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

    这场雨连续下了三天,下游田地里的庄稼已经被洪水冲的几乎没有了,泥土做的房屋在谁的侵蚀下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水面上还漂浮着几具浮尸。

    短短几天的侵蚀下,这里居民几辈子的辛苦全部都白费,这是村子里的年轻人感受不到的痛苦,他们在洪水到来的时候刚刚推倒了巨石,在洪水袭击村庄的时候,在山上的某个山洞中躲雨,由于年轻也丝毫对脚下的土地感到眷恋,看着他们的父亲或者母亲的哭喊感到不理解甚至是不屑一顾,吃着剩下来的最后一点食物,在村子里晃荡着。

    ‘云’在天上看着大地上人们,哀嚎、责骂,令他感到不可思议。人们似乎在感受着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痛苦,他是第一代诞生的人类,他的身体感受不到饥饿,唯一让他感到困扰的是他的孤独,也是所有神的困扰,已经对所谓的快乐感到厌倦。

    ‘云’决定下去帮助被洪灾摧毁的人类了,不是内心的愧疚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只是出于怜悯,驱散了依旧在下着雨的雨云后直接飞了下去,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

    ‘天神下凡’对整个村庄的人们都是莫大的安慰与欢喜,当然还诞生了让‘云’无法想象的贪欲这是后话了。现在‘云’在这里让他感受到了另一种没有感受过的快乐——在被需要中发觉自己的存在,在一次次帮助镇上的村民清理污泥,修整河道上、在镇民嘴里的‘万岁’与跪拜感到骄傲,自此‘云’便沉沦为‘人’。

    黄云在洪水发动的第六天回来了,父亲的死亡让她感到不安,在‘云’带领人们休整河道的时候她躲了起来,看着已经忘记灾祸的人们,忘记在灾祸中丧失儿女或者父母的‘人’,她在一旁看着,感到了自己的存在。

    黄云在有着血迹的石头旁边坐了六天,前三天她为父亲感到伤心流泪,想着对未来的恐惧,或许是眼泪已经流干了只剩下嘴巴的干嚎让理智回到了她的大脑之中,在第四天的时候镇静了下来,失去了对‘痛苦’的宣泄,让他第一次感受到心脏的跳动,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心’的声音,这么沉重如此痛苦,紧紧捏着心口‘停下来,停下来’,她也掌握不了自己的身体。

    在第五天她听到了另外一种不同于‘心’的痛苦‘饿’,她饿了拖着沉重的脚步与麻木的神情回到家中看到破碎的墙壁与被水冲走的空无一物的房间又增加了另外一种说不清的甚至比心痛还要厉害的痛苦‘脸面’。脸皮与肚皮之间的博弈让她苦苦挣扎着,她也想到了死亡,但是面对死亡的‘恐惧’又给了她另外一种痛。

    身上的各个地方的痛苦与脸面的博弈中,将脸面死死的牵制,为了解决身上其他地方的痛苦只有这样一种办法。甚至在后来镇上的人要求她,强迫她去追求‘云’,她也有了借口——‘为了身体不再痛苦’。

    第六天,黄云从河边回来了,在她的大脑被麻木的时候,荆棘划破了她的衣服与皮肤,衣服上有着红色的血迹,在伤口深的地方肉和衣服已经连在一块了,她把自己的脸皮撕了下来,让鼻子上留下的血滴在用脸皮换取的食物中,这些食物是‘云’在山林里帮着村民摘下来的野果,是让大家共同享用的,黄云并不知道。

    在整个镇子上都洋溢着灾后重建的喜悦的时候,唯有黄云感到刺心一般的痛苦,每天撕这脸皮求来的食物根本不足以让她拥有气力去搭建被洪水冲倒的房屋,她给自己搭了一个狗窝一般大小的房子,可以让她躺在里边。一次次搭建好又倒塌的房屋,一大堆阻拦了街道的泥土,一双双奇怪的眼神,让黄云放弃了拥有自己的房屋‘可以睡觉就足够了’她这样想着。

    洪水之后的第21天,‘云’第三次来给村民送食物了,黄云已经知道了食物的来处,她借着肮脏的衣物与言语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张开了双手。

    “你是谁啊,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云’第一次看见村子里这样一位肮脏的少女,‘在他的帮助下,整个镇子应该是充满幸福与快乐的’

    “快给我食物”黄云对食物的渴求,让她忘记了身上所有的痛苦,表现出来的态度是任何人在‘巨石被推动’前无人敢相信。

    “恩”还没等发放到黄云的手里,食物就已经从云的手里抢过来跑掉,因为在接到食物的最后一刻,刚刚粘好的脸皮又开始滴血了。

    “别理她,她是个疯子”镇上的人这样评价她。

    “这样啊”‘云’对这位‘疯子’产生了厌恶,他塑造的村镇只能有幸福与快乐,假如自己治不好她,就让她滚蛋,是的‘云’对黄云产生了救治的念头,这个念头是让他后悔但又无比赞同的一个念头。

    那天傍晚,‘云’来到了黄云‘家’看着外边的残垣断壁,与像乱坟岗一样的屋顶,‘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黄云,别睡了,你看谁来看你了”几位身强力壮的年轻人走在‘云’的前面帮着引路。

    “他妈的,黄云,别不识好歹,快点。”过了几分钟,某一位年轻人有些不太耐烦了

    “不要这样做,你们先回去吧,我进去看看。”

    “我去把她拉出来。”把衣袖子往上一捋,气势汹汹的就要往里走

    “不要这样,你先回去吧。”‘云’一把抓住了领头的那位年轻人,态度的坚决让他们也放弃了去把住在‘狗洞’里的,黄云给拉出来的想法,于是顺着‘神’的旨意,回去了。

    等他们走后,云走进了几乎荒废的院门,用土墙堆积的院门和里边的房屋一样已经成为松软的泥土,巨大的土堆像坟墓一样堆积,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准把这个地方当做乱坟岗一般,巨大的隆起的土丘,无人看管的院子长满了野草。

    “有人在家吗?”‘云’找不到房屋的门在那,或者说是墓门,只能大声叫嚷起来,虽然感觉有些不符合‘礼仪’,但也是没办法了。

    在院子的东南角方向,一个较小的土丘哪里的发出了一阵儿‘洗洗索索’的声音,就像是僵尸从墓里爬出来一样的,黄云从哪个土丘里爬了出来,这里曾经是她的闺房。

    从没搭建过房屋的黄云,经历过无数次失败后,放弃了修建房屋的想法,只想‘活着’,她在曾经自己住的地方,挖了一个洞,自己钻了进去,起码算一个‘家’。虽然这个家,只要一不小心就会再次坍塌成为她的坟墓。
  http://www.shuquge.com/txt/111647/282719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