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商遗 >第一卷●商遗顽民 第八十三章 两只狐狸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卷●商遗顽民 第八十三章 两只狐狸

    宫九死了,死得消无声息,哪怕是他那被劈成了两片的尸体,在城北的一个小胡同里丢了三四天,也从未有人出来过问此事。

    一场雪下了一尺多,宫九的尸身被一群野狗从雪地里刨出来,撕扯成了不规则的碎片。那些野狗成群结队的,将那些像冰疙瘩的尸身碎片生吞活剥了。

    阿奴斜躺在豹皮褥子上,吃着羊肉,喝着酒,眼光有些迷离。

    肩头的伤很重,宫九那一剑直接将他的肩胛骨钻了一个洞。至于头皮上的伤倒是无所谓,反正阿奴那颗乱蓬蓬的黑头从来不起眼,缺了一片头皮还是乱蓬蓬的。

    金寡妇担惊受怕了两天两夜,生怕毒龙帮其他人来杀了阿奴,阿奴却很坦然,该吃吃,该喝喝,就好像以前他完成任务后那样,时不时让金寡妇的爪子抓他粗壮的脖子。

    金寡妇喂完鸽子进来,抖落了身上的雪,皱着眉头,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咱们家的鸽子少了二十几只,都是最好的鸽子,是不是让人给顺手摸走了?”金寡妇说道。

    “嗯。”阿奴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

    “麻雀黄莺啥的,一只都不少,单单少了鸽子,你说会不会是猫叼走了?”金寡妇麻利地收拾着屋子,问道。

    “不知道。”阿奴喝着酒,好像在思考。

    “奇怪,鸽棚在最里面,应该最安全啊,猫进去也是应该先叼走那些更加肥大的斑鸠,或者叼走那些饶舌的黄莺,怎么偏偏就把咱们家的鸽子给叼走了呢?”金寡妇絮絮叨叨地说着,一屁股挤到了阿奴身边坐下。

    阿奴向旁边让了让,金寡妇却又向跟前挤了挤。

    “阿奴。”金寡妇低声说道。

    “我肩膀疼。”阿奴吃了一口酒肉,含含混混地说道。

    金寡妇的屁股终于不挤阿奴了,她起身弄了一盆热水,要给阿奴清洗伤口,阿奴却说道:“不用换洗了,伤口结疤了,不敢沾水,否则就烂透了。”

    金寡妇却不管,清水里捞出一片麻布,随便拧了拧,开始给阿奴擦洗脸、耳朵和脖子,弄的阿奴痒痒的,不停地缩着脖子躲避。

    “我说阿奴,你怎么这么不操心呢,家里的鸽子都少了二十几只,你竟然一点都不关心!”金寡妇有些沮丧,那些鸽子可都是阿奴亲手交给她,让她当成自己的闺女一样喂养的,平日里就算是掉一根鸽毛,她都要心疼半天的。

    一下子弄丢了二十几只鸽子,金寡妇恨不得自己变成阿奴的鸽子。

    ……

    在暖和的豹皮底下窝了三四天,外面的雪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积雪太厚,压得屋顶簌簌轻响。

    阿奴伸手推开像猫一样挤在他跟前的金寡妇,慢慢坐了起来,裹紧了羊皮夹袄,戴了一顶狐皮帽子,想个笨拙的猎人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鸽子都回来了,自己钻进了鸽棚,正咕咕咕地叫唤着啄食。

    看见阿奴进来,那二十几只鸽子争先恐后地扑腾着翅膀奔了过来,轻轻在阿奴脏兮兮的手背上擦着嘴巴。

    阿奴笑了,很真实的那种笑,除了郭羊和鸽子,谁都没看见过这个男人毫无掩饰的笑脸。

    “嘿嘿,小家伙,来,亲一个。”阿奴捉了一只鸽子,将自己胡子拉碴的嘴巴凑了过去,却遭到了剧烈反抗,那鸽子使劲摆动着脖子,试图躲避阿奴的那张臭嘴。

    “哈哈,还是这么捣蛋,还是害怕我的胡子扎你的小脸蛋么?”阿奴没有太过坚持,从那鸽子腿上隐藏的小环里抽出了一小卷布帛。

    “嘿嘿,阿土这个兔崽子,到底还是有脑子。”

    “阿长这小家伙,也不赖啊,嘿嘿,不错不错。”

    “阿元的……总算还行,不辱使命。”

    “最笨的阿笨,现在也长大了,羊羔子终于变成了猎人。”

    ……

    阿奴面带笑意,就好像当年他将那些少年送出天水寨时一样,语重心长,像个父亲那样,拍着他们的肩膀,千叮咛万嘱咐。

    阿奴当年将这些狼崽子当成了种子给撒出去,现在,该到收获季节了。

    每一只鸽子带回来的消息都令人满意,除了阿酒的。

    那小子现在成了毒龙帮老大身边最大的红人,却也是最不自由的一个。他好像遇到了麻烦,只来得及写了半句话,就赶紧将鸽子放回来了。

    “斩草除根……”阿奴眉头渐渐紧蹙了。

    阿酒传回的消息只有四个字,后面有个潦草的图案,好像是手已哆嗦乱画的,又好像是某种隐秘的暗示。

    “斩草除根?臭小子,到底什么意思?”阿奴将那团布帛捏在手里,慢慢出了鸽棚。

    金寡妇已经起来了,撅着屁股在收拾房间,两个人在家里窝了好几天了,炭火的味道,羊肉的膻腥味儿,混合着兽皮特有的味道,再加上其他味道,让屋子里的空气很浑浊。

    “刚我去看了,鸽子都够,应该是你数错了。”阿奴一进门就说道,跺了跺脚,将兽皮靴子上的雪弄掉,又转身出门了。

    “早上喝羊汤吗?”金寡妇忙着收拾屋子,头都没抬地问道。

    阿奴没有吭声,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

    “斩草除根?”捏着那一小片布帛,郭羊也是眉头紧蹙,这没头没脑的半句话,他已经凝视了半个时辰了。

    “阿奴。”郭羊突然说道。

    “少爷。”阿奴应了一声。

    “谁是草?”郭羊抬起了头,问道。

    “草?”阿奴沉吟着,“指的是……燕?”

    “那谁是根?”郭羊继续问道。

    “根……”阿奴瞅着郭羊手里的那一片布帛,双眉紧蹙,却毫无头绪。

    弄死燕白飞,连窝端掉毒龙帮,将南燕之地秘密转化为自己的一个据点,这本来就是郭羊的意思。表面看来,燕白飞自然就是草,王宫地下宫殿自然是根了。可阿酒匆忙中传出的消息肯定要比这些重要,起码,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阿奴,取一张兽皮来。”郭羊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

    阿奴很快就找来了一整张豹皮,同时,他还取出了一根木炭棍。他知道郭羊想干什么。

    等阿奴将那张豹皮铺开,郭羊捏起了木炭棍,开始在没毛的那一面慢慢描画了起来。

    郭羊画得很仔细,将那个看起来很潦草的图案原样放大,不放过任何细微的变化,一丝一毫都没有遗漏。

    随着越来越多的线条被描摹、放大,阿酒传来的那个图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那些看起来很潦草的线条,放大后变成了山川、河流和道路。那些看起来着墨较重的地方,放大后变成了宫殿、甬道和一些奇怪的图案。

    “这是地图!”阿奴吸了一口凉气,满脸都是兴奋之色。

    一幅图花了郭羊将近两个时辰,他丢下木炭棍,长长吐了一口气,额头大汗淋漓,脸色也隐隐有些苍白。

    阿奴将那一整张豹皮挂在了墙上,点起了两三盏羊油灯。

    “燕子,你来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郭羊接过阿奴递过来的一爵酒,灌了一大口,这才一屁股坐了下来,有些疲惫地说道。

    正在忙着整治饭菜的燕子闻言,走了过来,盯着豹皮上的图案,眉头紧蹙,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好像是王都一带的地形图,但看着又不太一样。”

    郭羊微微点了点头,盯着那张地图,陷入了沉思。

    ……

    一顿饭吃得很沉闷,郭羊皱着眉头,食不知味地将那些精致的肉菜塞入口中,胡乱一嚼,便囫囵吞入腹中,对燕子的横眉冷对混不理会。

    阿奴先陷入了沉思,饭菜吃了没多少,酒倒是喝了不少。

    “其他的狗刺都拔掉了吧。”郭羊突然问道。

    “嗯,拔掉了,少爷。”阿奴说道。

    “拔掉一枚狗刺,就得再插进去一根,否则,就失去意义了。”郭羊说道。

    “是,少爷,那些狗刺的位置都换成了我们人了。”阿奴说道。

    “那就好。也该到伤口溃烂的时候了。”郭羊淡淡说道,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那张豹皮上的地图。

    “放心,阿土他们做得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好,那些伤口不仅已经开始溃烂,而且,有害的毒液已经顺着血管渗透到了整个南燕国了。”阿奴也盯着那地图,说道。

    “嘿嘿,阿土、阿长、阿元……这些臭小子越来越有本事了。”郭羊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容,温暖而柔和。

    “就是涨本事了,等这边事情了结,就可以干点大事了,他们现在可都是能够独当一面了。”阿奴也笑了,像个严厉习惯了的父亲,突然绽放出的笑容依然带些僵硬。

    “浑水摸鱼,这是我们的长项,让他们各自小心。他们每一个人,可都是你我的心头肉啊。”郭羊站了起来,端了一爵酒,走到豹皮地图前两三步的位置。

    “光会浑水摸鱼还不行,我要求他们还要学会趁火打劫。”阿奴有点高深莫测地说道。

    “你这个氐人的部落首领,真是一条老狐狸,比那个孤竹国的殷颂还令人意外。”郭羊转首,看着阿奴那张黝黑而憨厚的脸,笑着说道。

    “少爷过奖了。”阿奴喝了一口酒,“我是老狐狸,你也是老狐狸,就看能不能斗得过那条毒蛇。”

    “别忘了,还有一只老虎!”正在收拾饭桌的燕子插嘴说道。

    “虎?嘿嘿,一只病猫而已。”郭羊微微一笑,说道。
  http://www.shuquge.com/txt/111654/283983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