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分粮

    第二天,方艺晨又起了个大早,然后自己背着一个背篓就往桂河而去。

    今天不是她和方建辉约好去打渔的日子,不过她想再去抓一只甲鱼,正好顺便把今天的体能锻炼给完成好了。

    到了河边,她还是老规矩,先在岸上做了十分钟的热身运动,这才像条小鱼一样,在水里快了自在的游着。

    半个小时后,她游到深水区,一个猛子扎下去,本分钟后上来,手里已经多了一只她脸盘大小的甲鱼。

    和昨天比起来不算大,不过考虑到自己的手劲儿,这么大最适合她了。

    离岸边还有段距离的一棵树下,何永志远远的望着这边,看那小丫头好一会儿没从水下冒头,他心里不自觉的就紧张了,直到看到那丫头浮出水面,他这才意识到他刚刚居然忘了喘气。

    看那丫头往回走了,他这才跟在后面也回了家。

    李奶奶正在厨房烧火做饭,看他背着手走进来,问道:“怎么样?”

    “呵呵,你知道我干啥去了?”何永志反问道。

    “哼,你那点心思,当谁不知道啊。”李奶奶不客气的说道。

    两个人是多年的朋友了,当初她可不止一次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说实话我还真没啥心思,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我都收了那么多徒弟了,教都教够了,可不想人到晚年了,还给自己弄个累赘。”何永志摆手说道。

    李奶奶忍不住刺了他一句,算是还了昨天的话了,“那么多徒弟,最后剩下的有几个啊!”

    何永志沉默了,他这辈子收了十个徒弟,但是那些年都在战场上牺牲了,现在剩下的就三个了。

    “呵呵,只要有剩下的就比你强。”何永志很快就把情绪调整好,“老姐姐,你祖传的医术就这么失传了多可惜啊,那丫头我看着很聪明,人还机灵,应该能继承你的衣钵。”

    “光聪明有什么用啊,医者仁心,心肠不好,人品不好,学会了医术更是危害社会。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活了今天没明天的,我会的那点东西跟西医比也不算什么,失传就失传吧。”老太太心已经灰了,自从儿子的事后,她再不想收徒。

    何永志看她那样,知道她又想到了伤心处,叹了口气没在说下去,算了,师徒讲究的是缘分,既然没有缘分,那就别强求了。

    方艺晨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考察一遍了。上午她听外面闹闹吵吵的,也不知道出啥事了,出门一打听,原来是今天分粮,村里人有事没事的都跑到晒谷场去瞧热闹去了。

    方艺晨不爱凑热闹,往往人多的地方就代表着麻烦,再说她这么一个小人,就是去了也啥也干不了,还不如老实在家等着。她想她姥爷一定会把这件事安排明白的。

    果然中午的时候,方大海和方大山两兄弟就推了一车的粮食过来了。

    “这是今年你和丫丫分到的粮食,咱爹说你在家得养病,就多给你换了点细粮。”方大海指着两个面口袋,一个装了大米,一个装了小米,“咱娘找人给你换了点白面。”他又提过来另一个小点的口袋。红星屯不种麦子,所以想吃白面得出去找人换。

    “咱娘腿脚好些了吗?”方小翠问道。

    “好多了,她还说啥时候过来看看你呢。”方大海说道。

    方艺晨在旁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两家一共就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这还得找个时间才能来看一眼,在她看来方姥姥的母女情也不是那么坚贞啊。

    “粮食放到哪?我直接给你们搬过去。”方大山擦了把脸上的汗水。

    红星屯实行“人七劳三”的分配方法,就是把生产队生产的粮食,在交足国家公粮也秤‘爱国粮’的基础上,从剩余的粮食中,拿出70%按人口分,另外30%按劳力即所挣的公分分。

    红星屯今年又是丰收,所以分的粮食着实不少。

    “二舅,你先把粮食帮我们放厨房里就行,剩下的我和我妈妈慢慢收拾。”方艺晨跟个小大人一样,指挥这两个舅舅干活,最后一句谢谢就把两人打发走了。

    然后开始撵方小翠,“妈,你站了好一会儿了,赶紧进屋躺着去吧,等我给你煎好药了,我在慢慢收拾。”

    是的,现在煎药的活彻底的让她接手了,前两天贺玲都过来帮忙,方艺晨觉得大舅妈家里也一堆事呢,自己也会煎药了,真没必要非得麻烦人家过来,所以在她有意展现了下自己的学习能力后,大舅妈就撒手不管了。

    等伺候方小翠喝完药以后,方艺晨开始琢磨怎么安排家里这些粮食了。

    这个时候她觉得这个家里急需的是一把锁头,因为她对人性始终保持着怀疑态度,所以她很怕自家的粮食会被人偷走。

    家里转了一圈,她决定还是把粮食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放心,于是上炕把炕柜收拾了一下,然后一点点把粮食往里搬,都搬了一小半了,她才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屋子里放粮食是不是招老鼠啊,万一等她睡着的时候,老鼠来偷粮食的时候顺便把她啃了可怎么办,她上辈子就看过这样的新闻,所以不得不防啊。

    于是她又给粮食重新挑了一个地方,就是地窖,那里相对隐蔽一点,粮食放到那比大喇喇的放在厨房或者是方小翠那个带锁的柜子里让她放心。

    这一下午她别的事没干,光倒腾这点粮食了。

    到了晚上天黑透了,她又拎着甲鱼去了地主家,虽然何爷爷还是那么亲切,跟她也说说笑笑的,但是敏感的方艺晨就是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变化,好像是拒绝。

    当然方艺晨不可能傻傻的当面问人家,她的目的是学杀甲鱼,学做汤,既然人家不喜欢她过去,那她就不去好了,想交好他们是附带任务,既然现在不能交好最好也不能招人讨厌啊,所以在晚上她端着汤到家的时候,她礼貌的跟何爷爷说自己以后不去了,甲鱼她会杀了,现在差的就是练习了,以后她自己在家练习就行。

    何爷爷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转身回去了。

    方艺晨不知道他问什么叹息,又叹息的是什么,干脆也不想了,愿意咋地咋地。
  http://www.shuquge.com/txt/121418/320282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