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

    一连几天,也没什么事。要不是因为我现在夜里只用睡一、两个小时,我都怀疑之前不过是一场梦。白天就在店里画画,看店。没事的时候,就开始练习召唤我的“鸡毛掸子”,还是开叉的那种……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是从最开始的十多厘米,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厘米了。就是不知道打在人身上有什么效果,我也不敢随便找个人来试;猫猫狗狗也下不去手啊。总不能凝个哭丧棒出来在家里打蚊子吧?蚊子一家也挺不容易的,何况自从多了这个身份以后,家里这些蚊子苍蝇都没了。狗见了我远远就开始叫,等走近后它立马趴在地上;而猫见了我则停下所有动作,直勾勾看着我。有几次都把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而且自打多了这个身份后,似乎明显可以感觉到一些东西了。我在画画的时候,总感觉旁边有人在看,回家后也感觉家里还有其他人。但对我的生活似乎没影响,我也就懒得去细细琢磨。毕竟画了这么多关于鬼的画,早就对这些免疫了。虽然有时会感觉心里发毛,但我总觉得这些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是可以商量的。况且现在是一个有腰牌的阴差,店里还有黑白无常加持的画相;更是自然而然了。

    就在我画画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心慌;一张纸从天花板飘落到我脚边。捡起来一看,上书:有怨魂逃至你处,已派鬼差协助你,请尽快查明。落款处是阴司的章。我一脸瞢逼,这咋查啊?报案?扭送?制服?警察查案也需要老公安带啊,我现在顶多算个只能抓个闯红灯的那种协警。这种抓逃犯的事太高级了吧?这也不写明:这逃犯的高矮胖瘦,有没有重火力什么的。

    我赶紧心中默念二位无常的名字:白哥,黑哥收到请回答。

    结果脑中直接出现二位的声音:

    “城隍大人已签发命令,我等正在赶来,请燧阴大人稍安勿躁。”

    “你小子吵吵啥?大中午让我哥俩上来?老子抱着你一起死,你信不?你先去胡同口晃悠着,咱哥俩晚点到。”

    我……心里那个委屈啊。看来晚上少不了一番奔走了,索性落下卷帘门,直接收收画材在店里睡了。谁知道晚上要折腾成啥样,毕竟肉身还在啊。

    虽然睡着了,我灵魂似乎醒着。我试图离开身体,结果还真脱离出来了。这倒是挺好,两不误。既然出来也不能闲着,赶紧练习一下保命为毛的技能。晚上拎着根搅拌棍和黑白无常一起出去,一张老脸往哪搁啊?照着之前黑白无常教我的方法,不断地练习。学一样东西其实是一个很奇妙的事;这个事本身并不难,难的事找到那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就好像我学美术的时候,最开始画一堆辅助线,而现在会根据画框大小找到位置,直接从一个细节就开始画起;只是这个过程枯燥而漫长。在凝聚哭丧棒的过程中,期间也有两次凝出来的比白无常的还大一圈。但是不稳定,其它时候凝出来的都小得多。

    不知过了多久,也懒得看时间。反正现在是不断练习,至少现在好很多了,看起来只比白无常的哭丧棒小一圈了。其实这个就是精神力集合,然后提取阴司的鬼气凝实,所以凡人一般看不见。而且阴司有令:严禁阴差收魂时“敲闷棍”,必须是在对方能看到的情况才能收魂。也就是说如果要去收魂,阴差必须现身。一是“名正言顺”,咱是正经执法;不屑于干背后暗算人的勾当;二来将死之人是能够看到一些东西的。阴差别说胡乱袭击生人,就是胡乱现身出来回去都是要被收拾的。这也就是生人撑死大天也只能看到一些鬼影,要碰上阴差的机会真是万中无一。如果遇到了现出真身的阴差,就说明他们来接你了……我现在几乎有事没事都见到阴差,这也是属于同事间走动。而且我在人间见到他们都是伪装成人的样子,想起白无常竟然化成一个金丝眼镜的IT男,也不知道城隍出来会化成什么样?难不成和街口报刊亭的大爷一样?

    电灯忽然开始闪烁不定,料想是二位无常快到了。关着门屋里一直开着灯,也不知道现在天黑了没。

    “燧阴大人,看来修为精进不少。”二位无常出现在我店里,白无常看看我手里的哭丧棒说道。黑无常看了一眼也挑了一下眉头:

    “看起来确实没少努力。可以,老子今天看你比较顺眼。”

    “卖相好,卖相好。”我赶紧打个哈哈含混过去,立马就问道:“二位大人,白天接令,我不知道从何下手啊。上面说我逃至我处,这个我处的范围是哪到哪?”我看着两位,也少了之前的拘束感,整个人放松了不少。毕竟我一个菜鸟啥不懂,整不好哪天挂了都不知道。

    “我们已经大概知道怨魂的位置了,等会我们一起去。城隍大人主管本省,所以你的执法范围也是本省。”黑无常难得好好说话了。可我一听就急了,本省面积也很大了。我以为顶天就本市了。这要是来个急件,又隔得远;我上哪买特价机票去啊?我总不能去到机场把自己的阴司腰牌掏出来换登机牌吧?

    “我去,差旅费给报不?”

    “呵呵呵,燧阴大人又说笑了。阴差行走可缩地成寸的。至于其它,你大可不必担心。俸禄和对应福报都会有。”白无常嘿嘿一笑,倒整得我一阵脸红,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会就这事来嘲笑我。

    “走吧,这是燧阴大人第一次任务,我等定当全力协助。”瞧瞧,白无常讲话就是这么滴水不漏。带我这么一个菜鸟过去,还说是协助我。被他这么一说,我也赶紧抱拳:

    “那就仰仗二位大人指教了。”

    “拜堂呐?有完没完?还不赶紧的?!赶紧回肉身。走啦!”黑无常手中出现了锁链,催我们赶紧出发。我心中一阵激动:这尼玛可是我的第一次啊,看小爷不一哭丧棒敲死这怨魂。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20783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