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绿萝

    周饶回家找不到了钥匙,但是钥匙却只有唯一的一把,周饶看着眼前熟悉的深棕色大门却打不开,心中着实烦躁,着急的摸了摸自己的裤兜没有,右边没有,左边也没有,我把钥匙放哪了喃?自己今晚睡那啊,踹了踹门,看着旁边的两户的门缝里亮着灯不禁觉得十分失落‘自己应该找个室友的’,之前周饶的大学室友想和周饶合租,却被周饶以‘距离公司太远给拒绝了。’其实那个地方也不是很远,只是周饶孤独惯了不知道适不适合长期让别人进入他的世界。

    过道最前面的主卧里打开了门,看了看又给关上了,似乎是刚才周饶的踹门声惊动了他,看到是周饶就又把门关上了。周饶看到了他越发的着急了起来,他沿着原路返回一路小心谨慎的低着头看着渴望发现一个银色的钥匙圈上面有着一个钥匙和一个指甲刀,没有,没有,周饶越发的着急了起来。

    ‘这该死的钥匙在哪?’他心里怒骂这,看着道路行人都在急匆匆的赶回家,不禁心灰意冷,整个城市都是如此的寒冷,旁边的楼房里闪着灯光,马路边停着一排的车子,感到心中如此无力,鼻头一酸,眼睛顿时有了些湿润,干涩的手掌揉了揉眼睛,把那份湿润抹去,他不允许自己流泪,他已经忘记如何流泪了。他麻木的沿着去公司的道路一直往前走,边走边看,边看边走。

    ‘钥匙在公司里边’他的脑子闪现过一个场景。

    “周饶有指甲刀吗?”公司的一个同事在中午刚吃过饭在休息的时候借走了,他换回来的时候顺手就放到了桌子上,周饶顿时感到有了希望,他刚才心中的酸楚了被希望之火消灭的一干二净,他在这个城市里跑着,似乎自己又有了希望没有了鼻头的酸楚和心中的无力,腿和脚感觉如此有力,他跑的飞快,累了就去旁边的超市去买了一瓶饮料,准备把取钥匙看成是一次夜跑,一次鼓励自己锻炼的机会。

    从超市出来,戴上耳机,准备放一首自己喜欢的音乐为即将到来的夜跑做准备。下午9:32分,屏幕中的字眼让周饶想起了什么。

    现在已经很晚了不知道公司锁门了没有,假如锁门了他还是不能拿到钥匙,他今晚仍然没有定所。于是给周饶给公司的主管发了一条简讯,公司的主管一般最晚走,他和这个主管说过两句话,蛮熟的,他脾气也挺好的,假如没关,可以让主管等一会,假如关了,主管也有钥匙,可以去找他拿也是有希望的。周饶做在商店旁边的马路牙子上,等着消息,耳机里播放那躁动的音乐,让周饶有些烦躁,不听了。

    这似乎是一场博弈也是一个赌注,钥匙在公司,周饶期盼钥匙在公司,假如不在,不没有假如,假如假如不在周饶这个夜晚改怎么过喃?,周饶不知道,也有点害怕钥匙不在公司。五分钟过去了,主管还是没回消息,周饶想着是不是打一个电话好一些,但是拿不定主意,再过五分钟,五分钟后还没回消息就打电话过去。

    周饶焦急的心情一分一分的看着手机里的软件,为了消磨这五分钟周饶想玩会手机,打开这个软件玩了几十秒切到微信看了一眼没有回复,又翻了几十秒再切一眼看微信还是没有回复,,周饶等不及了,下一分钟还没有回复就打过去。

    “喂主管,你还在公司吗?我是周饶,没有啊,哦,就是我家的钥匙漏到公司里了你那有公司的钥匙吗?,公司门口的消防栓里就有钥匙啊,好,谢谢主管,谢谢主管了。”周饶挂了电话往公司跑去,已经距离公司很近了,很近了。

    大概快晚上10点了,办公楼里还有几家公司的灯是亮的,在漆黑的夜晚下,楼里的灯光把天上仅剩的几颗星星的光亮给比了下去。周饶两步并做三步做电梯到消防栓里拿到了钥匙,打开了公司的玻璃门。

    ‘嘣enen铛。’玻璃门打开的声音还伴随着一个轻微的响声很小,就像饼干的塑料包装袋掉落的声音‘嘣,哒’,周尧现在的眼中只有钥匙,如果是钥匙掉到地上或者是有钥匙形状的物体,周饶肯定可以看到,并且跑过去看一眼,但那个声响,明显不是,周饶也就不怎么注意。

    是的,钥匙就在办公桌上的一盆绿萝旁边,周饶看见后顿时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心里的提心吊胆也下去了,在自己位置上坐着歇歇脚喝口水,发现了自己桌子上放了一个很脏的玩偶就像是刚从泥潭里打捞上来的,但是周围又不怎么脏,应该是谁买的玩偶放我这了吧,真丑,周饶拿起来看看,软软的就像是解压球一样,很舒服。

    “哎呦”

    “谁?”‘这么晚了谁还在公司啊,没有人啊,应该是自己又乱想了。

    ‘疼,别捏我了。’

    好像是这个玩偶,周饶害怕的顿了一下,然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他丢了出去,周饶觉得自己是撞见鬼了,很害怕,非常害怕,心跳的很厉害,双腿似乎不听使唤但还是坚持往外跑,拐弯刹车的时候碰到了一沓文件‘砰,哗啦啦啦’不能管,再往外跑,跑到电梯门口,按了电梯按了好几下电梯没来,但是看了一眼旁边漆黑的消防通道,又转回去,着急的看着电梯从一楼开始上,二楼,三楼,四楼,五,公司的门好像没有锁。公司里有鬼,不能去,公司门没锁,晚上有人把东西偷走了,那应该是我的责任啊。

    周饶看了看电梯门里明亮的灯光,与公司那边有着的阴暗。

    ‘没事的,我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我相信唯物主义,没有鬼,不行的,但是我把文件撞倒了,门又没锁,明天领导怪罪下来,对,没有鬼,说不定是有情侣在公司里**,可锁是锁在外边的啊,是自己在瞎想,没事的,没事的,所以的牛鬼蛇神都是虚假的,那是迷信,那是迷信。’周饶把手机的手电筒灯打开,照着前边,边走边害怕,忽然,他脑袋里闪过了一个骷髅头,上面有着腐蚀皮直冲他过来。

    周饶吓了一跳,往后推了两步,退到的有灯的地方,强行让自己定了定神,‘那不是鬼是林正英的僵尸片呀,呵~,自己真蠢,哪有什么鬼嘛,真是的。’提了提自己的胆气往前走。‘我又不用进门,直接在外边把门锁住不就好啦。对呀’走到公司门口没看到锁好像自己顺手放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了,‘真蠢,挂门上不就没事了。’

    还得往里走,‘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如来佛祖,太上老君保佑保佑,保佑保佑。’周饶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放到上面尽量双手合十,默念着保佑往里走。

    到自己的桌子旁边周饶拿起拿起锁头准备往外走,看到刚才的人偶好像晃晃张张的再往自己办工作旁的一盆绿萝里边爬。
  http://www.shuquge.com/txt/111647/282719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