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

    把大家散了后,我让其中两个鬼吏留下,带我去见孟婆。再来到阴间大地上,上次二位无常召唤出棺材。我也试试,这么远走过去也挂了。我记得上次棺材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我这次就将自己的精气慢慢浸地下,不一会那块地面开始震动。旁边的鬼吏一看:

    “燧阴大人显威了。”

    震动停止后,我发现只露了个头,可能是功力不到吧?好在周围有鬼吏,请他们帮忙挖一下也成。低头仔细一看,嗯?怎么感觉怪怪的?不怎么像竖着的棺材啊,倒是像……

    “去你大爷的,骨灰盒!!!!!!”看清楚以后,我一脚把盒子踢开。我掀开盖子站里面飞啊?

    “散了散了,我不要面子的吗?”我转身对那两鬼吏说道。两鬼吏尴尬地相对一看,就离开了。我怎么去找孟婆呢?走着过去,即使魂体无碍,也累得够呛。怪也只怪自己太菜了。对哦,对方也是阴间的啊。二位无常说我们可以通过腰牌联系的啊。有工具不用,折腾个什么劲啊?想到此,我按住心口,心中默念孟婆名讳:

    “婆婆,婆婆。收到没?我是小陈啊。”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新上任的燧阴大人啊。大人有什么吩咐啊?”孟婆的声音出现在我脑中。那一股子酸气啊,肯定还在记恨吧?

    “哪能啊?之前冲撞了婆婆,那不是我懵懂、幼稚、可爱的年少时候嘛。还请婆婆指个方位,我来拜访婆婆。”我也赶紧认怂,人家好歹是初代一直到现在的大脚。轮回门都是她地盘,赶紧抱大腿。嗯?怎么不说话了?不说话也指条路啊,我站在这个荒原上,该往哪走啊?

    “你吃啥啦?几天的事,你就成熟稳重啦?”身后响起孟婆的声音,我赶紧转身。之间一个女子漂浮在空中。咦?我一直以为孟婆是老妪,没想到这么年轻,还是一美女。一时忘了说话。

    “老娘看起来像婆婆吗?”孟婆突然凑近,我跪下去的心都有了。究竟是哪个王八蛋画孟婆的插画是一个老太太造型的?这是要遭雷劈的误会啊。突然,孟婆伸手掐住我的眼皮:

    “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老娘有这么老吗?”

    “没有没有没有,姐姐你放手,放手。疼。”眼泪都快下来了。阴间阳间的女子都不好惹啊。

    “行了,我也知道你是为什么来找我。你的事都传开了,你把一只快化为煞的怨魂直接打懵了。小子,这可不是你在阳间打架。以后悠着点,把这个喝了。”说完孟婆手里变出一碗汤,看上去似乎比黑无常给我的那瓶药好喝一些。但问题是孟婆汤……

    “姐姐,这汤……”我话还没说完,孟婆劈头盖脸就过来了:

    “这汤怎么了?这汤怎么了?老娘上千年就一个手艺啊?老娘就不能熬点别的?”

    “能能能,姐姐说是啥就是啥。我喝我喝。”赶紧认错接过碗,一饮而尽。味道确实比黑无常给的好很多。刚一下肚,就感觉有股力量在体内游走。看我喝完,灵体一点点恢复后,孟婆也准备离开:

    “走啦,我那还一堆事呢。你太弱了,不能仗着入魂阴司就觉得自己是鬼将。随便来个厉鬼都可以捏死你,还燧阴使呢。要搁以前,燧阴使可直属东岳大帝的,也是后来才分配到个省城隍的。你的灵体可以来幽都修炼,你的肉身还是得去哪个道场练练。”

    我心中一阵感激,这帮鬼们看起来阴森可怖。但对同僚,同类真的很好。我忙拱手作揖:

    “谢孟婆,来日必报此恩。”

    孟婆微微一笑:“走了走了,忙死了,没工夫陪你瞎胡闹了。”说完,她就消失了。

    返回肉身后,之前的疲倦感一扫而空。趁还记得,我拿出块油画框,准备去画孟婆。之前全凭爱好画了鬼门关、黑白无常。但也一直卖不出去,就一直挂在店里。谁知道后面竟因此成了一条引魂路,我也成了一名阴差。既然画了两位无常,还是得空把见过的都画一下。抽空请这些大佬给自己的画像注入一点啥加持一下,摆店里辟邪也是挺好的。毕竟城隍爷开口要把我这开辟一条引魂路,以后免不了熙熙攘攘。万一遇到几位要闹事的阴魂,我这也得耍得开。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20783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