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诸天演道 >第五十八章 替我转告陈希象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十八章 替我转告陈希象

    一瞬间,院内的铁布衫胡文、劈卦门左丘梅、通背拳马楚宏、铁线拳黄桥三、以及杜福明与武昌民全都攻了上来。

    只有合一门的单英仍旧在那不动。

    但不管是李小龙还是许正阳,亦或者在场各大武馆的弟子们全都关注的不是她,而是已经乱战一团的院中了。

    一下子六个人先后扑上来,就算是功夫再高的人,也得分个主次先后顺序逐次击破,毕竟功夫也只是拳脚,并不是分身术。

    咚咚!

    陈希象一眼就看准了六人的两人,几个箭步,就奔袭了过去。

    所谓拳怕少壮,既然是六人同上,他当即没有任何意外的先朝着杜福明和武昌民捏锤奔打了过去!

    杜福明练得是蔡李佛拳,这路拳之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虎鹤双形”,被杜福明以将近六十岁的身形施展出来之后,在身法拳路之上火候韵味十足,当先奔手朝着陈希象眼睛戳去。

    同一时间,武昌民的脚似箭,已经掠向了陈希象下阴,戳脚一路,专是下三路功夫,毒辣非比寻常。

    陈希象却始终眼神明净,虽然动作大开大合,心境却没半分慌乱,即便是在乱战当中也给人一种宁静、悠远、深邃的平和之感。

    不过在这种淡然的气质下,其出手却是刚猛霸烈之际。

    这两个老人拳招路数醇熟不假,但……

    陈希象只是左右一个闪身进步,就和杜福明贴脸而对了,再一个推掌滑入了杜福明脖颈,稍稍劲力一按,令这富态老人登时脸色青紫,原地溜了下去,瞬间被按到在地,半身都麻了。

    同一时间,他旋身一扭,好似田间老农倒退插秧,轻松就抓住了武昌民的那踢脚,紧接着陈希象脚步往左一侧一跨,再接着横侧闯入武昌民怀中,肩膀一挑如挑起一担水一般。

    心意肩打!

    打人如挑担!

    陈希象浑身劲力只是一崩,霎时就将武昌民顶飞出去,砸在了地上,痛嚎一声,大声喘息,摔得一时半会儿缓不过劲儿了。

    陈希象打到这两个老拳师,前后一切动作和发劲,以及他的冲、袭、抖、炸、挑都是电光火石般就完成了。

    来自两家拳馆当中的年轻人看到自己师父一下子就被撂倒,眼睛刹那就红了。

    说时迟那时快。

    同时间的陈希象脑后传来震炸哗啦作响的声音。

    他没回头便知道这是劈挂拳由高而下甩来的“双劈手”,这劈卦门的左丘梅能在内劲练法丢失之后的现代,还能将劈卦炼的打出“劈山开石”之势头,足以可见下了不少外家苦工。

    然而陈希象只是一个钻身,旋即脊背挺直,腰腹一鼓,筋骨就炸了起来。

    一记“象形炮”,迎面就照轰了过去。

    轰!

    左丘梅一下子感觉自己的劈手好似劈到了一颗炮弹,当即在手下炸开,一股恐怖的劲力如火药爆开,令他手骨当即传来“咔嚓”一声。

    砰!

    继而他整个人都被这一击“象形炮”轰入胸膛,一下子惨叫弯腰,却看见陈希象有接一个踏步,突然间却又侧身,回身一个“八卦单刀”朝自己脸侧后方切了过去。

    原来就在他要紧跟着轰趴左丘梅的刹那,后面的通背拳马楚宏、铁线拳黄桥三同时轰拳砸来。

    呛啷啷~~

    这是陈希象一记单刀抹到了黄桥三手臂上一圈圈铁环传出的脆响。

    立即一股劲力透过一圈圈的铁环,传达进了黄桥三手臂,令他脸色青紫痛嚎,那透着劲力的铁圈碰撞挤压之下,好似这条手臂被放进了压面机中,受到了层层挤压!

    于此同时,通背拳的马楚宏一个“圈扇”,手掌如铁饼般拍向了陈希象肩膀,这是结结实实的外功练法,每天都要用手掌拍各种东西,练到整条手臂都雄壮起来。

    陈希象一掌抽退了铁线拳之后,回身双膝曲弯如半月,一手翻转,插向了马楚宏腰腹。

    马楚宏当场大惊,急忙另一手下撩,双手从一左一右拍下,这招叫“霸王洗脸”,是通背之中秘技。

    所谓“拳遇通背亡”这句夸张的说法,就是被当年的通背祖师以这招“霸王洗脸”打出来的。

    这招练出了火候,一块板青砖,都能被双掌一拍一压成了碎块,何况是人头。

    呼呼!

    然而在这双掌拍向手臂的掌风之下,陈希象那一掌没有后缩,只是横向一抹,一记八卦里的“拖刀劲”就使了出来。

    刺啦!

    瞬间马楚宏的两条手臂如被锯子飞快拉过一般,两条青紫的血痕立即出现在了手臂上,而后开始渗出血珠。

    “我的手腕!”

    马楚宏一声惨叫,当即手臂被劲力渗透后,陈希象一个铁山靠,当即又打飞出去一个。

    也就在这同一时间,他眸光如电,紧跟着奔袭上了左手边的铁线拳,势头如龙出汪洋,让黄桥三立即变色退后,却不能反应,在惊惶大叫中,被陈希象一把抓住肩膀,而后将整个人都摔向了最后那位速度齐慢的横练铁布衫高手胡文。

    胡文一身功夫都在横练皮肤上面,练得是皮糙肉厚,步伐弱了太多,一开始就追不上陈希象的身法,一直向往陈希象身上靠,却被陈希象三下五除二就打趴了四个人,这时候更是将第五个人直接摔向了他。

    “喝!”

    一声低喝之下,胡文脚下如生根,振臂一拉,竟直接将势大力沉的黄桥三挡住,拉拽了下来。

    但却在这个时候,陈希象已经如下山饿虎扑羊一般,几个剪步,闯入了他的面前,一个“窝心锤”配合全身明劲震炸,轰在了铁布衫胡文的胸口。

    轰!

    胡文却只是一个闷哼,原来铁布衫终究不是白练,竟真的正面接下了一拳。

    但陈希象的势头却才只是一开始,在胡文手掌翻飞想要抓住陈希象的刹那,陈希象身法如游龙,脚下一个错身滑步,八卦掌里的“叶底藏花”便悄然绽放在了胡文下巴。

    只是一提一掰。

    喀嚓脆响之后。

    胡文的下巴已经被卸了下来,面色痛苦,原地栽倒。

    至此,不到一分钟。

    所有人,全都被打倒!

    “这,真的是人吗!”

    各大拳馆的弟子震惧惶恐的盯着满院躺倒的各自师父。

    他们的师父终究都是有实打实功夫的,不是只会花架子的人,寻常和普通人交手,都是一招就会被撂倒。

    结果在今天,这么多师父被这个青年人挨个打趴在了地上。

    “好!”

    许正阳当即震喝一声,长笑一声。

    这就是国家所需要的结果。

    只有先把自家本土的武术界打服了,取得一个好的名气,然后才能代表自家去国际上与别国交流,陈希象的功夫越高,名气越大,打趴下的人越多,越对在奥运会之前向各方各国传播武术有帮助。

    几大拳师在地上呻吟着挣扎爬起来,挣扎着看着那个年轻人。

    杜福明和武昌民互相搀扶着起来,涩笑道:

    “十个人,十个门派,好大的名气啊,这下都被你拿走了。”

    然而,许正阳却此时看向了单英,道:

    “合一门的女士怎么说?”

    单英到底是个女人家,这时候在专门和剩下的她打一场,怎么都不好看,所以许正阳的意思就是让单英可以服个软了。

    打不过,就加入。

    最简单的道理了。

    这场交流会之后,其实并非各家武馆就没有容身之地了,甚至国家还会大力发掘和推广他们,要借着这个机会让各家古拳术都亮相。

    这次交流会的目的有两个。

    一个是国家需要一个公认出来的武林代表,代替国内去出国交流,去国际上和各国拳种交手。

    二就是在奥运会之前,把国术还剩下的这些东西,都发掘出来,让还有真东西的一些人全都站出来走在明面上。

    如此,才能营造出一个人人尚武的大环境。

    少了这些人本身在武林界的传承来做梁柱,只凭陈希象一个人带起来的风潮,没有那股子各家各派的传承精神填补进来,毕竟还是屋子空旷。

    最后就剩下了单英。

    她清冷的面容上有浓厚的复杂和坚毅,许正阳注意到了,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在一直注视着门口,似乎是在等什么人回来。

    “你似乎在等……”

    就在单英要说什么的时候,她忽然手机响了,看见来电显示之后脸上涌现惊喜,因为正是她师兄的来电。

    单英立即接通电话,按耐住焦急问道:“师兄,你怎么还没回来?”

    然而,电话那边却是几秒钟的无人说话。

    足足四五秒之后,那边似乎传来了几声剧烈的痛苦咳嗽声,紧接着一个沙哑阴沉的男人声音从那边冷笑传来:

    “单女侠,很抱歉你见不到你师兄了!”

    单英听到这句话,当场面色透明,立即激动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把我师兄怎么了!!”

    电话那边,男人剧烈喘息咳嗽了一阵,似乎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势,却是阴冷笑道:

    “替我转告陈希象,保管好他手上的天下第一,等我养好伤,很快会去找他的!”

    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http://www.shuquge.com/txt/121826/318376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