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苗雨将后背穿透的创面同样消毒完毕,撒上粉末止血,而后,脱去手套换了个干净的,取出手术针线包,打开酒精灯烤炙,冷却后酒精消毒。

    花静好注意到苗雨的双手关节处可见红肿,指尖都有些粗糙破损,这双手虽然依旧灵巧但可以想象原本应该是白皙柔嫩无比,如今却……她有些心酸,自己何尝不是如此,从一个家庭主妇成为一个猎户。

    就在她们忙碌治疗时,门外神话和求败正在和天魁夫妻对峙。

    “兄弟,我婆娘也是一时冲动,你也知道她这个人……”天魁的话让人恶心,这两夫妻总是这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乐此不疲!

    神话定定地看着他,沉默侧身,做了个请的动作。

    天魁愣了愣,看向灵儿,灵儿一脸挣扎,看着苗雨的屋子,逃哪里去?除非逃出去,可是,如果外面的世界真的一片贫瘠和如此可怕的杀戮,那她出去无异于自取灭亡。

    她眼神飘忽不定,最终,低下头,一言不发。

    天魁和她夫妻多年,一下就看懂了她的选择,也低下头,不再言语。

    两个创面都不大,苗雨很快缝合完毕,创面洁净且缝线整齐划一,再也没有此前的血肉模糊狰狞样。

    用绷带捆扎好,在腋下打了个结,大功告成。

    苗雨直立身子,开始收拾东西,放入酒精锅里消毒。

    “好了?”花静好轻声问。

    “禁食4小时后流质饮食,这几天创面不要沾水,禁饮酒、辛辣刺激性食物,不能用力。”

    “好好好,太感谢您了!”花静好由衷的感激。

    苗雨摞起袖子花静好眼神凝固,数条粉褐色交错的疤痕显露,苗雨淡然地瞟了她一眼:“没有条件吃消炎药,让她注意,伤口不要感染了。”

    “好的。”花静好慌乱地收回视线,看向安静地躺着的齐习习。

    “我可以喊傲娇进来,一起抬走她吗?”看着苗雨在用一种奇怪的方式规矩地清洁自己双臂双手的忙碌背影,花静好轻声问。

    “可以。”

    花静好立即出去打开门,客厅里焦急等待中的傲娇,立即跳起来,迎了上去。

    “进来抬人。”花静好简单说完,两人走进书房。

    “谢谢医生。”傲娇礼貌地致谢,苗雨点点头:“术后牵拉痛是正常的,让她不要紧张,三天后来复查一次,七天拆线。”

    “好的。”

    傲娇和花静好两人在苗雨帮助下将齐习习抬出屋子,小肉圆乖巧地开门,躲在门后替她们开门关门。

    “谢谢小朋友。”傲娇和花静好忍不住异口同声地向她致谢,小肉圆小脸蛋红扑扑的,很开心。

    “不客气。”她绵绵的声音让人心都要化了。

    “好可爱。”

    “萌萌哒。”

    两个女人彻底沦陷在小肉圆的笑靥中。

    “医生,请稍等!”临关门前,花静好突然想起,忘了问苗雨怎么找她。

    “我会给你消息。”苗雨关上门,门缝里飘出一句话,而后悄然而去,房子消失在原地。

    看到苗雨没有处置她就直接离开,灵儿一脸喜色,正要开溜,脑海里传来一个消息:“若是还有下次,定杀不赦!”

    她瞬间色变,花静好同一时间接到苗雨通知:建议大家搬到山顶居住,其它细节具体再议。

    她神色一喜,冲傲娇使了个眼色,大家相处久了彼此之间有默契,往往一个眼神就秒懂意思。

    傲娇冲两个男人呼唤:“过来帮忙。”

    神话和求败为难地看了一眼灵儿夫妻,傲娇说:“不要管他们,快点!”花静好也催促儿子动作快点,神话两人这才丢下灵儿夫妻上前帮忙搭手,很快将齐习习送到傲娇客房。

    没多久两个房子消失在原地,只留下齐习习的房子在空中孤零零的悬浮着。

    地面上天魁发愣了半天,才歪头问媳妇:“就这样?”不痛不痒,啥惩罚都没有?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灵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完,看了看手臂上束缚的绳索:“还不想办法处理?”

    苗雨做出邀请是基于长远考虑,这里迟早要被发现,曝光之后,他们本土人必须团结,吸纳友好者,抵抗暴徒,这也是清晨的想法。

    苗雨端坐在屋外十余米处,木头方桌上放着一个古香古色茶具,一溜杯子。

    天空中很快出现了动静,求败和神话的房子从天而降,落在宽敞处,而后求败家中走出一群人,整整八个!

    苗雨眉眼直抽,这家人前世是集了多少福,今世得以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存活于末日。
  http://www.shuquge.com/txt/110906/282741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