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确的选择

    蒋乐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这群怪模样的小人会这么信任周饶,会说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蒋乐很小心的保留自己内心的这一份疑惑去保持自己独立的判断,让自己不去沉沦在这样的一段故事中。

    许多年后回想起这一夜的故事,她说:“就像是民国时期自己潜入国民党的内应一样,将别人所说的每段文字都很认真的记忆下来,但是却对每段文字都保持怀疑的态度,但是文字听多了也就相信了。”

    回到小人讲故事的那天夜里

    “你们活下来了对不对,之前你说的祖先就是你们自己对吧!”

    “是的,在黄文回到家的时候,他眼神中的凶狠,让我们保持畏惧,他尽全力的向我们跑过来,他虚弱的身体根本不能支撑他大幅度移动,他摔了两次,嘴里嘟囔着‘吃了什么就能活命’之类的话”

    “吃了你们就能活命”周饶就像是小狗拼命的摇尾巴想获得主人赞赏一样,抢着说出了这句话。

    小人害怕的哆嗦了一下身子:“好像是这样”

    “之后怎么样了?你们肯定跑掉了吧”

    “跑,跑,跑掉了,我们对土地拥有天生的亲和力,可以立刻钻到土壤里消失不见的”

    “之后喃?之后怎么样了?”蒋乐脸上表现出来的激动,眼神一闪而过的欲望让小人察觉了。

    “之后我们就一直在这里过着隐居的日子,等粮食丰收后我们取一些你们这些‘大人们‘不要的粮食颗粒,吃一些存一些,我们不是小偷,之前我们自己也尽力种植过一些庄稼,不是被‘大人们’当做发现的没人要的庄稼,就是当做杂草一样被除掉了,我们太小了去真正的野外我们活不过一个夜晚的。”小人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对自己的无能很是羞愧。

    “那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喃?似乎你居住的地方应该是农村啊”

    “这里就是农村的,只是被开发了,没人在这里种庄稼了,种了一片片的高楼,我们找不到一点吃的。”

    “没事的,之后我给你们带吃的啊,有我一口吃的就饿不到你们。”周饶想起电视上的某个主角说的一句话,很是自信的说道

    “谢谢你啊”

    “都是小事,哈哈”

    “快一点了,你们明天不上班吗?赶快回去吧”

    “也是,周饶咱们走吧”蒋乐

    “哎,你们小心点啊,别被人发现了,不是所有人。。。”

    “我知道的,谢了,赶紧回去吧。”

    两人坐上电梯

    “你觉得它说的是真的吗?”蒋乐问道

    “肯定是真的啊,他们自身就是证明,你之前见过类似的物种吗?”

    “没有,可是他说的都是神话故事啊!说的还都不对”

    “说不定神话故事才是真正的历史,科学家证明了我们是从哪来的吗?可小人证明了,对吗?”周饶

    蒋乐似乎对周饶的这句诡辩没有想到答案,也就不说任何话,出电梯后和周饶打了个招呼就拦了辆出租车回家去了。

    假如感情之间的升华是朋友之间共同经历一些故事,那周饶和蒋乐之间的故事估计是事情过去后就各自忘记了。

    周饶每天晚上依旧去公司去听小人讲述他经历过的故事,蒋乐好像忘了这件事一样,晚上再也没有到过公司,直到一天,周饶发现蒋乐在偷偷搬了一盆一模一样的绿萝在自己晚上回家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去了公司。

    “蒋乐,你干嘛那?”

    “我,我给他们他们换个家”

    “你想把土行孙公布于世是不是?”周饶和小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总是小人小人叫的也不是很方便,原来黄文给他们的名字皆都一一舍弃不用,于是周饶就给他们起了种族和各自的名字。

    “不是,我只是想看看他们”

    “你别骗我,我虽然比较蠢但是我不傻。”

    “好,周饶,我也不想瞒你了,我一个朋友认识一个人愿意买下这几只小人,出价五千万,他就想名扬天下、青史留名一次。”

    “放屁,你是不是说了,吃了小人他就会成神生仙、万年不老”

    “周饶,你成熟一点好不好,它说什么你就信吗?说不定是东拼西凑个故事出来就是骗你的信任的,还说不定它是被什么东西辐射出来的也说不定。”

    “你就是爱钱、虚荣,那是我朋友,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带走的。”

    “周饶,我是爱钱、是虚荣,可是你能告诉我,你未来的规划吗?一生去保护那个没什么用的小人吗?

    我知道你之前喜欢我,你上班时候偷看我的眼神还能再明显一点吗?咱们一起把他送给那位朋友五千万你我各分两千,之后去世界各地旅游,去投资,不比你现在强?人要有规划、要懂得现实,现在那个姑娘愿意跟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只喜欢那个愚蠢故事的?”

    “可,那是朋友啊”

    “朋友可以再交不是吗?我也是你朋友,不是吗?而且那位老板很有钱的,你朋友不比现在过的好吗?”蒋乐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周饶,一股不服输与倔强的眼神让周饶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

    “你可以回去想想,多会咱们两个拿着四千万去意大利好不好,我想去很久了,那里好漂亮的,我把视频发给你看看。”说着掏出手机,把一段收藏好的视频放到了周饶的眼前,里面水天一色的蓝天与海水与隐藏在森林里的尖顶城堡,周饶躲闪着,把自己的眼神看向别处

    那似乎是恶魔手搭在他的肩上慢慢的在他的耳边呢喃着一件又一件的美好,和他一起走向欲望的泥沼。

    “我想先回去了”

    “恩,回去好好休息呀,有什么事给我发信息啊,你呀,别总像个木头一样,知道吗?”说着帮着周饶整理这并不合身的少了颗衣领扣子的已经不能再站起来的衣领。

    “我喃,就等你想好了,咱们再做未来的打算”

    “哎,那我就先回去了”

    “你不送送我吗?现在已经挺晚了喃”

    “哦,你打车回去吧,你家离着也不是很远”周饶现在心情是说不清楚的,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选择,一面是通往未来幸福港湾的直通车,另一面是可以诉说任何事的真正朋友。

    周饶的自己不敢说:倾向于第一个选择的,面对自身内心另一个我的谴责:‘你这是贩卖人口、别人把你卖了你愿意吗?’

    ‘如果是卖给那个老板应该是愿意的吧!之后就衣食无忧了’

    ‘你真恶心’

    ‘对啊,如果我愿意,那小人他们肯定也是会愿意的,我去让他们自己说愿意不就行了’周饶兴奋的从床上坐起来解开自己还没脱下的衣服想着过些天就不用再上班,天天自己想做什么都可以了,蒋乐还在自己身边,可以去环球旅游、可以开自己的一家咖啡厅,周饶意淫着自己咖啡店的装潢与蒋乐身着比基尼的样子与自己未来的规划。

    周饶纠结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可等他意淫结束到睡觉的时间却已经都后半夜了,第二天他的生物钟和闹钟并没有叫醒他的,顺手摸手机睁眼的时间已经是9点10分了,上面有两条未接来电是主管的,不慌不忙的起床回了个电话说自己睡过头了,磨磨唧唧的吃了个早点,破费的叫了个出租车。

    上班期间,蒋乐时不时的过来看看他,让周饶很是受用,他很久没感受到‘被需要’的感觉了,徐晃的回答蒋乐的问题,但还是被察觉出周饶的答案。。

    晚上,蒋乐破天荒的走到周饶的办公桌旁边叫他,一起下班、一起吃饭,惹得让办公室里的男士们一阵嘘声,让周饶的虚弱心再次被满足。

    今晚,他们要等一个答案,或许是一个已经明确了的答案。
  http://www.shuquge.com/txt/111647/282719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