兮不复弹 >第一百零八章《百年往事》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零八章《百年往事》

    “师兄,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们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肖辛夷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即使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和师父都不会放弃,我和师父一直都在找为师妹续命的方法,可现在还没找到。”钟渊依旧脸色平静的回道,隐在袖中的拳头有一丝血迹流了下来。

    “为什么不等你们找到救师姐的办法再成婚。”肖辛夷始终想不通这一点。

    “辛儿,这件事师父会告诉你的。”

    “我去找师父。”肖辛夷说完转身就走,打开药庐的房门头也不回的就朝凌空殿而去。凌峰依然还是那个凌峰,去凌空殿的路依然还是那条路,可肖辛夷此去的心境却完全变了。在肖辛夷的心里司马正清平日里虽然威严,可最是爱护门下弟子,况且苏月仙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又怎么舍得。

    肖辛夷走进凌空殿的时候司马正清正站在大殿正中怔怔看着大殿中供奉的救苦太乙天尊。在民间传说里太乙天尊神通无量,功行无穷,可以寻声救苦,应物随机。可以引渡受苦亡魂往生,对于积德行善、晓道明玄而功德圆满之人,太乙救苦天尊亦能“乘九狮之仙驭,散百宝之祥光”,接引其登天成仙 。

    人往往都是在无能为力的时候才会把最后的希望都放在神明身上。

    肖辛夷净手后点了三支清香拜完天尊之后插到紫金香炉里,然后与司马正清并肩而立,以往肖辛夷和司马正清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司马正清从容不迫的气度和正直挺拔的身姿一直是肖辛夷心里最后的依靠,可如今肖辛夷才发现她的师父已经开始老了。

    “你见到仙儿了。”司马正清淡淡开口道。

    “是,师父,见到了。”

    肖辛夷本来是怒气冲冲来找司马正清的,可就在她进门后看到那一抹落寞的背影后,心中怒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的师父武功再高内力再强,也不过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他也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怪师父吗?”司马正清又问道,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没有半分波动。

    “徒儿只想知道师父为什么这么安排,难道就不能等师姐好起来吗?”肖辛夷已经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可话音间还是带了几分哭腔。

    “辛儿,你跟你讲讲安业国七百年前建国初期时的事情吧。”

    肖辛夷闻言一怔,七百年前的事和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可她也恭敬的回道:“是,师父。”

    “七百年前,安业国是在四个人领导下打下来的,这四人分别是顾白衣,洛九天,云沧海和肖无尘,他们在领导起义之前皆为武林出身,当时前朝皇帝荒淫无道宠信奸妃,早已民不聊生,四人当时在武林中皆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名望颇高,带领武林中人一路杀到皇宫,当时的朝廷不仅失了民心,亦失了军心,所以四人不过在短短两年间便将前朝推翻。可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位皇帝,四人出身武林早已过惯了无拘无束的日子,一时竟然谁都不愿坐这个执掌天下的位子,商量无果后只能猜拳决定,最后顾白衣落败,在其他三人簇拥下登基为帝,并起国号为安业。安业安业,安居乐业,四人皆是心怀苍生之人,希望可以在他们的努力下让安业国成为世外桃源,万载无忧,其他三人虽然无意政权,可也希望能尽自己的能力辅佐顾白衣治理好天下,不辜负安业这个名号,于是顾白衣赐了他三人每人一个特权,并让他们隐于江湖中培植自己的势力,以保安业代代相承,洛九天就是双圣门的开山师祖,不仅内力深不可测,更是以出神入化的医术闻名天下,他的红颜知己余归晚却是以一身毒术行天下,凡是经她下毒处皆寸草不生,既然师祖肩负守护安业国的重责,自然不能再任由余归晚再肆意使用毒术,于是邀了她一起开山立派,这才有了现在的双圣门。云沧海则对经商颇为感兴趣,于是脱离江湖做起了商人,也就是云家现在的先祖。肖无尘无门无派,自从出了皇宫后仍然在江湖中只身闯荡。至于顾白衣赐给三人的特权,只有他们本人才知道,师祖去世前留下遗言,要双圣门世代守护皇室安宁,若有人欲动摇安业根基,双圣门必倾门相护。但前提在位皇帝必须是上一任皇帝认定的,可是我十年前闯到皇宫去求圣旨的时候发现,当朝皇帝并没有得到先皇的认定。”

    “师父,您是怎么知道的。”

    肖辛夷越听越心惊,她没有想到隐于深山不问俗世的双圣门竟然和皇室有这么一段渊源,更没有想到双圣门还肩负着这样的责任。她还有很多想问的,可她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关于当朝皇帝的事情。

    “因为先祖留下遗言,每任皇帝在指定继位皇帝的时候都会留下两句话,而我上次对当朝皇帝说出其中一句他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所以他绝对不会是先皇指定的继位人。”

    “可是这跟师姐又有什么关系。”肖辛夷疑惑不解的问道。

    “浮生一曲安天下,乱世祸出定乾坤。这便是每任皇帝指定继位人时留下的两句话,‘浮生’是一支玉萧,而‘乱世’是一张瑶琴。这两物虽为乐器,可经过先祖的改造皆成了蕴含巨大威力的武器,经‘浮生’吹奏出的曲子可以压制敌人的内力,无论对方内力有多深厚,‘浮生’都可以化解。而‘乱世’却是以琴音杀人于无形,琴音所过,非死即伤。这琴箫和鸣可抵千军,‘浮生’我传给了你师兄,至于‘乱世’,只能做仙儿母亲的武器。”

    “为什么?”肖辛夷问道。

    “‘乱世’本来是师祖的武器,七百年前师祖将内力皆封于琴中,而师祖不知用了什么秘法,只有带着洛家血脉的后人拨动琴弦才有琴音传出,在其他人手中‘乱世’不过是一张弹不出声音的哑琴,毫无用处,十年前仙儿的母亲洛师妹随我一起去皇城解救武林众人,在打斗中被皇室暗卫挑断一根琴弦,洛师妹被琴中暗含的内力反噬,回双圣门后一直卧床不起,我和仙儿的父亲苏长老耗费半年的时间才将‘乱世’琴弦修好送回洛师妹的房间,但不知为何在一天夜里琴弦突然自己断了,内力四散中洛师妹再也没有醒过来,仙儿虽睡在偏房但也受了波及。”

    司马正清说完这些离开正殿走向偏厅,肖辛夷看着他虚浮的脚步紧走几步扶住他,司马正清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可还是任由肖辛夷扶着他坐到软榻上。

    肖辛夷终于知道了苏月仙的旧疾是怎么来的,也终于知道司马正清为何要钟渊与苏月仙成婚,原来是为了留下洛家的血脉。可‘乱世’琴弦已毁,还能用吗?司马正清似是看出肖辛夷心中所想开口说道:“我花了五年时间才将‘乱世’琴内内力重新封住,虽然当初师祖留下的内力所剩不过十之四五,威力仍不可小觑,仙儿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碰这张琴了,唯有留下血脉才能让‘乱世’重新现世。”

    “师父,难道我们非得用‘乱世’不可吗?”肖辛夷犹豫了几次才张嘴问道。

    “辛儿,你没上过战场,不知道数万人的战争是如何残酷,在战场上人如虫蚁一般脆弱,刀光一闪便是一条人命,一件好的武器可以杀死很多人却也可以救下很多人,若是将来两军对阵,‘乱世’可以救下的性命又何止千百人。”司马正清说完这些又顿了顿说道:“是我对不起仙儿,若是当年我修好‘乱世’可以好好检查一番再送到洛师妹房间,洛师妹不至于连苏长老和仙儿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还有仙儿也不会有这么严重的内伤,眼看着仙儿一天比一天虚弱,为师却毫无办法,我对不起苏长老和洛师妹,可我也不得不考虑双圣门要承担的责任,现在仙儿的身体还可以留下血脉,即使不成婚再过几年她也会像洛师妹一般卧床不起,虽然为师很舍不得她,却是不得已而为之,苏长老和洛师妹会理解我的。”

    肖辛夷看着司马正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来在苏月仙这件事上司马正清比谁都要痛苦。苏月仙是因他当年的一个疏忽才会受那么重的伤,可如今为了‘乱世’,为了安业国,他又亲手将苏月仙推进地狱。

    肖辛夷从凌空殿出来后没有去找钟渊,而是回了自己的院子,她离开双圣门半年有余,可她的院子和她离开前一样干净整洁,连一棵杂草都没有,能如此细心如此关心她起居饮食的双圣门中除了苏月仙,她真的想不出来还有第二个。

    刚进到院子后秦悠悠从里面迎了出来,肖辛夷看了看屋内问道:“古月和墨妍呢。”
  http://www.shuquge.com/txt/103761/258864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