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淋淋的花猫

    “你出现啦?”周饶显得局促不安,就像是上次回来过年被父母安排的那次相亲,坐不是坐,站不是站,显得很是局促不安,双手插在兜里,双眼低下一直盯着自己的黑色帆布鞋,鞋子前面白色的那块有了一些污迹,似乎像一棵树,周饶一直盯着那块污迹不敢抬头。

    “你不是一直想见我的吗?”小儿坐在绿萝最粗壮的枝叶上问道,不过这次小人却不再是黑泥肮脏的颜色。

    “我,哎,是。”

    “你见我想说什么啊?”

    “我。。。。”

    “赶紧说把”似乎小人也有了些脾气。

    “你是外星人吗?,你是从哪来的啊。你会什么功能吗?”周饶鼓起了勇气连续问了小人三个问题。

    “这。”小人听到这三个问题淡黄色的脸上那浅绿色的眉头皱了皱,似乎觉得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这怎么说喃”

    “没关系的,不想说就算了吧。”

    “没事的,我,”

    “族长别说,人类都是不能信任的。”又出现了一个黑泥颜色的小人,似乎是上次周饶看到的,那只

    “没事的,周饶应该是可以被信任的,我们这几天不是已经考察过了嘛”

    “你们考察我?我算是通过了吗?”周饶听到考察并没有感到生气,而是一种考试通过后的认同感油然而生,再加上最近同事对他的排斥,周饶对小人的好感更是倍增。

    “你们可以信任我的,我肯定不会对别人说你们的,你们可信任我的。”周饶看向那名黑色的小人,说道,似乎想要说出自己之前信守承诺的事件,又觉得自己,还书,还钱,帮人之路这几件事,对自己并没有加分。

    黄色的小人,看了黑色的小人一眼,似乎在说“下去,我来应对”当然周饶并没有看到,他只听到黑色小人说的那句“好吧”似乎觉得自己真正的被别人信任,就像特别想要的那份工作,在面试的时候面试官直接说“明天来公司”的感觉

    黑色小人被黄色小人的眼神喝退,从绿萝的职业上面爬了下来,在最靠近绿萝花盆下的一盒黑色巧克力里拿出来了一个,突然又觉得不是很好意思,转头问了周饶一声:“可以吗?我有点饿了。”

    “可以的,就是给你们买的”小人拿着比他还要大的一根黑色巧克力棒,就像是一个人站在一个长了20多年的大树边,时不时的舔了一口一样滑稽。

    周饶在旁边等着,等着小人的回答,时不时的向小人瞟一眼看看笑了一声,眼神就又转回自己鞋子上那大树一样污迹。

    “那个怎么说喃,恩,,,”小人抱着那黑色的巧克力棒,小嘴撇着似乎想要回答自己是谁,这个问题简单的问题。

    “啊,这样吧,我给你讲一个在我们族内流传了很久的一个童话故事吧。”

    “恩,好”周饶似乎有了兴趣,但不知道为什么要听他去讲童话故事。

    “在很久以前,世界上所有的动物都是可以说话的,哪里的种族似乎就像电视上表演的一样,狮子在追赶羚羊的时候会说着笑话去逗乐羚羊,让他们忍不住发笑从而减慢速度,蚂蚁也会因为人类或者其他兽类不小心踩死他们的同伴而大放厥词,虽然他们太小了基本没有什么动物可以听得到他们的声音,但是好像只有植物不会说话,他们好像只会生长。

    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是只是活着,他们没有太多的智慧,只是吃饱了就睡,那时候的动物也像现在非洲草原上的动物活着,羚羊会把老死的羚羊送给当时草原上最雄壮的狮子,狮子也从不食刚刚出生的小羊,万物都遵守着世界上最简单的生活方式生活着,包括人类。

    当时的人类是最会说话的,他们喜欢用漂亮的语言把动物们聚集在一块,一起工作,动物也十分愿意去帮助他们。我的祖先最早也有和一位名叫黄文的人类一起生活过的,当时一起居住的还有一头黄牛和我们的祖先。

    当时的每天清晨老黄牛和黄文和我们的祖先一起去农田帮忙干活,黄牛的力气很大自然是做一些力气比较重的工作去犁地,黄文去帮黄牛去控制那些犁地的扒犁之类的,我们祖先的力气比较小就做一些播种之类的小事,虽然每天都辛苦但是却很幸福。

    每年春天播种,秋天收获收货,是非常幸福的生活,我们每天去工作,累了就歇一歇,什么也不用去考虑,黄文有个姐姐是掌管天地之间的收云息雨的工作,自然我们这里的天气也是风调雨顺的。

    过了几年黄文娶了当地一名叫王汶的女子为妻并产下了一儿子,黄牛也有了一个母牛和一个小公牛,当然我们的种族自然也是壮大了起来。

    每天还和最初的几年一样,每天下地,但是歇的时间却少了很多,黄文和黄牛一起焚烧了他农田周边一些树木,和黄牛一起去开垦更多的土地,他们需要供养更多的生物。

    王汶在家里也是很是勤奋的照顾着整个家族,她每天早上给黄牛准备草料给黄文和我们祖先准备食物,打扫整个屋子,去纺织,在大家的一起努力下,黄文一家成为当地最幸福的地方。

    福气和欲望和懒惰是一起过来的,黄文当时是不清楚的,他们的房间经过休整,拥有最好的,最厚实的茅草,房间也是最宽敞的,冬暖夏凉,之前和黄牛一起挖掘的地窖里也盛满了满满当当的足以吃两年的食物,院子里的小池塘也是盛满了清澈的水,但是黄文一家、黄牛一家和我们也是每天不知疲劳的,很是努力的工作着。

    那是一个夏天的下午黄文的姐姐过来拜访黄文,看望他的两个小侄子,黄文的妻子半个月前又给黄文生了一个儿子,问候着家长里短,最后临走走的时候说了句。

    “我过来的路上看你的庄稼挺旱的,明天你就不要出去挑水了,明天我来下场雨吧。”

    “哎,好啊,这里的天气是够旱的,不过也没关系的,我的身体力还有力气,黄牛的身体里也有,这么多力气都用不完喃。”

    “你明天就歇歇吧,最近这个地方确实没下过几场雨,也是该下了。”

    “哎,你每天需要照看的地方那么多,怎么能照看的过来嘛,咱这个地方啊确实是需要下场雨了”王汶在一遍说道

    “是啊,那我下次再来看你们吧。”

    “快和姑姑说再见”

    “再见”“再见”

    黄文姐姐走后的第二天,天空确实是下起了瓢泼大雨,黄文那天下午和黄牛和我们一起在屋檐下面坐着,看着院子里黄文和黄牛造的小池塘里的水一点一点的升高。

    在院子门口一声:“喵~”引起了王汶的注意

    “有人在吗?喵”一只被打的湿淋淋的花猫站在黄文一家的院子门口。
  http://www.shuquge.com/txt/111647/282719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