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肉

    黄云自从她的洞穴爬出来后,就直挺挺的站着,等候发落。‘云’此番过来的目的就是让她‘远离’,他所在下世所创建的天堂,但真正站在‘罪恶’之人的面前,却又说不出口她的罪状。

    “你的房子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不会修。”

    “没人帮你吗?”

    “没。”黄云冷漠的态度,让‘云’颇为不快,但是碍于自己的面子(在镇子里所建立起来的自己的形象),但脸面上还是用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随着就走出了院子,

    之后时常过来,帮忙搭建屋子和院墙,院中已有搭建房屋的材料只是被水冲垮了,‘云’天生神力也有控水之力,不到几天时间整个屋子已经成为镇子上最好的房屋,那时自然没有青砖黄瓦,泥土铸成的简易房子,墙体建的比其他房屋墙体建的厚实一倍有余,就像长方形的山体在里面掏了三个椭圆形的窑洞,四周有着云精心雕刻的‘云朵’形状的中间镂空的排水石,在村镇中十分醒目,因为他也是平常房屋的两倍高度。

    ‘云’对镇子上这座最好的房屋,并且是自己亲手搭建的深有好感,闲暇时光总围着院墙看着自己的杰作,镇上的村民也时长对他进行恭维,更令云高兴了,但是私下人们的议论是传不到云的耳朵里的。

    “你说,‘神’为什么偏偏为什么给她建?”

    “估计是施了什么妖法吧。”

    “我觉得是‘神’看上她了”

    “不可能吧,就她?”

    谈论这番话话的是镇子上的一些年轻人,在‘云’来之后,卖弄这自己的力气,帮忙建设村庄的时候给自己的宅子扩了扩,帮忙划分田地的时候,也多画了几分,‘云’虽然有来这个地方,却也是不常来,之前就有报告被虐打的,黄云家的地方也没有挨着他们,土地也被他们自己给划分完了,帮忙建设这个事,有几位想打黄云身子的‘年轻人’提到过被打出远门后,再也没人管这个‘疯婆娘’了。

    黄云看着自己的院子搭建起来后,从泥堆里清洗了几件之前的衣服,穿起来很宽大。短短十几天的时间让黄云瘦了十几斤,脸上总是带着消沉,总有让人感到怜惜的感觉。

    着黄云房屋建起了后的第一天起,这里每天都要大量的人群过来参观,络绎不绝的人群让这里成为镇上最繁华的地方,他们除了过来参观‘神’与神的作品之外,他们除了看‘云’的伟大作品之外还看到了一位似曾相识却又十分陌生的美丽女子,她就住在‘神灵’所搭建的房屋之中,她的美让人怜惜,在第一次见到过后就再也忘不了了,在‘云’不在的时间里总有一些男人、老年的、青年的在这里送着食物,老年的想保佑自己平安,青年的总想一沾芳容。

    不多时‘云’来的次数从一个月过来6次到一个月过来4次3次、1次甚至有连续两个月也不过来一趟。

    大地上的人们渴望有这样一位可以依赖的,具有强大能力的‘神’,他们渴望吧这样的一位‘神’留下来,在一处阴暗的屋子里,发生了这样的讨论。

    “是不是黄云那个娘们,留不下‘神’?”

    “估计当时只是‘神’可怜她,没什么关系。”

    “没啥关系,那我就要了,我婆娘刚好在洪水中过世了,黄云那婆娘真之前都没看到真是俊啊”

    “别,我有一计,可保咱们世代皆受‘神’的庇护。”一位脑袋顶着几缕白发,眼神中重满了的精明与狡猾是一些愣头青年期小伙子们比不了的。

    “怎么干?”

    “这需要黄云的愿意。”

    “不需要,既然是为了咱们村镇是时代代的繁荣,她没有理由拒绝的。”

    “那好,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趁夜,他们去黄云的屋子里,承诺了一些事,留下了一些东西,可以把‘神’留下的白色粉末。

    过了几个月‘云’来到这个地方放雨后,被村镇里的人邀请下来,在他自己搭建的房屋院子里,供奉最新鲜的果蔬,与镇上的人们共享丰收的喜悦。

    “快,把他送到,黄云的屋子里,药效要发作了。”

    黄云看着几位镇子上熟悉的人,站在门外听着自己行房事,感到无比恶心,感觉自己之前粘上的脸皮早已丢失,脸上早已结痂,只是心和胃感到痛苦,但是有什么所谓喃?我只用这一次,给神产下一子,就可以不用再做工,不用在受屈辱,她忍着痛与心里翻起的恶心,她也没有力气反抗‘神’的气力。

    天亮,‘云’清醒了神志,看到自己所做的一切。

    他是第一代’人‘,在繁衍后所有的;人的能力不断下降,没有第一代的能力,虽然云,把’人‘当做蚂蚁一样戏耍,但任然改变不了他是’人‘的祖先的事实,’他和后代‘发生了性关系,他跑了,不想再来这个地方。

    云,离开后的第一年,黄云生产了一女,女,生产时天气雷雨下了三天,生下来便可口吐人言,过了一年黄云又生产一子,镇子上不知道是谁的。

    第三年’云‘回来了,他得到消息,自己拥有一对儿女,可黄云却是’疯‘了,他的身材松松垮垮的,没有之前的苗条挺拔,脸上挂的泪痕更深了,在’云‘回来的第4天,便已投河自尽,云和黄云的接触不深,却很感激她为自己生产一对儿女,让自己的人生不再孤独,从此他便称自己为’云‘,也是方便儿女可以记住自己的母亲。

    云回来之后的第六天,带回来了一块肉,这块肉没有一丝血迹,软趴趴的,血黑色一般的假如要用现在的物件相比就是不仔细看就是老鼠一般,只是少了后面长长的尾巴,这便是盘古肉。

    云将此物分为两份递给两人,云女生性活泼、胆大张口就吃起了,可黄文却胆小、生性多疑,对着这块似肉不是肉的难看玩意实在是不忍下口。

    ‘肉动了。’

    ‘你快些吃吧,一会它就活过来了。’云女刚吃完这块‘难看肉’心声欢喜,觉得自己的身子轻盈了些,感觉有使不完的精神与力气,听到这位刚回来的父亲说道这句话,不由得呆住了身子。

    ‘它真的活了。’黄文看到手中这块‘难看肉’自动分为一块又一块,从里面诞生出一个又一个小之又小却和黄文长的类似的小人出来。

    ‘哎,看了你是没有这个福气了。’

    ‘爹爹,这些是什么东西?’

    ‘你听说过盘古大神吗?知道,相传原来的世界一片混沌,盘古大仙在混沌中诞生,以手为刀劈开混沌,轻盈的东西上浮成为天空,厚重的东西下降成为大地,盘古大仙害怕天地变回原来的样子就手撑天,脚踩大地随着天地生长。’

    ‘不错,那盘古大仙之后的去哪里了你可知道?’

    ‘我知道,盘古大仙化成万物,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头发胡须变成了星星,他的身体变为三山五岳;血液变成了江河,世上的一起都是盘古大仙所化。’云女抢在黄文前说道

    ‘不错,可‘气’去哪里了,轻气上升形成天空,浊气下降形成大地,倘若万物由气所化,盘古大仙也化为气,岂不是世上仍然是一片混沌,只是扩大了一片区域就是了’

    ‘那盘古大仙开辟天地后去了哪里’云女机灵的问道

    ‘化为了你我,盘古大仙开辟天地后,万物稳定,可世上只有天地、昼夜,盘古一人孤做在天地之中,他有无尽的生命,也有无尽的神力,可也有无尽的孤独。终有一天,盘古大仙以手为刀,用着劈开天地的气力,杀死了自己。他要扫尽这世上的孤独,他要将他自己无尽的生命与神力化分万物。

    我是诞生出来的第一批生命,是盘古大神割下自己的大腿肉捏造出来的,和盘古大神一样拥有无尽的生命。

    盘古大神做出第一批动物之后,他又按照这自己的想法捏造出了世上千奇百怪各种动物,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盘古用完了他的一条大腿之后不满足仅用双手捏造动物,他选择让自己身上所有的肉自己分化,可盘古大神的身子岂能是几亿年就分化消失的,刚才拿过来的便是盘古大神的肉,吃了便可长生和我一起在这世上玩乐。’

    ‘云,拿过来的盘古肉分化出来的小人就是你们吧。’周饶说道

    ‘是的,我也是听黄文说的这件事’

    ‘那之前吃了盘古肉会发生灾祸吗?之前烈猫说的成神会有灾祸,难道吃了盘古肉会有灾祸吗?是怎么回事啊’

    ‘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倘若你愿意,明晚再过来,我给你讲这个故事。’
  http://www.shuquge.com/txt/111647/282719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