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无常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店里灯光一闪;熄灭了。紧接着两团绿色的火焰从地上燃起来,也映出了两个身影:和梦里的一模一样。而且我突然发现我身体不能动,我记得我看过一本书,说要是遇到这类事,又不会诵经念佛,就在心里骂脏话。想到此,心中一喜:这个我拿手啊。然后就开始在心里各种“问候”。但眼前场景非但没有改变,换来是二位看智障的眼神。

    “这厮没毛病吧?亏我昨天还觉得他还是个人才。”黑无常不屑地看着我,白无常则嘿嘿一笑:

    “他没尿就已经很不错了。”说完他一挥手,我店里的灯又全亮了。但他们只是换了和平常人身高一样,而身上穿戴依旧是黑白无常。

    “小子,坐下来,别紧张。你应该高兴,你是第一个有阴差腰牌的活人。”黑无常从怀里掏出一块信用卡大小的牌子,放在桌上。白无常则比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好吧,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下了。

    “你一定好奇,首先,你曾听过的怪诞事情,未必只是传说;日常的财米油盐中,还有你看不见的存在。”白无常首先开口了“你看一下你的手表,今天我们有得是时间来和你说明。”

    我抬手看表,时间就没有走过。时间静止了?这种场景在我梦里出现过,我什么时候睡着了?

    “你没有睡着,只是你现在另一空间里。”白无常看我疑惑就开口说明道,随即看向黑无常“八爷,要不劳你驾?让他知道自己没有在梦里?”

    “这好办。”说着黑无常手里出现一条锁链,末端还有一个类似镰刀的钩子。看样子他一直憋着给我来这么一下。白无常见状急忙拉住他:“八爷八爷!我们是要让他知道自己没有做梦,你这个能把他弄死。”

    黑无常怏怏收起铁链,看到这里我也是后脊冒冷汗:这还是拿我开练啊。正想着,白无常一拱手:“先生,那我就开始了,还请先生多担待。”说完一伸手,他手里出现了一根鸡毛掸子的物件。看似轻飘飘的,谁小时候没被收拾过,都是用掸子另一头打啊。

    “啊!!!!”还没等我想明白,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剧烈疼痛。

    “先生受苦了,这是阴司哭丧棒,抽打的不是肉体,而是灵魂。”白无常收好哭丧棒,另一只手按住我的额头“别动,我正为先生修复灵魂。”我感觉到一阵清凉从额头传遍全身,疼痛感也慢慢消失了。直到他放开手,我才大口喘气:

    “我信了我信了。”我心有余悸地看着两位。如果遇到不从的就用哭丧棒招呼,暴力反抗的话,黑无常就使钩子勾出灵魂然后用锁链捆走吧?绝对暴力执法!

    突然白无常和黑无常笑了起来:“七爷,这小子有点意思。这样的状态下还能分析出我们手上法器的用途。”

    “嘿嘿嘿,难怪是城隍大人看上的人。”

    渐渐我觉得他俩不难相处,就是黑无常动不动要掏锁链,太吓人了。索性也直接开口问到:“两位大哥找我什么事?你们……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

    “对,你骂我们的,我们也听到了。”听黑无常这么一说,我脚一软差点瘫倒。平常别人看到这两位神像都恭敬有加,我刚刚还在心里骂了半天。白无常看出我的心悸,就嘿嘿一笑:

    “先生不比必太过紧张,毕竟是生人见鬼。带上腰牌可随我们去见城隍大人,是城隍大人要见你。”

    我靠,这玩大了吧?这样就和黑白无常走了?我房贷还没还完啊……

    我还没来得及细想,头上就挨了一巴掌。抬头一看是黑无常一脸苦相地看着我:

    “想啥呢?瞎琢磨什么?生死簿上没你名字,我们也不敢乱拉人。赶紧的,快去快回,别让城隍大人久等了。”

    唉,我只能扣上腰牌,和他们一起站起来:“二位大哥,走吧。”

    只见黑白无常一伸手,一束光迎面而来。等光一过,我们周围的场景就变了。荒凉得近乎如刻意造出来的。风也就这么无遮无拦地刮着,别说有动弹的人,连草都没有一棵。我突然反应过来,这就是所谓的阴间了。我也跟着二位一路边走边看,有些地方真的很壮丽,没带相机啊。于是伸手掏出手机,想要去拍照。可怎么拍呈现出来的都是灰蒙蒙的图片,也只能作罢。

    突然白无常停下来,我差点撞上去:“白爷,怎么了?您要刹车也得给个眼神啊。”他没说话,只是转过头笑。倒是黑无常开口了:

    “走了这么久不累,你不觉得奇怪吗?”

    经他们这一提醒还真是,我的表停走了,所以不知道时间。但至少走了三四个小时了,我也纳闷了:现在人出门不是乘车就是开车,连走这么长时间我居然一点感觉没有;他俩是鬼差不觉得累正常,我一个还房贷的人凭啥也不累啊?

    “那是因为先生现在也是灵体,现在未带先生肉身来因为非修道之人身体是承受不了这气息的。其实我们幽都地府有很多入口,带先生走这么多路,无非是想让先生多了解一下。接下来我们会进入黄泉了。路上有很多阴魂,还望先生不要惊慌扰了他们。”白无常煞有介事地介绍道。就白无常这样心细,我很难想象他们办正事时候的样子。身后响起了黑无常的声音:

    “你别以为他笑眯眯的,就好说话。城隍大人吩咐阳间笑脸好办事,我们公务的时候他也是笑着的。我们能知道你在想什么,是因为鬼差都可以听到凡人在想什么。快走吧。”

    路上渐渐看到有些动静了,明明做好了心理准备。当见到那些阴魂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清白的皮肤加上空洞的眼神,看似无意识地行走更像电影里的丧尸。中间有些阴魂不知道为何开始向我围过来,但都被二位无常赶走了。走了很久,路上的阴魂越来越多。黑无常也有些焦躁:

    “参观到此结束,走吧。我们直接见城隍大人。”说罢,他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决,脚下一阵震动,一具棺材升了起来。还不等我有反应,他就把我丢进去了;谢天谢地他没盖上。随后棺材升到了空中,他俩一前一后带着棺材在空中疾行。我坐在棺材里不敢动,只是伸头张望,看到了忘川河,比我想象中要宽得多。至少有二十多公里的宽度,整条河只有一座桥来链接两岸。桥尽管残破,但看起来也是无比牢固。桥上有最窄的地方只能过一个人,最宽的地方却可以并排开7、8个拖头卡车。在只容一人过的地方有些火光,看我好奇,白无常开口道:

    “那就是孟婆常驻之处。”

    我一惊:还真有孟婆汤啊?不过转念一想我现在被黑白无常带着到处飞,还有什么不会有?就说现在路边有一老头说他是姜太公,恐怕我也得信。看着下面的火光,不自觉地说道:

    “咋还练摊呢?这么多年也应该开个茶餐厅了啊。”

    刚一说完我就感觉黑白无常身体稍微一顿,但脑中直接有个女声响起:小兔崽子,你给老娘等着!吓得我一缩头。妈的,这阴间还有没有点隐私啦?我说这么小声怎么谁都听见啦?此时的我再不敢随意说话和胡想了,索性靠在棺材睡着了。直到一阵落地的震动把我震醒。

    “到了,先生请在此等候,我们去通报城隍大人。”说完黑白无常一拱手便消失了。棺材也被他们收回了,我更是直接坐在了地上。

    大量一下四周,像是一座花园。不过花色只有黑白,有庭院假山,有小桥流水。要不是颜色不对,真是一处好景致。阴间并不是像各种传说里只有阴冷灰暗的色调,起码这里看起来和白天一样,只不过没有蓝天白云和阳光。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20783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