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大楚歌 >第七十八章 请尊出山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十八章 请尊出山

    牛府外,牛莲呆滞地跪在众人眼前,身上的绳子绑得结结实实,无神的双眼打量着四周。她的身旁,几个士兵腰间挎着刀,冷冷地注视着她。

    柳筱筱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泪险些夺眶而出。她不敢出声,怕会引起旁人注意,只能紧紧地攥着身旁燕无常的衣袖,不知所措。

    在人群之中的几个士兵大声吆喝着,催促着里面的人加快速度。柳筱筱望向府内,看到里面已经聚集着成群的士兵,正在各个房间搜查,粗暴地撞开门,从里面一箱一箱地往外拖着各种家什。

    柳筱筱身旁的人群不断地窃窃私语,对跪在地上的几人指指点点,神情中充斥着鄙夷之色。

    “看,就是他们,怪不得牛老爷这么大手笔呢,原来都是给外国人效命得来的……”

    “听说啊,牛老爷是被他家里人杀掉的,他们肯定也不是好东西,最后分赃不均才起内讧。”

    “这一家子人都是一群卖国贼,赶紧杀掉,以绝后患。”

    “卖国之耻,不可饶恕……”

    她听着周围人群低低的交谈声,不禁面目煞白,惊慌失措地看着看着牛莲,乱了手脚。

    燕无常面无表情,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如若旁人。

    过了一会儿,在满满当当的围观之下,一个禁卫军的尉官走到人前,张开手臂队对众人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宣告令了。”

    尉官说完,乌泱泱的人群才稍微平息了些。

    尉官不紧不慢地扫视了一眼众人,从怀中取出一张告令摊开,扯着嗓子念了起来。

    “今有牛府之众,篡通外匪,私贩军备,贪得钱财不计其数,损我大吴军力,为己私欲,实属叛国之罪,按大吴律法,今立斩示众!”

    话音刚落,人群中响起一阵叫好声。

    牛然愣愣地听完尉官的话,抬起头来,朦胧地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满脸的木然。

    柳筱筱心中一颤,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雀,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瘫软在了燕无常的怀中。

    “怎么了?你不是一直很讨厌这个地方么?”

    燕无常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看出了柳筱筱此时的慌乱,凑近了问道。

    柳筱筱急忙回过头来,眼角还挂着泪痕,低声道:“我没有……这些都是牛涛干的,他才是个坏人……其他的人都是无辜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燕无常听罢,轻笑一声,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叛国罪是要诛连的么?”

    听到诛连二字,柳筱筱才回过神来,她紧张地看向跪着的几个人,说不出一句话来。

    在人群的注视下,一个高大魁梧的士兵赤着上身,握着一把宽大的朴刀,向跪在第一位的大夫人王氏走去。

    王氏此刻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抬起头,布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了无助的哀怨,老泪纵横。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士兵便高高地扬起朴刀,手起刀落,干脆利索地向她脖子上砍去。

    咔。一阵皮肉俱裂的声音传来,刺眼的鲜血从王氏的脖子上喷涌而出,撒向高空。

    她的脑袋缓缓从身上坠下,砸到地上,身子也随之倒下。

    “娘!”一旁的牛然终于忍不下去,对着王氏的尸体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

    铛!一个朴刀的刀背狠狠地往他的脑后砸了一记,牛然闷哼一声,两眼发黑,趴在地上不省人事。

    “哥——”年幼的牛莲对着他哭喊着,挪动着膝盖向他的身子靠了过去。

    尉官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不动声色。

    柳筱筱紧紧地闭着眼,不忍直视,把头用力地埋在身旁燕无常的怀中,肝胆俱裂。

    咔!

    随着士兵的朴刀再度落下,陈蓉的头颅也咚的一声砸在了地上。她旁边的管家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两眼翻白,身子缩成了一团。

    围观的人群也被这血腥的一幕看得连连后退,不断唏嘘。

    柳筱筱死死地抓着燕无常的衣襟,抬起头来,满脸泪痕地对他哽咽着道:“求求你……救救他们好不好……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是无辜的……”

    燕无常看了看牛府门前成群的禁卫军,默默摇了摇头。

    “既然看不下去,那就走吧。牛涛犯下叛国罪,满门抄斩是必然的,你们如此大家大业的就要有这个觉悟。”他淡淡地对柳筱筱道。

    “不……不,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柳筱筱带着哭腔道,“你武艺高强,求求你救救孩子吧,他们还小,受尽了牛涛的霸凌……他们对我很好……求求你……”

    说着,她低下头去,泣不成声。

    咔。

    随着身边人群的一阵惊呼声,管家也死在了士兵的朴刀下。

    柳筱筱背对着这血腥的场景,按耐不住,又抬起头对燕无常道:“你救救两个孩子好不好,他们都是好人,跟这件事毫无瓜葛,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若你不救,我便死给你看。”

    燕无常一愣,笑道:“不会吧,你自己都快不保了,还在乎这两个人,至于么?”

    柳筱筱没有理会他的话,回过头来,看到牛莲正爬到牛然的身上,昂着小小的脑袋,对着高大的士兵,用稚嫩的童音高声道:“不许你杀我哥哥!”

    前面的三个人已经成了无头尸,血泊越来越大,牛莲好似没有看到一般,毫不畏惧地迎着刀刃。

    士兵有些不屑,自言自语道:“小娃娃,老子还第一次砍这么小的,反正也没个先来后到,那就你先吧。”

    柳筱筱听到他的话,心急如焚,伸手一把拔下头上的簪子,对燕无常威胁道:“你若是不救,我便现在自尽……不,我就现在去官爷前面自首!再把你们供出来!”

    突然,燕无常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缓缓地凑近,直视着她的眼睛。

    “只能救一个。”

    听着他低沉的声音,柳筱筱心中一颤,身后的士兵已经挥起了他的朴刀。

    “救小莲,救小莲!”

    她此刻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急切地压低了声音道。

    燕无常冲她淡淡地笑了笑,下一刻,便凭空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柳筱筱一惊,还来不及回过神,便转身看去。

    高高扬起朴刀的士兵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硕大的身躯直直向后退去,口中吐出一缕鲜血。而他面前的牛莲也瞬间不见踪影。

    眨眼间,柳筱筱的身子被拦腰抱起,一股强劲的风从她后脑刮过,她两眼一黑,脑袋一阵晕眩,便失去了意识。

    吴王宫。

    刑部。

    不小的宫殿内,刑部总管杨安石面色铁青,坐在高高的长座之上。

    他的面前,几个刑部的尉官对着他跪在大厅中央,不敢抬头。

    啪!

    杨安石用力地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发出巨大的响声,吓得几个尉官身子一抖。

    “娘个匹的,搞索西?”他操着一口吴国方言,对尉官怒斥道,“叫你们按旨去砍几个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都能让人跑了?这个牛府里头,跑了一个柳三娘,又跑了一个才几岁的小毛孩?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总管大人……今天这个事儿……我们也无能为力啊,那个女童一定是被高人相救,这件事情牵扯的境外势力很多,一定是他们掌握着此事的内幕,所以才被救下……”一个尉官斗胆道。

    杨安石顿时怒不可遏,又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放你娘的屁!哪他妈来这么多高人?合着我刑部都是废物?让人家在眼皮子底下把人丢了,要是报上朝廷,你的脑袋会不会有高人相救?”

    尉官听罢,急忙战战兢兢地低下头去,不敢言语。

    杨安石喘着粗气,脸涨得通红,接着道:“娘的,军备的事儿咱们跟了多久?证据证据啥也没搞到,好歹皇上他老人家要我们先斩后奏了,你们人也给丢了,让人在自家门口玩弄于股掌之中,真是个大笑话!”

    看着他此刻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几个尉官只能老老实实地保持伏地的姿势,不敢动弹。

    杨安石看了看他们,不耐烦地道:“你们就等着瞧好了,看你们的帽子掉不掉!现在杭州州府的胡润都被牵连了,说办事不力,要被处理,咱们还能撑多久?你们赶紧去给我把杭州城加大封锁,绝对不能让那些外国人跑了!”

    他刚说完,几个尉官忙直起身来,道:“是,小的立马照办。”

    他们慌忙地站起身,还来不及整理自己的衣襟,就匆匆向殿外走去。

    “慢着。”杨安石突然叫住了他们,沉声道,“皇上下了旨,必要的时候,请出铸剑师前辈出山,务必要将外国的匪寇留在吴国。”

    一个尉官回过头来,鼓起胆子问道:“铸剑师……是哪位高人呐……”

    啪!杨安石又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暴躁地道:“连这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号都不知道,还要我教你?赶紧滚!”

    “是是是。”几个尉官忙不迭地哈着腰,退出了大殿。

    杨安石看着他们仓皇离去的背影,焦虑不安,内心始终涌着一股无名火,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深夜。

    吴国。

    杭州边境。

    此时已经入夜,气温迅速降了下来,四周寂静得可怕,抬头望去,尽是些高耸入云的枝丫,向着天空伸着瘦长的绿茵。夜空中的月光忽明忽暗,泛白的云层在明月旁疾驰着,犹如一张出自名家之手的水墨画。

    在杭州到韩国的边境上,只有一条狭窄的林间小路可以穿行。安静的小路上只有几辆马车驶过,压在泥泞的土道上,嘎吱作响。

    近段时间以来江南洪水决堤,雨季来临,暴雨倾盆,接连下了好几天,即便天气晴朗,路面也变得泥泞不堪,车轴陷入土路内几寸,艰难穿行。

    天网的黑衣男子扮成车夫坐在马车外,提着一盏灯笼,警惕地望着四周,一有风吹草动便迅速指挥马车隐入路旁的丛林中。

    好在这一路都没有出现什么状况,从车窗向外看去,两旁的树干向后快速地倒退着,偶尔惊起一阵鸟鸣。

    燕无常坐在车厢里,身旁靠着昏迷不醒的柳筱筱和牛莲。他聚精会神地望着窗外,面色有些凝重。

    按理说,这边境应该少不了禁卫军的严防死守,但自从他们驶出了杭州城区之后,便再也没有看到禁卫军的影子,也没有任何人跟随着他们。但燕无常愈发觉得不放心,好似暴风雨前的平静,在他们的前方,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在静静地等待。

    很快,马车经过了一座驿站,燕无常明白,这是离边境最近的驿站了,再走不到几里地,就彻底进了韩国的南洲。

    燕无常眼角无意中瞥见,在驿站的后院处,有一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少年,坐在一个坟头,独自望向疾驰而过的车队。

    此刻,他感觉有一种压抑得有些诡异的气氛传来,比昨夜在客栈见到妖女钱阿燕时更让人感到不安。

    他皱起了眉头,一只手慢慢地摸向腰间,握住了短剑的剑柄。

    索性此时他身边的柳筱筱和牛莲二人都昏迷不醒,没有带来多大的负担,现在她们俩都成了吴国官府通缉的要犯,不知道跟着天网行事会带来多少麻烦。

    燕无常想着,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不一会儿,马车在小路中央缓缓地停了下来。

    意料之中。燕无常突然感觉有一股神秘的气息传来,压抑得可怕,紧紧地锁住了他的咽喉。他默默地站起身来,掀开了车帘,沉着脸,走下了马车。

    前方的马车同样停在跟前,所有的黑衣男子都缓缓地下车,来到了路上。

    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前方,沉默不语。那里,坐着一个老者,借着月光模糊得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只能依稀辨别他的身上披着宽大的黑袍,袍子上绣着一只金凤,美轮美奂。

    老者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路中央,但他的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气场,犹如一头沉睡的巨龙。

    燕无常打量了一下老者,看见他干瘦的手上握着一把未出鞘的剑,漆黑的剑鞘上雕着无数花纹和线条,龙飞凤舞。

    燕无常的心忍不住咯噔一下,有些发怔。

    他咽了一口唾沫,镇静下来,慢慢地走上前去,来到车队的最前方,对着老者双手抱拳,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道:“晚辈燕国燕无常,见过铸剑师前辈。”
  http://www.shuquge.com/txt/124272/326836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