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九州逍遥叹 >第一百四十八章 地狱山三人勾结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四十八章 地狱山三人勾结

    独孤无情深深的看了眼端坐在正殿最中间的震阳火,淡淡的说道:“莫问天和李修扬!”

    听见独孤无情这样说,震阳火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李修扬他倒是听说过,不仅是听说过,对这家伙的印象还格外的深刻,可莫问天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他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独孤兄,那李修扬我倒是知道,可莫问天又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震阳火的心中满是疑惑,按理说,凭借着独孤家的势力,在这风落王朝当中,本不应该有什么人胆敢轻易的找他们的麻烦才是啊,这怎么突然间冒出来一个莫问天?难道那家伙不知道独孤家的庞大势力吗?

    还有那个李修扬又是怎么一回事?这家伙虽说是武林中人冠以天下第一杀手,可又怎会突然间re'dao独孤无情的头上呢?

    看着满是疑惑的震阳火,独孤无情轻笑着说道:“震阳兄,我知道你们地狱门跟李修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家伙一日不除掉,别说是你们地狱门了,就连我独孤无情都睡不安生。”

    “而那个莫问天,更是一个应该第一时间除掉的家伙!”

    说到这,独孤无情突然间狠狠的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只见他咬着牙接着说道:“震阳兄你可能有所不知,这莫问天年仅二十多岁,便已经是半仙境二品的修士了!不瞒你说,我们独孤家总共四位长老,全都被这小子给宰了!倘若那一次不是有手下拼死抵抗的话,指不定今天我独孤无情也已经没性命了!”

    “什么?天下间竟然还有这般强势的人?区区二十多岁的年龄就已经达到了半仙境二品?独孤兄你不是在骗我吧?”听见独孤无情这样说,震阳火显然是大惊失色。

    独孤无情冷哼一声,道:“震阳兄,我独孤无情什么时候欺骗过你?我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不然的话,我今天又怎么可能会来地狱山拜访你,希望请你出手?”

    震阳火听完独孤无情的这一番话,整个人的眉头皱的更加的紧了,只见他半躺在椅子上,一只右手不断地捋着胡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响过后,震阳火这才缓缓开口,道:“独孤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太过于震惊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竟然达到了半仙境二品,并且还亲手格杀了你们独孤家四大长老!这件事情倘若是传出去的话,不仅对你们独孤家的声誉有很大影响,那莫问天也定会成为江湖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才不辞辛劳这么远的跑过来,为的就是想让震阳兄你及时出手,帮我彻底铲除莫问天和李修扬!”

    “这莫问天倒是一号人物,可李修扬又是如何跟他扯上关系的?”震阳火疑惑的看着独孤无情,挑眉问道。

    独孤无情摆了摆手,没好气的说道:“当初我拿出几万两白银,想让李修扬那个家伙帮我杀了莫问天,可这小子非但没有将任务完成,还他娘的带着老子的钱跑到莫问天的手下去了!听说那莫问天还建立了一个什么江湖道的东西,好像也是个杀手组织。”

    略微顿了一下,独孤无情接着说道:“后来我带着手底下几位长老,并且还带着家族当中最新研制出的烈性毒药,前往亡灵之都,本想着能够一举歼灭那群人,可到最后我却发现,莫问天那小子根本就不惧我们独孤家的毒术,要知道,我们的毒即便是放到全天下当中,那也是名副其实的扛把子!他妈的那小子就凭借着不畏惧我们的毒术,再加上一身半仙境二品的修为,愣是被他给亲手宰了所有的长老!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

    说到这,独孤无情的两只眼睛立马就变得通体血红起来,他妈的,区区一个莫问天,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将他独孤家一半的实力都给毁掉了!不仅如此,还打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光,这以后还让他独孤无情怎么在江湖上立足?那些江湖中人又该如何看他?

    听完独孤无情的话,震阳火叹了口气道:“独孤兄,你也不必太过激愤,他不过是孤身一人罢了,即便他手底下真有一些不怕死的兄弟,难不成还能挡得住我们兄弟二人的联手吗?再者说了,他不怕毒,难道他还会不怕刺杀不成?要知道我们地狱门专门做的便是杀人的行当,别的不说,单是门中那些个天资聪颖的年轻人,都够那个姓莫的喝一壶的!”

    这个时候,一直坐在独孤无情身旁不说话的江烈突然间开口了,只见他深深的看了眼身旁的独孤无情,轻声说道:“震阳兄,独孤兄,咱们可不能轻视了那莫问天啊,要知道他手底下不仅有着几百名舍生忘死的兄弟,身后还有亡灵之都的城主任流殇以及雪月庵的庵主王有山啊!”

    “而且还有一点你们二位不知道的,那就是莫问天这家伙来自于九

    幽王朝,在九幽王朝当中,他的势力也足以称得上让人震惊了!相比两位兄弟都听说过魔教吧?那魔教教主白依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跟莫问天这家伙可以说是沆瀣一气,两人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倘若是惹恼了那边的那位,指不定她真就能够带着手下来到咱们风落王朝,给咱们搅合个翻天覆地啊!”

    江烈的一番话,顿时让原本正在气头上的两人一阵心惊,无论是震阳火还是独孤无情,此时都沉下了心,冷静了下来,将原本躁动不安的情绪给压了下去。

    “那莫问天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历?我说这风落王朝的江湖中,为何会突然间出现一个天赋绝伦的年轻人,原来这家伙是从九幽王朝过来的啊!怪不得......”震阳火捋着胡须,皱着眉头说道。

    “不管他有什么来头,杀了我独孤家那么多人,这件事情绝不能就这样揭过去了!只要我独孤无情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允许莫问天那群人活在世上!”独孤无情一拍桌子,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只见他缓缓地转过身来,将目光投向了一直坐在高座上的震阳火,冷声说道:“震阳兄,倘若你不帮这个忙的话,那我独孤无情便自己一个人去,就算我们整个独孤家从此粉身碎骨,从风落王朝的江湖大陆上消失不见!我也一定要让莫问天那群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说完这句话,独孤无情转身就想要离开正殿。

    江烈看着独孤无情毅然决然的背影,刚伸出手想要拉着他,便听见震阳火开口了。

    “且慢!”

    独孤无情停下了脚步,只不过还是没有转过身来。

    震阳火接着说道:“独孤兄,就凭借着你我二人之间的情分,这件事就算是难如登天,我震阳火也绝对会对你施以援手!更别说那李修扬本就是我们地狱门的仇人了!今日你不辞辛劳,从望尘山赶到我地狱山来,我怎会让你空手而归?真要是那样的话,我又如何对得起咱们兄弟二人之间的情谊?”

    听见震阳火这样说,独孤无情终于还是转过身来,缓缓说道:“震阳兄......刚才是我太着急了,我先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震阳火摆了摆手道:“诶,咱们兄弟二人还用得着这种繁文缛节吗?至于独孤兄你的处境我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这种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他都不可能真正的冷静下来。只不过,对付莫问天和他身边的那些人,还需要好好的商议一下啊。虽说他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可如果咱们真不注意的话,指不定还真就会被他们给咬上几口!”

    这个时候,江烈也站起了身子,迎合道:“震阳兄说的不错,对付莫问天一个人简单,可难的却是对付王有山,任流殇,白依然等人,倘若是咱们贸然出击的话,到最后很可能非但会功亏一篑,还会惹来一身麻烦!咱们必须要商议出一个十全十美的法子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独孤无情这个时候也冷静下来了,他确实将所有的事情都给想的太过简单了。

    本以为只是对付莫问天一个人罢了,只要震阳火派出手下的几大杀手,联手对付莫问天,那小子绝对不可能逃得出去!可他却忘记了,像莫问天这种天资卓绝的人,身边怎么可能会没有势力支持他呢?

    如今的天下当中,无论是哪一个陆地王朝,只要你身怀绝技,在武道修炼方面天赋异禀,那绝对会有势力前来拉拢你!

    与其说是拉拢,倒不如说是相互合作,很多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想要在这个混乱不堪的江湖中生存下去,就必须借助其他势力的力量,不然的话,再好的苗子成长不起来,也只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

    而那些势力之所以拉拢这种天资卓绝的苗子,为的就是能够跟他们打好关系,倘若是十几二十年之后,自己的势力遇见了什么危险的话,那这群当初的“苗子”便是他们的护身符!

    江湖这潭水,深着呢!

    “想要对付莫问天,必须速战速决,倘若我们就这样一直按兵不动的话,到时候等他的江湖道发展起来之后,那咱们就更加难以撼动他了!”就在这时,江烈突然间建议道。

    震阳火点了点头,从高座上站起身子,走到了独孤无情和江烈的面前,双手背在身后,不断地踱步。

    “对付莫问天一个人确实简单,可难就难在该怎么对付魔教,亡灵之都和雪月庵这几方势力,如果他们暗中作梗的话,咱们可能真的就没有机会了!”

    听见震阳火这样说,江烈突然间拍了拍胸脯说道:“震阳兄,独孤兄,魔教那边就交给我吧,虽说我们江家在九幽王朝当中的实力并不会很强,可我们江家也是存在了几百年之久的大家族,虽说我们动不了魔教这棵参天巨树,可想要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

    让他们忙于应付,倒还是能够做到的!”

    “回头我就让人传书回去,派人骚扰魔教的周边势力,让他们焦头烂额,这样的话,那白依然忙着处理本教的麻烦,怎么可能还会有闲心来管风落王朝这边的事情?到时候咱们便可以动手对付莫问天那群人了!”

    “好!如果江兄你真的能够拦得住魔教的话,那我们这个计划就有成功了好几分!”震阳火突然间拍着手说道。

    “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只不过我们江家在风落王朝却没有一点势力,这里的事情我们江家可就帮不到什么大忙了。”

    独孤无情深深的看了眼站在身旁的江烈,轻声说道:“江兄,这边有我们独孤家和震阳兄的地狱门,只要你能够让九幽王朝的魔教没有闲心来管这边的事情,那咱们绝对能够成功。”

    “可亡灵之都的城主任流殇和雪月庵庵主王有山,这两人也不是等闲角色啊,咱们又应该如何对付呢?”这个时候,江烈突然间担心的问道。

    震阳火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雪月庵只不过是一个情报组织罢了,真正的势力全都放在天底下的情报方面,要是正面交锋的话,那雪月庵根本就不值一提,倒是亡灵之都的城主任流殇,这可是一号狠角色啊!”

    “那家伙手底下坐拥三万精兵,并且都对他唯命是从,虽说我们地狱门势力庞大,可说到底还只是一个杀手组织,如果真的正面对上任流殇手下的那群兵士,到最后咱们绝对不可能讨得到任何好处!”

    “呵呵,震阳兄,难道你忘了,这些年来,我们独孤家在风落王朝内部安插的那些棋子了?虽说王朝如今仍是秦顶天的,可他任流殇说到底也只不过是王朝的一个大将军罢了!想要对付这种人,其实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行了!”

    “哦?此话怎讲?”震阳火皱着眉头问道。

    独孤无情轻笑道:“倘若是我们能够让天子秦顶天对任流殇充满戒备的话,那他手底下三万精兵又有何惧哉?还不是秦顶天一句话的事?难不成他任流殇真敢以一己之力,违抗天子的命令不成?真要是这样的话,那更用不着咱们出手了,秦顶天一个人便可以将他们都给拿下了!”

    “不错!独孤兄你可真是想了一个好点子啊!借刀杀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果真不错!虽说我们正面对上任流殇不一定能够取胜,可要是让秦顶天将他调离亡灵之都,或者是将他手下那三万精兵给抽调走的话,那咱们的胜算可是大大增加了啊!”震阳火拍着手叫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只剩下莫问天,李修扬,王有山和雪月庵了。哦,还有那个什么江湖道,呵呵,这些就算全都加起来,也根本敌不过震阳兄手下的这一群杀手啊!哈哈哈,他莫问天的死期终于要到了!”王有山哈哈大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震阳火突然间充满担忧的说道:“这一切都还是咱们的想法罢了,真要是想将这一切都变成事实,那可是难如登天啊!先不说九幽王朝的魔教,即便江兄你真能让手下人拦得住他们,那风落王朝当今天子秦顶天也不是一个省油的角色,难道他真就会相信身边人的闲言碎语,就那样将任流殇给卸任了吗?要知道,任流殇可是秦顶天手下的第一大将军!也是王朝内部保皇派当中首屈一指的角色!想要让秦顶天对他产生顾虑和排挤,可真是难如登天啊!”

    听见震阳火这样说,即便是独孤无情,也不由得担忧起来。其实震阳火说的对,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们几人自己的想法罢了,真到了将这一切变成实际行动的时候,那可就不像他们嘴里面说的那样简单了。

    人家秦顶天既然能够当得上风落王朝的天子,自然有他自己的实力,而任流殇又是他手底下的一大悍将,想让秦顶天就这样放弃任流殇,那可真是难如登天啊!

    但是,即便这些事情做起来很难,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可能的!

    独孤无情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虽说最近几十年以来,他们独孤家一直隐匿在望尘山当中,不问世事,可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独孤无情一直在下一盘大棋!

    自从当初他当上独孤家家主之后,就一直在谋划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将整个风落王朝给颠覆!

    他从年轻的时候就有着极为庞大的野心,当上独孤家家主也只不顾是他的第一步罢了,他真正在意的,却是整个风落王朝!

    他之所以耗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将自己的棋子安插到风落王朝内部当中,实际上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杀了秦顶天,将王朝搅成一滩浑水,自己好浑水摸鱼,也当一回帝王!

    当然,这种事情他跟谁都没有说过,即便是江烈和震阳火,也根本不知道独孤无情心中的这份野心!

    本章完


  http://www.shuquge.com/txt/105215/279550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