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此曲终兮不复弹 >第一百零九章《九霄之谜》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零九章《九霄之谜》

    “冷墨妍回毒圣门了,胡胡回了自己的院子,一会就过来,姐,你的脸色好差。”秦悠悠看着肖辛夷担忧的说道。

    “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肖辛夷看到她房间不染纤尘干净整洁的模样,揪心的疼痛从心口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六岁那年刚到双圣门时见过苏月仙一面,那个时候苏月仙应该还是健康的,可那时肖辛夷满心满脑都是要替苍安山庄报仇,对别人的事并不上心,她只依稀记得苏月仙母亲去世后她有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苏月仙,适逢那时云相依上山求医,她每天都要为云相依煎药送饭,抽出的时间都在练习内功心法,曾向钟渊打听过苏月仙的情况,钟渊只是告诉她苏月仙生病了,肖辛夷想去看看她也被钟渊拦住了。待肖辛夷再次见到苏月仙时,她已终日离不开汤药了。

    肖辛夷走进房间将从雍城带来的行李一一打开,目光突然被一只黑色的木匣子吸引,肖辛夷脑中顿时一片空白,这是‘九霄’,离开雍城的时候诸葛清鸿特地让她带上的,诸葛清鸿和余音阁的西门三娘曾经说过,‘九霄’只有内力强劲的武林高手才能弹出琴音,可诸葛清鸿的内力远在她之上也弹不出声音。肖辛夷稳了稳心神将‘九霄’从琴匣中拿出来,纤纤玉指轻轻拨动细细琴弦,便有一阵天籁之音从‘九霄’翩然而出。肖辛夷低声唤了一声:“悠悠,你过来。”眼睛却死死盯着‘九霄’,一刻都没有离开。

    秦悠悠应声从外面走近肖辛夷身边问道:“姐,怎么了。”

    “悠悠,你拨动一下琴弦。”肖辛夷的声音有些空洞。

    秦悠悠看着她僵硬的动作和空洞的声音十分奇怪的回道:“姐,我不会弹琴。”

    “不用你弹出曲调,你只需要弹出声音就可以。”

    “哦,好。”秦悠悠说着走到‘九霄’跟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拨弄了几下琴弦,室内一片静逸。

    “用些力气再弹。”肖辛夷抬起头来看着秦悠悠。

    秦悠悠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肖辛夷,也知此事对于肖辛夷而言十分重要,当下点了点头,重重的拨动几下琴弦,周围静的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肖辛夷轻轻摩挲几下手指 随后覆上琴弦,泠泠琴音似清风拂过房间每一个角落。

    秦悠悠见状讪讪的笑道:“姐,诸葛公子没有骗你,这琴果然是认人的,只有你才能弹出声音。”

    肖辛夷却没有回答秦悠悠,此时在她脑中唯有司马正清说的话来来回回盘旋飘荡。

    “唯带有洛家血脉的后人才能弹奏出声音。”

    如果‘乱世’是师祖洛九天留下的,那她手中的‘九霄’又是什么来头。

    “姐,姐,你怎么了。”

    听到旁边秦悠悠焦急呼唤的声音肖辛夷才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秦悠悠道:“没事。”说着将‘九霄’放进琴匣抱在怀里又道:“我去凌空殿一趟,如果你饿了可以让古月在我院里为你做些吃的。”

    “姐你不是刚回来吗?”秦悠悠问道。

    “还要再去一趟。”肖辛夷说完抱着琴匣快步走出她的院子。

    凌空殿转眼即到,肖辛夷踏进凌空殿的时候司马正清还坐在刚才的位置上未挪动半分。司马正清有些诧异的看着急匆匆赶来的肖辛夷问道:“辛儿,可是出了什么事。”

    “师父,您来看看这张琴。”肖辛夷将琴匣放到桌上打开。

    司马正清闻言起身走到肖辛夷身边,随后震惊的看着肖辛夷急声问道:“这张琴你是从哪得来的。”焦急的模样全然没了平时的仙风道骨。

    “诸葛清鸿在泗水城的一间乐坊里买的。”肖辛夷将前因后果对司马正清细细讲了一遍。

    “你等等。”司马正清听完之后放下手中的九霄转身走进内室,片刻后抱着一只琴匣走了出来。

    司马正清将手中那只琴匣和‘九霄’并列而放,意味深长的看了肖辛夷一眼之后将琴匣打开。司马正清口中威力无穷的‘乱世’就这样呈现在肖辛夷眼前,和‘九霄’一模一样的‘乱世’,只是琴身颜色有些不同,一张略深,一张略浅,除此之外,一般无二,显然是出自一人之手。

    “师父。”肖辛夷唤了一声沉默不语的司马正清。

    司马正清伸出手抚了抚‘乱世’之后又抚了抚‘九霄’,叹了一口气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本来为师不想让你过早知道这件事,可天意难违,该是你的责任你是无论如何都躲不开的。”

    肖辛夷不明所以。

    司马正清从琴匣中将‘乱世’拿出对肖辛夷道:“辛儿,你弹奏一曲。”

    肖辛夷低声应了一声:“是,师父。”

    面对‘乱世’时肖辛夷是心存敬畏的,毕竟这是七百年前祖师留下来的。

    一挑一抹间便是一个音符,一个音符便已让肖辛夷呆愣在原地,心中有所怀疑是一回事,证实心中怀疑又是另外一回事。

    “为什么?为什么我也可以弹奏‘乱世’。”

    肖辛夷收回手掌隐在袖中喃喃自语道。

    “辛儿,因你的祖母洛朝颜是我的师姐,也是我师父洛南星的长女。所以你才能弹奏‘乱世’和‘九霄’。”司马正清对呆愣的肖辛夷轻声细语道。

    “师父,那‘九霄’又是怎么回事。”此时的肖辛夷已处在近乎崩溃的边缘。

    “七百年前余归晚前辈和师祖一起建立双圣门,却在师祖成婚不久后离开双圣门隐退江湖,离开时余归晚前辈让师祖为她斫了‘九霄’,将内力封于琴身的方法便是她传于师祖的,祖师便在‘九霄’中封印了自己三成内力,祖师曾留下祖训,若是有朝一日‘乱世’不能用了,便去寻余归晚前辈讨要九霄,没想到…没想到余前辈竟怀了祖师的血脉,但不知她的后人为何会落魄到卖祖传之物讨生。”毕竟现在司马正清讲述的是七百年前祖师的故事,言尽于此便不再说下去。

    肖辛夷听后心中更是感慨万千,听司马正清所言余归晚在当时定然也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却甘愿陪洛九天隐居深山,可见她和洛九天的交情之深,却在怀了洛九天血脉后看着他和别的女子成婚,当时洛九天知不知道余归晚怀了身孕已无从知晓。肖辛夷无法想象一个女子是带着怎么的心情看着自己的情郎和别的女子成婚,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情让情郎斫下一张可以辨别血脉的瑶琴,当时的余归晚定然也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如今看来她的心思确是白费了,洛九天至死都不知道他还有另外一支血脉存在这世上。若不是诸葛清鸿机缘巧合下得了九霄,恐怕这件事就真的成了无人知晓的秘密。

    肖辛夷在感慨余归晚的同时又想到了自己的祖母,肖辛夷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祖母竟也是双圣门的弟子,还是上任门主的长女,也是开山祖师洛九天的后人,双圣门的门规森严,连门主的女儿都一视同仁,洛朝颜当年选择了肖辛夷的祖父,就相当于放弃了双圣门的弟子身份和一身内力修为。隐姓埋名只为一人。肖辛夷自从学了医后才知道原来她们一家人的名字全是以中药为名,她的祖母一定是十分思念医圣门,才会以这种方式倾诉自己的相思之情。

    师徒两人看着桌上两张瑶琴各怀心事。过了很久肖辛夷才接受了眼前事实,她是洛家后人,苏月仙亦是和她血脉相连的亲人。

    “师父,你一直都知道我是洛家后人对不对。”肖辛夷问道。

    “是,我一直都知道。”司马正清回道。

    “既然我能弹奏乱世,为何还不放过苏师姐“

    “辛儿,你可知为何洛家血脉为何如此单薄。

    “为何?”肖辛夷不解的问道。

    “因为凡是碰过‘乱世’的洛家后人身体皆会有损伤,受孕本就不易,能平安生下后辈更是难上加难。”

    肖辛夷在浑浑噩噩中走出了凌空殿,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件件匪夷所思,先是苏月仙将不久于人世,后来又得知九霄的来历和她自己的身世。她需要静一静才能将所有的事情接受并理清这其中关联。

    肖辛夷回到她自己院子里的时候已是深夜,秦悠悠正坐在饭桌前打盹,胡古月正在门口张望,看到肖辛夷后疾步走到她跟前道:“师姐你回来了,悠悠已经将饭菜热过两次了,你快去吃饭吧。”

    肖辛夷走到房间内看到还热气腾腾的饭菜眼眶有些湿润,无论如何她身边还有如此在乎她的人,不忍让她们担心,肖辛夷勉强吃了一些,待将一切收拾妥当后胡古月才回了自己院子,秦悠悠则住在了肖辛夷的院子里。

    这一整天肖辛夷竟都没有机会向司马正清禀报她在雍城查到的事,司马正清似乎也并不着急,一直没有问她。
  http://www.shuquge.com/txt/103761/258865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