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丁薇记事 >第三百章:老王指点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百章:老王指点

    白秀娟和丁海洋的想法,丁薇是一概不知。

    说实在的,就算知道了,这会儿也没工夫搭理她们。

    她在学校正忙得团团转呢!

    别看五一假期刚过,该玩的人还没收回心来,但对于她而言,五一假期只是有了七天码字的时间,总算将《交换人生》大结局了。

    但是等到开学,新文还没来得及想,这头老王的独家看中,又让她觉得肩膀承受不起。

    岂止是肩膀承受不起,感觉生命都快承受不起了。

    老王今年有新想法了。

    不让她讲李白白居易陶渊明谁谁谁了。

    而是就古诗词中提到的某一个场景,让她发散思维写。

    什么“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什么“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再不行的话,“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听起来这么一句诗,扩展思维写一下,很简单,是不是?

    ——呵呵哒。

    小看老王,你就输了。

    ……

    老王是叫每句写一个分析吗?

    啊!(此处土拨鼠咆哮)

    是他圈出的所有句子,哪怕风牛马不相及,也一定要圆融的引证在一篇论文里!

    说实在的,这跟专业没有丝毫关系,也不是啥正儿八经的教学方法。

    但是老王腹有诗书,肚子给的墨水比丁薇吃的米还多。

    因此,她就算再是不堪重负,面对这样的拳拳爱意,也还是捏着鼻子硬着头皮在图书馆里刚。

    资料都不知道翻了多少本了,俨然比未来的女企业家陈思雨还要神出鬼没,友谊的小船岌岌可危,这才总算搞定了手头的又一篇文章。

    丁薇只觉得好累。

    而之所以友谊的小船岌岌可危,是因为跟她做朋友,危险性太大了,冷不丁哪天就被老王叫起来一块回答问题,布置作业……

    这真的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这段时间,哪怕最黏人的白珊珊,都不肯跟丁薇坐的近了。

    呵呵。

    塑料姐妹花情谊无疑了。

    ……

    “挺好的。”

    老王特意将她叫进办公室。

    他年纪大了,总是盯着邮件挺累的,所以习惯性把需要认真看的文件都打印下来。

    总之,丁薇的作业每次是一定会打印下来的。

    这会儿,他手里捏着一沓纸,正对着面前的丁薇仔细分析。

    “……你的优势在于,不管给你划都多么多的句子,最终你都能圆融地融进同一个故事里,而且没有一点生硬感。”

    “但是有一点……”

    “你对于这个战争场面,或者其他一些大的场景的刻画,实在有点太片面了。”

    “是,我承认,中国古代历史的战争,总的来说就是在我们的版图内争来争去,是不是听起来没有什么劲?也没有近代的世界大战刺激?”

    丁薇赶紧摇头。

    开玩笑。

    就我国古代的战争,三十六计各种套路写都写不明白……

    这还叫没劲?

    难不成写中世纪,一个村子一个国王的故事吗?

    ……

    但没等她说话,老王又接着分析道:

    “但越是这样,值得写的就越多。”

    “我不是给你介绍历史系的老吴吗?你最近有没有到他那里去学习?”

    “这里,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故事写的很好,但战争的残酷性并没有完全表露……”

    ……

    丁薇在旁老实的听着,这会儿眼神跟着老王的笔在纸上走来走去,没有半点走神。

    老王说了一堆,这会口干舌燥的喝了口水,然后问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要求太多了?”

    “没有没有。”

    丁薇赶紧摇头。

    说实在的,学校老师对自己是好意栽培还是恶意折磨,这其实是很容易明确感知到的事情。

    只要不带任何偏见,基本上能猜个七七八八。

    老王从一开始就对她进行施压,难道是闲着无聊想刁难学生吗?

    如果他们学的这不是冷门的中文系,而是热火的金融之类的,被教授这样看中的学生,哪一个不是欢欢喜喜?

    丁薇诚恳的说道:“我知道教授在指点我。”

    ……

    “嗯。”

    小姑娘这么识趣,老王心里也高兴,这会儿为微眯起眼睛,总觉得心里挺骄傲的,他忍不住透露心声:

    “你呢,之前听你的意思,是打算把写作这条路子当做一生的事业来做。”

    “我看过你写的故事,很好,很有意思。”

    老王这句夸赞是真心实意的,如果不是那么有意思,杂志社又怎么会连番给出高价呢?

    但他作为老师,却不能让学生满足于此。

    ……

    “但是时代在发展,你的思想也在进步。”

    “如果你的文风一直保持这个样子,恐怕未来有一天你会厌倦。”

    丁薇睁大眼睛,有点不明白。

    老王叹了口气。

    “你的其实我都看了,我的意思,不是说你写的不好,文风幼稚。”

    “其实以你如今的年龄来说,你的故事内核是非常成熟的。”

    “但这份成熟,偏偏没有积累够足够的底蕴。”

    “你的故事框架看似庞大,但实际上却没有足够的骨肉去支撑。”

    老王认真的分析道:

    “丁薇,二十岁,你写这样的文章可以说是成熟,引领一个时代潮流。”

    “三十岁,你还在行业顶峰,甚至可能已经赚下不菲的身家,未来不愁。”

    “四十岁,可能你全国知名。”

    “那五十岁呢?”

    人生难道仅仅止步于此?

    ……

    事实上,老王也是爱才惜才。

    时代在进步,原先,大家是因为爱好,所以才选择了不同专业。

    但放在如今,大家看重的却是前景。

    中文系作为明大一个可调剂的专业,每年好多个学生都是因为怕录取不上,所以才选择可调剂,最后不分配到这冷门专业来。

    这一点,他跟历史系的老吴颇有共同语言。

    如今,看到一个正正经经搞文学的学生,忍不住就想多指点一些。

    ……

    老王语重心长。

    “五十岁的时候,要么你重新有了别的爱好,就此封笔。要么,你的故事还是这样子。”

    他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可能会说,年龄在增长,你也在进步。”

    “但是丁薇,我得告诉你,从这半年以来你的论文来看,你欠缺的,依旧没有补上。”

    看着丁薇略有些迷惘的眼神,老王又叹了口气。

    ……

    “其实,这也是我个人的浅见。”

    “我年纪已经大了,或许不够了解你们如今的爱好,说的都是些传统文学基本的重点。”

    他的表情突然有点感伤。

    “老王我这辈子,除了正儿八经的文章,还没写过故事呢。说不定有些想法实在落后,还会让人笑话。”

    “你呢,就选择性的听一听。觉得有道理,咱们分析分析,按这个方向去进步。”

    “有些觉得不认可的,你回去写个报告,咱们还是得分析分析。”

    丁薇:……

    分析啥呀?必定是都认可的。

    她赶紧摇头。

    “不不不,教授,您说的非常有道理,这大半年以来,我所有的进步都来源于您的指点。”

    这倒不是逃避做报告,而是内心真实的想法。

    她已经明白老王的意思。

    ——他所说的提升,并不是指望丁薇以后能拿到诺贝尔奖什么的。而是希望她能有足够成熟的世界观,和足够严谨的框架。

    可能对于网络文学来说,这些可有可无,都排在故事性和节奏性的后面。

    但对于一个真正写文章的人来说,这却是她需要具备的最基本的素养。

    丁薇的阅历足够,看过的题材也能成为她如今脑洞的重心。

    但是对于历史和文学,上辈子,她却真的没怎么了解。

    这方面确实薄弱。

    如今能有这个成就,只能说天分在此,老天爷赏饭吃。

    如今,也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

    她这样说,老王也很欣慰。

    就算当老师的是一番好心,可也得学生自己认同,那才是真的好。

    而且丁薇这孩子乖乖巧巧,也没有因为取得一番成绩就骄傲自满,反而越发虚心。

    布置的作业都认认真真的完成了。

    试问,哪个老师不喜欢这样的学生呢?

    他笑道:“你呀,别嫌我啰嗦和作业多就行了。”

    丁薇:……

    艰难忍住一句“嫌弃”。

    没别的,就想哭诉一声,作业真的太多了!

    QAQ

    ……

    然而老王却忍不住被她虚心的态度,引得说的越发多了。

    “没事儿的时候,专业相关的课程什么的都去听一听,非专业的也可以多积累积累,对于你的写作道路总不会有坏处,反而会增加文章的专业性。”

    “我想,一本好书,除了让人觉得看起来好看之外,能够真真正正引导人们去往更好的方向前进,这才是最终宿命,对不对?”

    他感叹着。

    “甚至,哪怕有人看了你的一本书,心有所感,在路上随手捡起乱扔的垃圾,这就是一种好的引导。”

    “这也是所有文学作品的宿命。”

    “他们可能记载痛苦,记载黑暗,表达仇恨,永不宽恕。”

    “但是底线永远在那里,道德永远远比恒星更伟大。”

    “千千万万本书,有的讲述复仇,有的只描述小家,有的甚至可以说是展露自私……”

    “最终,还是要作为人们吸取教训的来源,和未来前进的指南针。”

    “一本书不行,那就千千万万本书。”

    “总有能够触动人们心灵的。”

    ……

    说实在的,这个要求对于丁薇来说确实有些高了。

    她对自己的定位,始终只是个讲故事的。

    但是就像老王说的,讲故事也有好有坏。

    有的故事牵引人们内心的邪恶,而有的故事却能引导人们的善良。

    正琢磨着,却听老王又笑道:“说多了说多了,话题都跑偏了。”

    她对学生这种善于思考的性格很是欣赏。

    “你也不要因为这些话有太大压力。”

    “事实上,我觉得你写的故事已经相当优秀了,老王我这么些年来虽然没写过故事,可看别人的故事还是挺多的。”

    “丁薇啊,有前途。好好写。”

    丁薇心里一动。

    她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

    “老……咳咳咳,老师。”

    话刚出口,她就感觉不对,立刻又咳了两声,勉强拉回不受控制的嘴。

    老王倒没注意,这会儿反而和蔼的问道:“是不是渴了?那边饮水机下头有一次性杯子。”

    丁薇赶紧摇头:“没,就是有个想法。”

    老王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

    “王教授,你有没有想过写一本?”

    老王:……

    这孩子,这么慎重,他以为有什么了不得的想法呢。

    “我能写什么呀?”

    老王笑了起来:“我对你们年轻人的想法,那真是搞不懂。”

    “写出来的,估计也是老掉牙的故事,不好看不好看。”

    “再说了,真要发表出去了,杂志没人买,老脸都要丢光了。”

    他倒是坦率极了。

    但这也是有可能的,文学素养高的人,并不一定真的能讲好一个故事。

    但是……

    丁薇想起自己因为积累不够,所以一直搁置的那个脑洞。

    ……

    “王教授,你有没有想过写这样一本书?”

    丁薇仔细描述着,自己那个在脑海中还未完全成型的故事。

    “在某个世界,文学是具有力量的。”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并不只是一句话,而是文学大儒真真正正能引动的天象”。

    “比如像王羲之这样的大神,下笔即可引来风雷阵阵,可避一切鬼神。”

    “而像华佗孙思邈这样的医生,当他们吟诵:但愿世间人无病,何妨架上药生尘——”

    “那么方圆一定范围内,所有人的身体状态将达到巅峰。”

    “而对于文人书生来说,面对敌人和恶意——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便是他们保护自己的方式。”

    “甚至在面对强敌,他们也不仅仅只有一种独特的手段。”

    “比如陶渊明的诗词,就自带囚笼效果。”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这句诗可以将人们拉到一个独特的领域,每天不停种地,认真除草,最终却还是没有收获,空饿肚子。”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也是独有一个领域,将仇敌拉近领域,然后不停地让他泼大粪种地。每天不停的泼,不停的泼,直到精神消磨……”

    ……

    丁薇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的停了下来。

    然而老王确是十分入神,这会忍不住往前侧了侧身子,问道:“还有呢?”

    这故事不错,既能变相的引导人们学习诗词,还具有一定的故事性,想必学生看了,印象会非常深刻。

    “好故事好故事,这个想法太独特了。”

    他双目炯炯地看着丁薇,然而丁薇却只能抱歉地说道:

    “后面没了。”

    面对老王吹胡子瞪眼的神情,丁薇只能解释:

    “王教授,我对于古诗词这块的积累还不够深厚,通常想到什么地方,还要去查资料。”

    “这个故事如果真写出来的话,会相当费力,而且有些地方词不达意,恐怕会误导读者。”

    她说完,抱歉的笑笑:

    “您看您有时间吗?”

    “不如用自己的想法,把这个故事的主体框架全部完善下来,您觉得怎么样?”

    “这……”

    老王明显心动了。

    ……

    这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故事呀!

    古诗词这玩意儿,整个明大都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

    毕竟是研究了一辈子的东西,平平仄仄的韵律都能随手拈来。

    甭管是卜算子,还是长相思,古体诗和新体诗……他都行。

    这点,老王可以自由的叉腰。

    ……

    但是……

    “这是你的故事啊。”

    老王非常遗憾,又非常骄傲:

    “想法非常新奇,我敢肯定,写出来必定能引领一代潮流……丁薇,你好好写,不懂的随时可以问。”

    丁薇摇了摇头。

    “教授,不瞒您说,我手上还有三个故事大纲呢,想写的实在太多了。”

    “而且其他的我都比较熟练,只有这个古诗词,害怕误人子弟,迟迟不敢下手。”

    她劝道:

    “您不要觉得故事大纲是我写的,实际上我只是提供一个设定可能而已。”

    “倘若以后有人觉得这个设定有意思,自己跟着写,那也完全没有问题。”

    “主要是我觉得您底蕴足够,写这样的故事,既能引导别人,还省的文笔不够出限谬误,引人发笑。”

    ……

    老王心动了。

    他甚至立刻就想行动。

    “这……”

    他还是有点儿犹豫。

    “这也发表在杂志上吗?能免费吗?”

    这……

    丁薇有点犹豫。

    实际上,发表在杂志上的话肯定是没问题的。

    “但是就算您不收杂志社一分钱,杂志卖出去还是要照样定价的。”

    不然谁来做这亏本生意。

    老王有点不情愿。

    ……

    他内心有文人的清高,以他的实力,要个书号,随随便便谈个出版商是肯定没问题的。

    但他却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这会儿也不想叫别人把学生的钱都挣走了,一时陷入纠结当中。

    丁薇想了想:“不如这样,教授,您愿意发表在网上吗?”

    “你是说博客。”

    老王也是个很新潮的老头,电脑虽然用不太熟练,可基本的操作是没问题的。

    丁薇摇了摇头。

    在未来,博客很快就没什么用户了,她有这个提议,自然是想给自己的网站拉点好处的。

    “有一个网站,是我跟班里的步明合伙做的,主打是网络。”

    “您如果不想用这本盈利的话,可以在签约之后将本书设置为免费。”

    “这样的话,一来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您的作品,二来,不需要他们花一分钱,您自己也没有太多发稿的压力。”

    “最最重要的是,网站评论区功能还是挺多的,您可以随时随地看到他们的评论,从而得到想要的反馈。”

    这一点,实体杂志反而比不上。

    ……

    老王忍不住惊讶了。

    网络他自然不陌生,但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班里的学生居然这么有想法!

    还这么有行动力。

    他看着丁薇当着自己的面打开那个页面,又向他展示了一下作家后台种种功能的用法,这会忍不住心痒痒起来。

    什么定时发稿,什么评论回复,什么催更……

    这个……

    小年轻的,还有现在当作者,都这么有意思了吗?

    但是……

    老王神色严肃的说道:“就算我在你这网站上头写,我也不可能去给你做宣传的,你也不能用我的名号去做宣传。”

    其实这也是老王内心深处的一点点不自信。

    毕竟,他是真的没尝试过写一个这样有趣的,万一要写的不好的话,人家知道了,不是背地里笑话他吗?

    一张老脸放哪里呀?

    “而且,既然是你的网站的话,那付出这么多,总要有盈利的吧。我在这上头写书,偏偏还不收一分钱,你们网站是不是就要白白付出了?”

    丁薇笑了起来。

    “您放心,教授。”

    “在网站发布,都是需要取一个笔名的,除了我们后台的工作人员,谁也看不到您的真实身份。”

    “我们不会以任何人的真实身份去做网站宣传,除非有签相应合约。”

    “另外,您将设置成免费,损失的其实是您的利益。反而还会为我们网站吸引一部分读者,并不存在什么吃亏这一说。”

    老王忍不住动了动身子。

    但转而,他又沮丧起来:

    “我这电脑打字……不太行啊。”

    打印个邮件倒是会。

    再复杂一点的,就要助教来干了。

    别的,那是真不成。

    而且年纪也大了,长时间瞅屏幕也有点受不了。

    ……

    ——这难道还能是问题吗?

    丁薇毫不犹豫的拍胸口。

    “您要是放心的话,交给我。”

    “但凡您写出超过两千字的稿子,就直接拿给我,我打字快。”

    那可不是,现在写随随便便一小时都能有六七千字了,对着稿子输入,那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这有啥不能信任的?

    老王的咖位在这里,他就不相信,真有学生能傻到冒着自己的名字在网上发表。

    毕竟能上明大的,谁还没脑子咋滴。

    这会儿,他早就忘了自己把丁薇叫进来说了一大堆的主题,反而赶紧赶她走。

    “那你赶紧回教室吧,布置的文章快点写,我得琢磨琢磨这故事怎么开头。”

    丁薇:……


  http://www.shuquge.com/txt/116273/326836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