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诸天演道 >第九十一章 津门沸腾!(第七更)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九十一章 津门沸腾!(第七更)

    东河大街的津门百姓让开了一条路,让陈希象和形意门的武人离开。

    目睹这位道长离开的背影。

    许多百姓全都眼神痴傻,时不时再回头看看台上那一动不动的霍元甲。

    最后一个个眼神中全都流出了敬畏和恐惧。

    因为,这毕竟太过惊吓人了。

    先是飞身上台,好似没了重力一般,如一只仙鹤般,仙味儿十足。

    再紧接着一指点过去,就让打遍津门的霍元甲定身不动了。

    这可不是形意拳的那种“劈拳劲”,而是结结实实的定身术。

    已经几十个呼吸过去了,霍爷还是一动不能动。

    看情况,好似要一直在那里“定”下去似的。

    “这,是定身法术……”

    “刚才,飞身上去的,一定也是这位道门真人的飞身之术。”

    等到令他们既敬又恐的陈希象真正消失在了街尾。

    东河大街这里,已经彻底的哄闹成了一团,成千上万的百姓们,直接惊呼“神仙下凡了”。

    鸿宾楼中。

    直隶总督袁士庭的脚下一只昂贵的青花瓷茶杯摔得粉碎,他的手却还保持着握杯子的姿势,脸上一片不可思议。

    从这位道长飞身上台的时候,袁总督便茶杯都惊掉地而不觉。

    后面再看见陈希象一指定身霍元甲,整个人完全化身木雕般傻眼了。

    “这……”

    副官在一旁也是满脸震撼,心中已然想到了那个答案,骇然道:“坊间相传此人会真气,这事是……”

    “真的!!”

    袁士庭当即拍桌立身而起,大声道:“快,安排请帖,不,本督要亲自登门拜访!”

    这,太过于冲击他的心灵了。

    当世,竟有这样的神人。

    就算当年给肃王府教拳的杨露禅,以及现代的孙禄堂,也都不能让他有这样的迫切心思,想要立即见到这位道长高人,当面请教,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为何?

    一指点过去,别人就一动不能动了?

    还有那飞身纵上三丈远四丈高的擂台的本事,究竟是什么样的妙术!

    擂台下,百姓们都已经哄闹奔跑起来了。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齐跟着往形意门拳馆的方向去了。

    留在擂台那里的各门各派拳师,也都在震撼满怀之后,同时想起了这几天在津门对于这位道长的传说。

    用真气为他人疗伤。

    难道说……

    刚才这飞身纵上四丈高台,一指点定霍元甲,令其如被定身,都是那传说中的……真气造成的?

    “世上真有真气这回事?!”练燕青拳的董芳师父一脸震骇。

    回身看见霍元甲还在四丈高台上定定不动。

    忽地。

    天色乌云卷来,开始飘落雨点。

    一滴一滴的打湿在霍元甲的衣衫和肌肤上,令他眸光失神,一片恍惚和麻木。

    “世上,有这等人……”

    那他练拳还有什么作用?

    拳头功夫再高,别人一指点过来,便不能动作了。

    如同化身案板之肉,只剩下任人宰割一个后果。

    一场大雨浇下。

    没有人敢上去将霍元甲放下来,更没人知道该怎么样把霍元甲解开,只是看霍元甲呼吸眸光都正常,一个个敬畏那道长之不可思议之能,定人而不伤人。

    霍元甲却记得陈希象留给他的那句话。

    半日之后,穴道自解。

    说他年轻戾气太盛,令他在这反省半日,当做一个教训。

    这场大雨,越下越大。

    许多跑去津门看热闹的百姓们,也都被大雨所阻,半途中只能一个个先跑回了家。

    而那位袁总督差人亲自上门拜访,却被廖小山亲自出门婉拒,说:“道长说今日大雨,不便相迎,总督可晚几日等天光大好再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也犯怵,单单是见到那个拜帖上的三个大字,就是心中发抖。

    毕竟是这朝廷里的疆臣之首,可谓是封疆大吏中的官位实力最高之人。

    道长也是真敢拒之门外。

    不料,袁士庭听到回应之后,却没什么被驳了面子的怒气,反倒是在内心中更增添了对于陈希象的敬畏。

    毕竟是神仙中人。

    笑王权慢公卿,也能理解。

    若是这道长见自己来了,反而露出卑躬屈膝的相迎姿态,反倒是令他心里要看低一些。

    半天大雨。

    是夜。

    霍元甲自大雨中的擂台上慢慢能够恢复一点点手脚的知觉,却已经是全身发麻了,足足在擂台上缓了半天,才下了擂台。

    这一幕被始终有人关注着的百姓看在眼里。

    足足到了第二天。

    这场津门第一之争所衍生出来的神人奇事,已经让整个津门都沸腾了起来。

    官兵民众,全都听闻了津门之地出现一个道家真人的震撼传说。

    在大街小巷中都有各种传唱的版本。

    “鱼头张啊,你昨天没去看津门第一的擂台,一辈子都要亏死你啊,那真神仙下凡了,一指头……就那么一指头,打遍了津门的霍爷,足足被定在了擂台上一晚上,一动都不能动!”

    甚至还有更夸张的,连霍元甲是妖魔转世,陈希象这一道门真人下山降妖的说法都出来了。

    这个时代的百姓毕竟蒙昧,再加上各种三人成虎的谣言,竟还有很多人都信了。

    但不约而同的都是对于如今坐镇在形意门中的那位道长的敬畏。

    形意门中。

    陈希象看着玉碟之上不断跳动的香火数额,心中轻声自语:

    “果然人前显圣,是最快传道,和令世人心生敬畏的办法……”

    想来,等天晴了,不用他去主动收徒弟,应也会有许多人慕名来拜师了。

    陈希象看着已经疯狂跳升的香火,没有犹豫,直接将之投入了天穹上的道果之中,加快接引洒落灵气的速度。

    这一同时,他也在馆内闭关精修真气境界的另一种变化。

    将道心种魔大法由大道玉碟推演成了更完美的版本,陈希象取名为“种气合道大法”,既保留了道心种魔大法中的一些神奇的地方,也进一步摒弃了它原有的一些缺点。

    比方说在魔种蜕变之后,要经历千奇百怪种种自戳自残、挨饥抵饿的苦行,其目的务求诱发魔种,才能使其成长。

    陈希象用玉碟推演出的法门,则不需要自残这么败坏自身修行的低劣做法。

    反之,却保留了道心种魔大法之中成就的真气属性会因心法不同,而生出各种特殊变化的神奇特性。

    道心与气种神意汇流,变化无穷。

    不止修炼气功,还有关于心灵精神的练法。。

    人的精神是极其丰富的境地,时而风光齐月,时而波涛浪涌,就如大自然无穷景象,阴晴云雨、七情六欲,变幻莫名。

    当道心与气种关系到之后,会根据情绪心境的起伏,令真气也随之生出寒、热、重、锐、厚、癫、狂、疯、乱、静等等变化,不一而同。

    大雨在津门下了一天。

    到了第二天风和日丽。

    立即就有各种拜帖上门了。

    最多的还是慕名而来的拜师的一些津门年轻人。

    见识到了陈希象那般高深玄妙的能为之后,哪个年轻人能够抵挡住诱惑,明知道陈真人就在津门,还能置之不理。

    待陈希象走出闭关屋门之后。

    廖小山已经紧张的拿起了几张纸来,上面都写满了名字,道:“真人,这些都是想来拜师的,我没请教您之前,也不敢全都回绝,只好让他们先写了来历……”

    陈希象简单拿了起来看了看,道:“我可以收徒弟,不过,也需要过滤掉一些心性不好的人,这点,托你们帮我做一做,就按照车先生的教徒收徒办法来吧。”

    这个时代,毕竟更乱,人心波动,还有清廷洋人等等势力,再加上他的灵气现阶段也不支持收太多人,所以需要挑选一些。

    不过,这些门人其实也就是初步收下,待有些一眼就能看出来绝世资质的,他才会亲自去收徒度入门下来。

    正说着,廖小山将那些想要拜师的人来历都收下之后,迟疑道:“还有一个人,他……我更不敢做主,他也想拜您为师……”

    “谁?”陈希象问道。

    听闻之后,陈希象微感愕然,旋即洒然一笑,道:“有悟性,有道心,带我去见他。”

    片刻之后。

    陈希象来到了形意门前堂。

    看见陈希象出来之后。

    霍元甲立即拜在面前,叩首道:“请真人收我为徒!”

    陈希象没有回答,先问道:“你功夫高强,何必拜我为师?”

    霍元甲顿时沉默,旋即仰头,眸光毅然,道:“功夫再强,也不如您一个指头,我想学您的本事,请收元甲为徒!”

    昨日雨夜,霍元甲可谓经历了人生之中最痛苦的心理历程。

    人生之大起大落。

    打遍了津门无敌手,挑遍了津门二十六家拳馆,最后竟然败在别人一个指头下面。

    这种功夫……

    已然不属于内家拳范畴!

    霍元甲也不例外心中眼热。

    他练武二十多年,本以为拳术便已经是这世上最能让人变得强大的法门,未曾想。

    此山之后,另有高山。

    在拳术之外,还有真气这样一条路。

    “只要真人愿收我,元甲愿奉上我全部家财!”

    霍元甲诚心在此叩拜。

    一如他当年在他父亲面前跪着三日,水米不进也一定要学拳一样。

    这样的人,天生就是为了练功而生的。

    他们已经迷进去了。

    陈希象淡淡一笑,道:“我要你万贯家财干什么,你即便富可敌国,也没有我一口真气来的金贵……”


  http://www.shuquge.com/txt/121826/321014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