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之谜

    烈猫是和黄文姐姐云女几乎是相反的工作,他是给大地上的人们带来干旱。

    “烈猫?”

    “你来啦”

    “你在这做什么?”

    “没什么,天罚,有人给上头告状说你暗中操作云雨,给这多下了几十场雨,让它周围的大地干旱,民不聊生,于是让我在这里呆三年让他们也感受一下干旱。尤其是这家。”说着头像后转了一下看了看黄文的家。

    “什么?天罚!这是我一个人的过错,没有我弟弟任何事的,我去给上头说惩罚我一个人,三年的干旱,他会死的。”

    “他不会,上头已经在惩罚你了,回去吧,好好干,你父亲还是很欣赏你的。”

    “我父亲,是他让你来的?”

    “不,是再上头,你私自操纵云雨的伤害已经无法估量,你快走吧,不能再让别人看见你在这儿。”

    “可是。。”云女似乎很是为难

    “放心,这是对他的考验,记得你是怎么获得神力的吗?”

    “明白”轻笑了一声,眉头也舒展了很多,似乎对黄文一家接下来面对的考验并微不足道。

    “记住,别透露只言片语,今后不允许和他再联系,否则他将只剩下干旱”

    “恩,知道了”云女也不管这个地方是有人聚居的地方,她驾云走了,她也需要给黄文留下最后一点信息,“她来过”,但是她的这条讯息却被演化成灾祸的象征。

    ‘云女来了,又走了,还是没有下丝毫的雨水’

    ‘这里已经被神所抛弃’这两条消息是云女所没有想到的,他的出现也被镇子上的其他人看到,被其他人所接收。

    黄文在春节没有等到自己姐姐后,想着应该是天上有什么事情给耽误了,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好几次但是云女都是直接没有露面,但像春节那样没有回音确实是第一次。现在的他等的也有些着急了,已经农历2月了,平常这个时候大地已经铺满绿色,但是现在依旧黄土漫天,看不到丝毫绿意。

    ‘邦邦邦’

    ‘谁啊’

    ‘黄文,你快出来。’这天黄文正在家中吃着晚饭,想着池塘里已经没有多少水了,明天去镇子南边去拉点水。

    ‘别急啊,这就出来啦’

    镇上的人几乎都站在黄文的门口,看见黄文出来了一位年长的老人,嘴唇上都已经干裂,时不时的伸出舌头来舔一舔。

    “黄文啊,大家今天都在这里也只有一个问题,这里不下雨,已经半年多了,你也知道,庄稼需要雨水的滋养啊”

    “叔,我也不知道啊”,之前春节的时候黄文第二天早上也是给云女烧了一条消息询问是什么情况,照例也把灰烬放到了带有盆子的水中,云女也是丝毫没有音讯,黄文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是很关系,’说不定是去别的地方了’也就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一直到前两天,天上也是没有一丝动静,黄文就开始心焦了,昨天一天给云女烧了11条消息。

    “你给问问啊,我们大家求你了,河水也被越挑越少。到了夏季再没场雨庄稼都会旱死的”

    “我之前已经问过了,可是云女依旧没有回音,我和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没有雨水,我的庄稼也是会被旱死的,可是我也没办法啊,可以从河里挑水用啊”

    “黄文,河水快干了。”

    “什么?不会吧,那么大的河,被挑完啦?”

    “对啊,不然我们大家也不至于来你这啊,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叹了一口很深的气。

    “可以我也联系不上云女啊。”

    “怎么会,你再试着联系联系,说不定是上次云女没有见到。”

    “哎,我这就回去做。“说着转头就要

    “不,在这做,我们大家亲眼看着你做。”旁边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说道

    “对,就在这做。”

    “不行,云女说过,做法只能让我一个人知道。”

    “不,你一定要在这里做,谁知道你是不是要什么阴谋。”

    黄文在那站着,看着眼前曾经那么和善的几位朋友,现在这样逼这自己,内心感到极其压抑与慌乱,他知道自己面对天灾没有丝毫办法。

    场面一阵安静,所有的人都看着黄文,也都在听着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或许一年后就听不到了。

    以往的现在,树上的枯枝已经开始结嫩芽了,光秃秃的树上,在没被风吹掉的树叶下偷偷的长着两个嫩芽,非常可爱,再过几天绿意就像火遇到干草一样疯了似得散播开来,就在一个晚上,就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地里的小麦也开始像草一样在地里疯长,那时候的人们是最有期待的,期待着夏天的麦穗黄了,小麦丰收,在那个时候,男人们常常带着牛在前面走,女人们带着竹篮去捡牛车们掉下来的麦穗。

    “等一下”

    “怎么没有你的故事?感觉这个故事也和你们没有关系啊。”周饶突然问道,他感动这个故事和小人并没有多少关系,只是普通的神话故事。

    “你别着急,我们的故事,这就开始了。”小人说道,好像是说的有点口渴了,爬到周饶旁边的一个白色陶瓷马克杯里面准备喝里边剩下的一些水。

    “喝,我的吧。”

    “恩”小人喝好之后,不慌不忙的,又搬起他那块没吃完的黑巧克力,先咬了一口继续说道

    “我们的故事,需要从黄文母亲和父亲的故事说起,那个时候动物并不愿意和人类共同生活,食肉的把人类也当做食物,或者猎手。

    黄文的父亲在还没有认识黄文的母亲之前,也是在天上坐着收云息雨得工作的,他不姓黄,也没有名字,如果一定有一个代号的话,可以先叫他‘云’。至于黄文的母亲,只是镇子里某一个姓黄的农民的女儿,黄云的母亲在黄云很小的时候得痨疾很早已经去世了,家中所有的工作都只能黄云的父亲一个人去做,过度的劳累,也造成了他的脊背几乎呈现90度的弯曲,日夜的操劳让父女两人日子过的还算平凡。

    一生勤勉也没有饿着肚子,一生平淡,也没有多少故事可说。他这一生唯一骄傲的也就是他的女儿,也就是黄文的母亲,黄云,是神的妻子。

    黄云并没有倾城的相貌或者是令人惊艳的身材,却长的胖胖的,圆滚滚的身材几乎已经分不清他身体上其他的肉的分别,假如把她的衣服脱下,给小牛犊穿上并不显小。

    镇子上的人常常和她开玩笑说:她是没人要的姑娘,不然谁娶回家都会把男人压死,黄云听到了也回骂回去”你他娘的”,也不生气,也没想着控制下自己身材之类的想法,每天总是乐呵呵的,也不发愁。可黄云的父亲却受不了了,黄云当时已经22岁了,再没人要就已经是老姑娘了,常常关注着黄云的饮食,黄云在家里吃不饱,就喜欢找着借口去河边玩。

    爱情这种东西,总是会在街道的转角你看不到的地方出现,或许爱情永远也不会。
  http://www.shuquge.com/txt/111647/282719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