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鬼

    “留她不得。”二位无常已经堵在门窗处,我凝出哭丧棒就冲过去,结果还没冲到跟前就被一阵气浪掀翻。

    “二位神君,我连投两次胎,都被打掉。你们在哪?怎么不见有谁来帮我?我投胎不成,其他人也别想成。”女鬼说完,拉开架势。她明显是不敢和二位无常动手,所以她眼睛死死盯着我。

    “犯妇放肆,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地府认罪,也许可以从轻发落。”白无常说着手里铁链消失不见,但却提着一根哭丧棒。看来这些法器可以根据不同需要而变化出来。

    想到此,我开始集中精神,开始想着现在需要的东西。突然感到手里一沉,一张渔网出现了。趁他们三位一愣神的工夫,我就将渔网抛向女鬼,随即自己也冲过去。看此方法凑效,提起哭丧棒就是一顿打。女鬼在网里被哭丧棒来回抽打,发出极其可怖的叫喊。突然她竟撕破渔网,向我冲过来。

    “你算哪棵葱?仗着有黑白无常在就敢打我。我今天拼个魂飞魄散,也要杀了你。”

    她身上的怨气竟然将剩下的渔网冲开了,对着我歇斯底里地大叫着冲过来。我这时才注意她的牙齿已经变成了獠牙,眼睛里没有眼白,浑身散发着黑气。

    她不死,我就要死了。只能咬牙上了,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就被她一爪打飞。

    “妈的,死娘们,老子弄不死你。”我也火了,站起来也朝女鬼冲过去。说着我就把手里的哭丧棒甩出去。这女鬼倒好,连躲都不躲,任凭哭丧棒钉在自己身上。看样子她今天是要和我拼命了。我想凝出一把武器,但怎么都出不来。白无常见状把他的哭丧棒朝我扔来,但被那女鬼凌空抢走;下一刻她就是一声惨叫将哭丧棒扔在地上。然后一脸怨恨地看着我惊恐地问道:

    “你也是鬼差?”

    “咋地?要你批准啊?没见过这么现代的鬼差?”

    我看她的那拿哭丧棒的那只手已经被融掉了,也是吃惊不小。但也来不及细想,料来也是阴司法器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用的,当时登名造成应该就是包含这一权利吧。我赶紧捡起白无常的哭丧棒,当头一棒就敲下去。看她被打趴下,赶紧过去一脚踩上去。这时候才仔细看到刚刚用白无常这哭丧棒一棍下去,差点削了她半边身子。整个肩膀被劈开,中间就只有弥漫的黑气连接着。我不禁看了一下手里拿着的白无常丢给我的哭丧棒,这特么是棍?还是刀啊?这种效果也太夸张了,相比之下,我凝出的那根更像棍子,而他的这根哭丧棒就是一把刀。我上次就是被他用着玩意抽打魂体的?

    “你们这些鬼差,哪知我们的疾苦?你们知道终于熬过阴间等来的轮回,却被人剥夺有多绝望?”看她要挣扎,我伸手握住之前钉在她身上的哭丧棒,一把扯出来,紧接着她一声惨叫。灵力之大,导致房间里的灯都开始闪烁。

    “谁他妈让你没眼力见?你在产房排个队能怎么着?什么物件?自己时运不济,就跑这来害别人不能转世?阴司律法:同族相残者,诛!”看她挣扎要起来,我就赶紧把自己的哭丧棒钉下去一扭,继续用白无常的哭丧棒打。

    “你……你等着,我在地府等……啊!”

    女鬼狠狠地说到,不过她还没说完我又将自己的哭丧棒拔出来:

    “等啥?等我回来请你吃饭呐?”如此反复两三回,女鬼已经连哼的力气都没有了,魂体也开始慢慢淡了。

    黑无常见状赶紧用锁链把女鬼锁好拉到一边。白无常则过来拍拍我:

    “燧阴大人,请停手吧。我等得拿她复命。”

    我回过神来,把哭丧棒递还给白无常:

    “感谢大哥出手相救。”

    “燧阴大人言重了,我等回去复命,就此告辞。”

    “小子,不错。老子开始有点喜欢你了,这怨魂回去的结果也是灰飞烟灭。复命完我来找你。”

    二位无常一拱手,就消失了。我也赶紧回自己的肉身。看我醒来后,周围的家属对我就是一通安慰开导。唉,这事要是传到地府才真是……

    搪塞敷衍了一会,我就赶紧找个借口逃离了医院。回到家里感觉胸口痛,其实,从我灵体返回肉身后,胸口就一直痛。掀开衣服一看,一个淡淡的手掌印。该不会是看我晕倒,哪个孙子按的吧?这得多大劲啊?正看着,四周的突然凉下来,正打算把热风打开时;镜子里出现了白无常的样子:

    “嘿嘿嘿,燧阴大人,怨魂已经处理了,城隍大人很满意,命我和你说一声。”

    “哇靠,大哥,你这太吓人了。”我差点坐地上了。

    “燧阴大人被怨气所伤,八爷等会会来找你,为你疗伤。”说完镜子里又恢复出我的样子。这阴差当得……真是一点隐私都没有啊。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20783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