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诸天演道 >第九十五章 陈希象vs薛颠(四千四大章)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九十五章 陈希象vs薛颠(四千四大章)

    陈希象离开了天津,目的地是山东。

    这是从车毅斋那里听说了,形意门中两个大材都在山东聚会了,为的也是北拳南传。

    山东不仅是文圣之乡,也是武术之乡。

    北方大汉天生身强力壮,是以诞生了不少拳术名家,如长拳、查拳、八极门有一脉姓胡,也在这里。

    听车毅斋说是那位形意天才原本在山东办事,后来受到了师父李存义的信来,就让他直接留在山东。

    把山东的拳馆都拜访一下,说一说这件事。

    这天才是形意门中的一个大材,不过年纪这会儿还不大,为了怕他一个人不能服众,李存义特地把另一个徒弟尚云祥也派过去了。

    陈希象就是冲着这两个人来的。

    从天津到山东,不过好在已经有了铁路,出远门也没有那么不方便。

    到了山东之后。

    在济南府简单歇息了一天。

    陈希象听说了一件事。

    七月十八那天,山东渤海弯不远出现了一个大漩涡,据说有出海打鱼的百姓看见漩涡消失之后,有个女人被打鱼的人救上了岸。

    这个听闻令陈希象心中思索,眸光流动。

    七月十八,不就是自己为这方时空带来灵气的那一天。

    当日,自己还在道果视角察觉到,大地之上出现了一些虚空裂缝。

    那时候陈希象就想到了玉碟的提醒。

    世界的发展晋升自有规律顺序。

    他这一天外中人,为绝灵之地带来灵气,本身就等于是干涉了世界发展的脉络。

    再加上从异次元攫取灵气,本来就会造成次元动荡。

    “难道,真的引来了一些域外天魔?”

    佛陀成道有天魔来阻止。

    道家修仙有天劫降下。

    世界其实也是一样的。

    把无灵世界变成有灵世界,这本就是一场世界的晋升!

    想要晋升,世界也会有劫难,这就是逆天而行的变数。

    这也是陈希象需要应对的变数。

    毕竟没什么事情是简单就能成的。

    他将这个关于“渤海旋涡,女人”的听闻深深地记在了心里,打算从济南府办完事,就去沿海调查一番。

    在客栈吃过了饭,随手叫过来伙计,陈希象问道:

    “山东武乡会是在哪家拳馆举办?”

    山东武乡会,就是形意门两个大徒弟要来促成的事。

    要想让北拳南传,不光要去证得南方的同意,同样也得说动北方拳师同意南下。

    大地上的各门各派拳种花团锦簇。

    几乎每个省,每个府县,都有三四支拳法传承。

    山东就是长拳、查拳、胡家八极、以及螳螂等拳种的发源故乡。

    李存义等人去说动天下有名的高手参加。

    还有各省各府县的各路拳派高手,就忙不过来了,这时候就需要他门下的弟子帮着跑一跑。

    山东武乡会,是那两个形意门的弟子打算说动山东拳师南下的一个台子。

    至于怎么说动?

    一个是靠形意门的名气,另一个就是看这两个人的本事了。

    偌大山东,最近各个府县的高手,都来到了济南府,声势浩大,在多个客栈下榻,这事问客栈伙计很容易得到了答案。

    伙计呵呵笑道:“道爷,恁不是第一个问这事儿的了。”

    陈希象眸光微动,笑着道:“怎么,有很多人这么问你了。”

    伙计说着手指一戳楼上,笑道:“可不呢,在您老来之前,今哩个早晨就有几个练武的好汉爷住在楼上了。”

    这客栈不大。

    正说话间,楼顶传来声音,道:“咋呼嘛?小二哥,你这是见谁都跟谁说我几个?”

    伙计闻声之后,脑袋下意识的一缩,对着陈希象尴尬一笑,眼神中已经表达出了那个意思。

    把正主给说出来了。

    陈希象抬眸望去,发现楼上走下来几个身形彪健的山东汉子。

    那几人也看见这打听武乡会的人,居然是个道士。

    这年头,不管什么人对于僧道这样的出家人,心底都有些恭敬。

    为首的一个汉子,立即恭声道:“在下李文清,兄弟几个是青州李查拳家的,听刚才道长说话,也是武林中人?不知是什么派的?”

    最近武乡会在山东搞得声势甚大,往济南汇聚的练拳之人实在太多了。

    陈希象听到他们是练查拳的,再一看,这几个人下盘都极其稳,尤其是为首的两个,气息悠长浑厚,说明其内脏功能强大。

    竟是如霍元甲一般功夫练到了内脏的境界,处于暗劲和化劲之间的修为。

    不愧是被称之为“南拳北腿山东查”的查拳一脉,这一脉高手也众多啊。

    陈希象心中闪过念头之后,微笑说道:“贫道是正一道士,姓陈,俗家名希象,练过形意,就当是形意门的吧。”

    一听是形意门这种大门派的,李文清脸色微微肃然,虽然看陈希象年纪不大,也就和他三弟李文华差不多,二十来岁,但练形意的都不好小觑。

    “道长也是要去参加武乡会吧,不如同行如何?”李文清直接邀请道。

    陈希象正愁没人路引,微笑拱手,道:“多谢几位了。”

    本来李文清、李文华几兄弟昨日歇息之后,就要出发往胡家八极门了。

    这下正好遇上陈希象,便一起出发。

    陈希象才知道这山东武乡会是在济南府八极大师胡若愚府上举办的,邀请了山东各府县一共四十三家拳馆。

    由从河北来的两个形意门的人来说明意思,看看都是哪些北方拳师愿意去南下开馆教学。

    …………

    胡家八极传承悠久,胡若愚师从八极第四代宗师黄四海。

    而黄四海有个徒弟,叫做李书文。

    胡若愚是李书文的师弟。

    胡府之中。

    偌大的庭院里,已经汇聚了山东九个门派四十家拳馆的人了。

    在院内的主位上,坐着的是三个人。

    当中的自然是胡家主人胡若愚。

    在他左右两边。

    其中一位年纪约有三十左右,个头却不甚高,一米六不到,然而却是一双眸光充满智慧,尤其是一双手,白净的好似个女人,竟然连茧子都没有。

    形意拳是道家拳,注养生,不靠皮糙肉厚打人,所以发劲都在筋骨和内脏上头。

    这人一双手如此白净,说明他已经将功夫炼入了化境,是真正的化境高手。

    他就是李存义的大徒弟尚云祥,人送外号铁脚佛,是形意门真正的后继有人之辈,直追乃师李存义之风。

    另一个人比尚云祥要高得多,一米八几的个头,身着长袍,看年纪还不到二十四岁,很年轻,文质彬彬,像个教书先生一样。

    比起大徒弟尚云祥,这个人更得李存义喜爱,常与人说这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这人就是薛颠。

    而面对这三个主位之两旁,坐满了山东十府一百零七州县里九个门派,四十家武馆。

    几十家武馆里,在座一共十八位暗劲高手。

    除却尚云祥、胡若愚外,还有两个化劲人物,一个外号“刘一刀”是螳螂拳的宗师人物,

    另一个是邓希良,练得是四通捶。

    胡若愚对左右的两个形意高才,不敢小看。

    不说功夫已经跟他相当的化劲尚云祥,就算是薛颠功夫还弱一些,却也凭借着那一手“自创象形拳”在河北打出了滔天的威风。

    能自创一路新的拳法,足可见此人天资恐怖。

    席间,作为主人的胡若愚喝了口茶,道:

    “山东拳有九派四十馆,今天是武乡会开始前最后一天,已经来了三十三家,其他不到的也没办法了……”

    说话间。

    门外有弟子说话:

    “师父,又有两家拳馆的人来了,是青州李查拳还有一个道长,说是练形意拳的……”

    闻言,胡若愚起身惊喜道:“是李哲元老兄来了?”

    在山东,查拳李可以说是和八极胡齐名的人物。

    弟子摇头道:“是李前辈的三个儿子,李文清、李文斌、李文华。”

    胡若愚有些失望,但也起身振奋道:“是他们三兄弟也行,毕竟哲元兄年事高了,听说李家老大李文清已经快要进入化劲,练成了查拳的‘铡刀劲’。”

    他这话是给尚云祥、薛颠听的。

    二人却似无所觉,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心。

    反倒是他们同时注意到了另一点。

    一个练形意的道士?

    这是谁的徒弟?

    来人正是李家三兄弟和陈希象。

    陈希象一眼就看到了主位上的尚云祥和薛颠两人。

    那两人也同样看向了陈希象。

    待胡若愚哈哈大笑相迎李家三兄弟的时候。

    薛颠也走了过来,双眸紧紧看向陈希象,问道:

    “你也是练形意的?跟谁学的?”

    他这一问,立即全场的目光都奔着陈希象注视了过去。

    立即大家都懂了怎么回事。

    是在盘问师承。

    真正的形意门两个传人就在这里,居然还有人说是形意门的人,而且看样子薛颠和尚云祥竟然不认识。

    这难道是假冒的。

    对于薛颠语气微冷的质问。

    尚云祥虽然老城,却也没劝阻,这的确需要问个清楚。

    陈希象淡声一笑道:

    “贫道姓陈,名希象,跟车毅斋先生学了一年。”

    这一说,薛颠愣神。

    尚云祥却是片刻间就想到了。

    一年前就听说过车毅斋师叔身边跟了一个道士练拳,为的是养生炼体,而且还是受孙禄堂指点去的。

    这事儿还在形意门中成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笑话。

    因为这道士说是治病,其实是做梦想炼出那什么真气来,把自己炼出了一身毛病,所以才开始练拳调理。

    尚云祥知道确实有这么个人。

    而且刘长白就是这个人拿住的,由此才引出了妖拳一案,和现在他们要做北拳南传之事。

    车毅斋说了代师教拳,陈希象论辈分比他们还大。

    他抱拳见礼,客气道:“原来是陈师叔。”

    薛颠却没有说话。

    他见陈希象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并且又只是跟着车毅斋身边练拳治病的一个人,什么代师教拳,只是车毅斋客气罢了。

    他可拉不下脸来喊一个比他还小的人叫师叔。

    好在胡若愚那边和李家三兄弟说完了话,见薛颠问清身份后,似乎脸上抹不开,过来打圆场,嗓音温和道:“来者都是武林中人,大家不必拘泥。”

    薛颠闻言之后,道:

    “既然又来了两位,那照规矩,都露一手看看吧。”

    他话语不只是对陈希象说。

    李文清在一旁听到之后哈哈大笑,道:

    “我们兄弟来晚了,是该跟大家亮个相,不然确实不够资格来代表北拳南下。”

    说话间,李文清在院内走着看了看,发现胡家大院里有个水缸。

    立即大家看着他朝这个水缸走了过去。

    山东两个老化劲人物邓希良和刘一刀心中都笑道:

    “这李家小子有些胆量,那水缸至少一百多斤重……”

    胡若愚、尚云祥、薛颠也都似乎明白了李文清要做什么。

    陈希象眸光带着淡淡笑意,饶有兴趣的看着李文清走了过去。

    紧接着,在这大院里几十家武馆中人的注视下。

    咚~~

    好似闷雷击鼓声。

    李文清竟一掌单提,将那百十来斤的水缸抛了起来,足足两人多高。

    再一刻轰隆隆,水缸若千钧坠下。

    嗡~~

    却被李文清一掌单托,手臂上青筋爬满,浑身喷出汗水热气,竟稳稳的接住了。

    “这……”

    当场一阵惊呼。

    胡若愚拍掌叫道:“好,没想到文清你不光炼成了铡刀劲,这抛架子也练得炉火纯青!”

    八极有抛架子,查拳也有抛架子。

    就那么一抛一接之间,如同连一头牛都能抛出去,并且还能稳稳地借助。

    这份劲力掌控,堪称恐怖。

    尚云祥眸光微微一动,心道:

    “果然不愧是查拳李、八极胡的两家之一,这李文清有资格能和小颠打一打了。”

    而在全场惊呼李文清之神力后。

    薛颠的眸光却落在了陈希象身上。

    紧接着,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

    显然是说,现在该轮到这位道长露一手了。

    来的这么晚,不露一手,大家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本事来参加这武乡会的人。

    是不是够资格站在这里呢。

    武林中人,就是直接。

    陈希象面对众多目光注视,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慢悠悠的看着薛颠,轻声一笑:

    “贫道不会抛水缸,不过若是大家一定让我露一手,不如,你来和贫道搭个手给大家看看吧。”

    薛颠当即眼睛微眯,旋即,毫不犹豫答应道:

    “好啊!”

    立即尚云祥皱了皱眉,劝道:“小颠……”

    但他旋即看向陈希象仔细一番打量之后,却又皱紧了眉头,因为他竟看不出来这个“便宜师叔”到底有没有功夫。

    但既然是人家主动要求,他只得轻声对薛颠说:

    “一家人,你别太过了。”

    看陈希象与薛颠年龄相当。

    而薛颠的天资放眼天下,不只李存义认为他是其最得意的弟子,就连尚云祥也同样认为薛颠是他同门师兄弟中最出色的一人。

    假以时日,未必不是第二个孙禄堂。

    所以就算这便宜师叔拿下过刘长白,却也不会是薛颠对手,他想让薛颠留个手,不要伤到同门情面。

    院中。

    很快就拉开了场地。

    李文清呵呵大笑道:“道长,俺看好你啊。”

    然而,却只有李家兄弟三人笑声回荡院中,其余三十多家武馆以及两位化劲高手,全都在盯着薛颠。

    因为,这居然是薛颠来到山东后第一次和人交手。

    他们也想知道薛颠究竟有多厉害。


  http://www.shuquge.com/txt/121826/321273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