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客

    自打黑白无常加持过鬼门关的画之后,几乎每天都有些阴魂从我店里去往阴间。我也就继续白天开门做生意,晚上留道小门给阴魂通过。

    白天鬼一般是不会出来的,他们不喜欢这样的温度;就像人被闷在桑拿房里一样。所以白天他们基本都在墙角或其他角落里。我在街道口摆了结界,一旦有阴魂进入,我就会感知到。平常我也就坐在店里画画或发个呆什么的;正在我发呆的时候。听到门铃一响,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这孩子进门就到处东张西望,我见状就走过去:

    “哥们,要看点啥?我帮你找找。”

    结果这哥们甚至都不和我交流,慌忙避开我后。就一个劲地看店里的画。这倒是稀奇了,开店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我也不再说话了,就看着他在店里转悠。我发觉他在关于阴间,鬼之类题材画面前驻足时间比一般画的时间要长。尤其是那几幅不卖的画前面,更是挪不动脚。在看到那幅名叫《相隔》的画时,这哥们竟然哭起来。我尼玛真是邪门了,之前倒是有个姑娘特喜欢这幅画,来看了好几次,问了价格后就走。画的主题就是男女阴阳相隔,女的在天堂,男的在地狱;布面油画。我画的时候没觉得有啥啊,也没有刻意去干啥。这哥们咋就这样了呢?跟我怎么了他似的。

    “兄弟,克制。有啥事跟哥说一下,虽然说了哥也不一定能帮你,但你憋着也难受嘛不是?”

    “老板,这画多少钱?我买!!”小伙子一抹眼泪,转过来头来狠狠地说。

    买就买嘛,这么神气干嘛?现在年轻人买东西都要加戏的吗?刷了卡,我给他包好后。这哥们头也不回地抱着画就冲出去了,要不是已经付钱了真怀疑是来抢画的。就在他出门的时候,我看到他身后有一些黑气在慢慢凝聚。还没来得及喊他就已经跑了;等我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没影了。

    这事还得盯着点,不然一纸文书又要从天花板飘下来了。但是现在从何下手呢?完全找不到头绪。这大中午的一般鬼吏出来有点扛不住,找鬼将?就黑无常和孟婆那样的,出来就先收拾我一顿。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索性关了门,直接出来探查。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加上白无常的谆谆教导及黑无常的“耐心”教育,探查范围已经扩大很多了。而且慢慢适应阴差的身份,能看见的阴魂越来越多了。但这个也给生活有一定困扰;有时低头玩手机,抬头就看到阴魂;还有一次更夸张,我在店里画画;总感觉温度低了点,还以为是空调开得大了点,一回头差点被把我吓尿:店里站了一堆阴魂。见我回头,阴魂还开口问路。甚至还有阴魂因为我能看得见,还想来有所打算,结果知道我是阴差后就吓跑了。

    绕了一圈下来,也没收获。晚上请几个鬼吏出去看看。下次画画的时候,还是留点东西在画上,找人的时候也没这么费劲了。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还没等我来得及召唤鬼吏。买画的小伙子又冲进来了,进来后一直盯着我。

    我感觉他背后的黑气比白天浓郁了一些,但也还没有凝成形。只是这么盯着我心里发毛:

    “哥……哥们,你有事说事;再这么看,要出事。”

    “老板,你见过阴间对不对?你画的都是关于阴间的,你能我带我去吗?”

    我靠,抽什么风?不过我已经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了。这个年纪的人要死要活只会觉得一样东西高过一切,就是爱情啊。我赶紧说:

    “你没事吧?修行请去道观,超度请去寺庙。我这里提供免费WIFI,替你画出你想要的画,提供咖啡和茶。”嘴上这么,我却一直盯着他背后的黑气。凝而不实,怎么凝都会散。

    “方琳说你去过阴间,她说只有去过的人才能画出那种感觉的画。我本来也不相信,直到我看到你画。很多人说你画的画可以直通阴间,老板,你帮我找一个人。方琳说她现在在阴间,说很想我。”

    要不是没搞明白他背后的黑气究竟是怎么回事,看他这一副语无伦次,讲都不会话的样子。真想两巴掌扇过去。

    “谁是方琳?”

    “她是我女朋友,是我一生最爱的……”

    “得得得,看你样子也不大,就一生最爱了?”这群孩子都怎么了?动不动就一生,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这都什么时候添的毛病?我实在受不了他的声泪俱下,递了张纸过去打断他:“说说吧,咋回事?”

    “除了她,我这辈子不会再爱其他人了。”

    “行了行了,知道了。我问的是方琳是什么时候不在的?怎么不在的?”我实在受不了,本来一件很悲伤的事,非得整得这么黏黏糊糊的。

    我给他发了支烟,从冰箱里拿了瓶水给他:“先冷静一下。”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20783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