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九州逍遥叹 >第一百四十七章 地狱门主震阳火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四十七章 地狱门主震阳火

    夜色苍茫,风动沉香。

    此时的黑夜当中,却有一行人正在着急的赶路,在风落王朝最北侧的地狱山,便是他们这一行人此行的目的地。

    为首的中年汉子,一身灰白色的长袍,而在他身侧的,则是另一个灰色玄衣的中年男子。

    这两人正是独孤无情和江烈!

    这一次,独孤无情从家族当中只带出来十多个近卫,与江烈一同赶往地狱山,为的就是能够跟地狱门达成共识,一块对付莫问天和李修扬等人。

    那李修扬虽说名冠天下第一杀手的名头,可无论是地狱门还是清月教都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

    整整十多年的时间内,李修扬先是改变名姓加入了清月教,后又是换了一个身份加入了地狱门,将两大杀手组织当中所有的杀生之道都给学的滚瓜烂熟,之后拍拍屁股走人。

    这他娘的放到哪一个势力上,都不可能任由这家伙存活在世上啊!更何况是地狱门和清月教这两个顶尖的杀手组织了。

    可奈何李修扬这家伙精通暗杀之道,无论是清月教还是地狱门都曾派出很多教内的高手围剿李修扬,可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楞是被这家伙一而再再而三的逃掉。

    虽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这两个顶尖的杀手组织已经不再那么热衷于杀了李修扬了,可却没有人认为,清月教和地狱门就这样放过李修扬了。

    独孤无情在亡灵之都折了三大长老,将整个独孤家当中最为强悍的一股实力就这样葬送在莫问天的手中,并且此人本就是心狠手辣不甘吃亏的主,这他娘的要是不找回场子的话,那还是他独孤无情吗?

    “独孤兄,咱们就这样去地狱山的话,他们会施以援手吗?”就在这时,一直走在独孤无情身旁的江烈突然间问道。

    独孤无情边走边说,道:“呵呵,如今地狱门的门主震阳火与我也有些交情,当年若不是我帮助他脱离险境,他又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权势?江兄,这些年来你可能有所不知,我跟震阳火每年都会见上几面,我俩的交情和我跟你之间的交情几乎可以说是一样的,因此,这一次只要是我开口,那震阳火绝对会施以援手,帮我们除掉莫问天和李修扬这群人!”

    听见独孤无情这样说,江烈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便没有再开口说话,跟着独孤无情的步子朝地狱山走去。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众人终于来到了一座山山脚之下,只见那山巍峨万丈,仿佛能够捅破天穹一般,在山腰处还盘绕着许多黑云,巨山的附近布满了林木,从林子当中不时地传来一声声野兽的嘶吼,让人听见都觉得胆颤心寒。

    这便是地狱山!风落王朝当中除却亡灵山之外第二座最为可怕的山脉!

    地狱门在风落王朝当中的地位非比寻常,身为王朝内部最大的一个杀手组织,可以说地狱门的权势根本不亚于王朝内部一些手握重权的大将军,即便是独孤家跟地狱门相比,那也根本比不得,原因就是地狱门的势力太过庞大了些。

    那风落王朝当今天子秦顶天虽说志在天下,想着能够在自己统领王朝的时期当中,将王朝内所有的势力都给清扫个干干净净。

    可奈何许多势力都是盘根错节,即便是跟王朝内部的一些世家大族也都有着莫名的联系,他秦顶天虽说是王朝的天子,但也不可能罔顾那么多掌权者的面子,肆意横扫诸多势力。

    更何况这地狱门迄今为止早已经存在了上千年之久,并且每一代出世的门主几乎都是拥有绝顶天赋之人。

    而在地狱门当中更有一个规定,那就是选拔每一任的门主之时,都会从教中一些天资卓绝的苗子当中抽出好多个,让这群人散布在天下之间,规定一个期限,或是三年,或是五年的时间,倘若他们能够生存的下去,并且将其他所有的竞争者都给杀掉的话,那这个人就能够成为下一任的地狱门门主。

    这个规矩看似冷酷无情,实则非常实用,试想一下在整个地狱门当中,能够被当成苗子的人可以说太多了,而这群人即便是放到整个陆地各大王朝当中,那也都能够担得起天才这两个字。

    在一群天才当中选出一个更加妖孽一般的人,那这个人更能够说是空前绝后,亘古冠今!

    那震阳火也不过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便已经窥到了半仙境三品的门槛,虽说如今的境界还只是半仙境二品,可用不了太久的时间,所有人都会相信他能够一举跨到半仙境三品的境界。

    这种天赋,可以说是旷古绝今!

    而如今地狱门的势力更是越发的庞大,就算是比之于清月教,也可以说是不相上下。

    在震阳火接管地狱门的这些年当中,老家伙一直忙着扩张自己本教的势力,在风落王朝当中,无论是什么势力,都得卖他一个面子,这些年来,还没有任何人胆敢挑衅他的威严的!

    当然,除了几年前的那个李修扬之外

    当初李修扬离开清月教之后,改头换面加入了地狱门,原本地狱门当中那些个老家伙对李修扬还格外看重,觉得此子日后定能够成为一个人物。

    但任谁都没想到的是,在李修扬将地狱门当中所有的杀生之术全部学会之后,这家伙竟然拍拍屁股走人了?

    好家伙,这一下子将那群老东西给气的,差点没直接过去喽。

    那段时间内,就连震阳火都火冒三丈,不惜派出教内众多高手围剿李修扬,可偏偏每一次都能够被这家伙给逃掉。

    虽说这几年内地狱门对李修扬的追杀已经放缓了许多,但谁都不会相信,那震阳火就会这样轻易的放掉李修扬。

    因为震阳火此人,那可是一个比独孤无情还要记仇的家伙!

    “地狱山!哈哈哈,我们终于赶到这里了!只要有了震阳兄的帮助,那又何愁莫问天和李修扬这群不要命的家伙?”独孤无情站在地狱山山脚之下,看着面前的一块巨大的石块,石块上刻着“地狱山”三个大字。

    江烈皱了一下眉头,问道:“独孤兄,咱们此行真的会成功吗?倘若是震阳火他不帮咱们怎么办?”

    独孤无情摆了摆手道:“诶,江兄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你就看着吧,只要有我独孤无情亲自出马,震阳兄绝对会竭尽全力帮助我们!再者说了,那李修扬本就是地狱门的仇人,咱们这一次跟他们联手对付那家伙,震阳兄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江烈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独孤兄,不是我不相信你跟震阳火之间的深厚交情,实在是如今这个时期太过敏感了些啊!”

    独孤无情皱着眉头看向了江烈,问道:“江兄,此话怎讲?”

    江烈叹了口气道:“唉,独孤兄你可要知道,这预言当中的江湖大乱那可就已经迫在眉睫了,说的是一年之后,可又有谁知道那场江湖大乱会不会提前爆发呢?倘若是这个时期地狱门先行出手,扰乱江湖的话,指不定真的就会惹火烧身,到时候别说是咱们了,就连震阳火都可能会被搅合在这场泥潭当中,无法自拔!”

    “呵呵,江兄你就不要多说了,总之那个莫问天和李修扬是一定要除掉的,几日前他莫问天竟然敢一个人杀了我独孤家所有的长老,这个仇我独孤无情一定要报!我不管什么江湖大乱!况且就算是预言当中说那场大乱即将到来,可又有谁知道到底会不会来?”

    略微顿了一下,独孤无情接着说道:“如今地狱门在震阳兄的手中,势力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区区一个莫问天和李修扬,就算他们身后有任流殇和王有山这些人,又怎么可能挡得住震阳兄的手下?要知道地狱门那可是风落王朝当中最为强悍的杀手组织,他们如果想要对付莫问天那群人的话,绝对是手到擒来!”

    眼见江烈还想要说什么,独孤无情只是挥了挥手打断了他,就带着身后那十多个手下,朝着地狱山山顶走了过去。

    江烈看着独孤无情的背影,不由得摇头叹了口气,也跟着他朝地狱山山顶走去。

    地狱山很高,作为风落王朝当中排名第二的凶山,山上可以说埋葬了数不清的孤魂野鬼,许多都是地狱门作为杀手组织出去所杀的人,而在其中还有一部分,则是他们地狱门内的一些人!

    这些人有的是违反了门规,但更多的则是在地狱门残酷的训练当中枉死的!地狱门作为天底下最大的一个杀手组织,当然自有一套训练手下的方法,而其中最出名的,便是他们让手下互相残杀!

    无论是震阳火还是教内一些有权势的老家伙都认为,只有在不断地体验死亡的滋味之后,才能够塑造出最为强悍的力量!

    虽说这种训练方式太过于冷血,可它的效果却非常显著,当然,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十多年来地狱门的势力不断攀升的原因之一!

    没出半个时辰,独孤无情众人便已经来到了地狱山山顶上,这里高达万丈,周围更是黑云环绕,从这里朝山下望去,入眼的都是些迷雾,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也是独孤无情众人都是修炼者的原因,他们这样的人都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来到山顶,这要是换成了修为低一些的人,那可真没多大希望能够一直走上来,即便是能够走上来,也会累得够呛。

    独孤无情喘着粗气说道:“他妈的,这地狱山咋这么高?”

    这个时候,众人已经站在山顶的地面上了,整座地狱山虽说高达万丈,可在山顶的部分却非常平缓,仿佛是被人削断了山尖一样,构成了一片非常辽阔的平地。

    而地狱门作为风落王朝最大的杀手组织,这些年来通过刺杀所得到的金银更是数不胜数,在平地上足足建起来上百座小院落,当然最大的还要数最中间的正殿了!

    此时,从远处突然间跑过来一个黑衣人,独孤无情的手下看见之后,紧忙拔出了背上的长刀,可独孤无情却制止了他们。

    “不用担心,早先我便已经送信告诉震阳兄了,相比这人便是震阳兄派来的。”

    听见独孤无情这样说,他身后那十多个手下才将刚刚拔出来的长刀塞回了刀鞘当中,只不过那一双双眼睛却还在盯着那来人,没有丝毫放松警惕!

    他们的职责便是保护家主大人的安危,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不可能放松警惕!

    独孤无情感受到身后众人的警惕心,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之所以有这种悍不畏死的手下,并不是说他独孤无情多么有御下之道,而是因为在独孤家当中,他的铁血手腕!

    这些年来,独孤家当中的手下们可以说是战战兢兢,对独孤无情的命令和吩咐几乎没有任何人敢忤逆的,其中最为主要的原因便在于独孤无情太过冷血了!

    就如同他自己的名字一样,好家伙,只要是家族里面有谁惹得他不高兴了,这老东西啥都不说就让手下将那人给宰了!这他娘的,换成哪一个手下能够真正对他死心塌地?之所以这样对他唯命是从,说到底还是因为畏惧老东西罢了!

    那来人走到了众人的面前,恭敬地朝独孤无情施了个礼,道:“敢问是独孤家主吗?”

    独孤无情答道:“正是,我今日前来拜访震阳兄,不知他今天可在这地狱山上?”

    “独孤家主说笑了,我们门主已经说了,您能来我们地狱门,那才是我们值得庆幸的事情,担不起拜访二字。我们门主早就已经在正殿当中等候多时了,还请独孤家主随我来!”

    说完,那人又施了个礼,便指引着独孤无情一行人朝地狱门正殿走去。

    片刻过后,众人终于是来到了正殿前方,此时在正殿下正站着一个人,只见那人一头散乱的黑发,身着一身乌黑色的长袍,眉宇间满是阴鸷之色,身子虽说很是雄壮,却并没有那种阳刚之气,有的只是阴狠和冰冷的气息。

    此人正是地狱门门主,震阳火!

    跟独孤无情一样,都是那种心思狭窄,睚眦必报的主!

    看见独孤无情朝他走了过来,震阳火眉开眼笑的走了下去,朝着独孤无情张开了怀抱。

    独孤无情也是一脸笑意,探手捶了震阳火的肩膀一下,跟他紧紧的拥抱了一下。

    “独孤兄,你可是好些年没来我这地狱山了啊!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可真就要下山去找你了!”震阳火松开了搂着独孤无情的双手,哈哈大笑道。

    “诶,震阳兄事务繁忙,我怎敢有事没事就过来?那样的话,要是耽误了震阳兄你的事情,我可真就百死莫赎了啊!”

    “你这家伙,在这样说的话,你信不信我让人将你扔下去?咱们哥俩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

    说完,震阳火便看见了一直站在独孤无情身旁的江烈,不禁挑眉问道:“独孤兄,这是何人?为何我从来没见过?”

    独孤无情大笑道:“忘了忘了,都怪我看见你之后太高兴了,没有给你介绍。这是九幽王朝江家的家主江烈,我与他之间的交情可跟你差不多啊!江兄那可是一个十分重义气的汉子,绝对符合震阳兄你的脾气!”

    而这个时候,一直站在独孤无情身旁不说话的江烈突然间开口了。

    “江某见过震阳兄。”江烈朝着震阳火恭敬地施礼道。

    震阳火紧忙回了一个礼,轻声说道:“既然江兄你是独孤兄的朋友,那就是我震阳火的朋友,连独孤兄都说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那我震阳火绝对相信!日后咱们便是朋友了!这些俗套的礼节也都免了吧!”

    说完这些,震阳火突然间转过头来看向了独孤无情,问道:“诶,对了,独孤兄。不知你这次来我地狱山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倘若有用得着我震阳火的事,你就直接说出来,只要是我震阳火能够做到的,我绝不推辞!”

    “既然震阳兄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那我要是再藏着掖着,可真就说不过去了。只是这里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要不咱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震阳火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你看看我这个脑子,行,咱们先进正殿,然后再说!”

    众人跟着震阳火走进了正殿当中,震阳火坐在最中央的高座上,而独孤无情则坐在他左手边下方的客座上,江烈坐在独孤无情的身旁。

    那些跟随着独孤无情来到的手下,都笔直的站在独孤无情的身后,一脸的严肃。

    “独孤兄,现在可以说了吧?”震阳火将目光投降了独孤无情,轻声问道。

    独孤无情摆了摆手道:“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请震阳兄派人帮我杀几个人。”

    “哦?什么人还敢惹独孤兄?那人是谁你就明明白白的告诉我,这件事我绝对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别的我们地狱门没有,可要是说到杀人的话,我地狱门可还没有怕过谁!”

    本章完


  http://www.shuquge.com/txt/105215/279378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