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阴司画铺 >第二十八章 邪魅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八章 邪魅

    一连几天我都呆在道观里,白天和玄清道人、清宁一起打坐;到了饭点和清宁一起劈柴、烧火做饭。玄清道长也时不时给我敷药,只是清宁去林中修炼的时候,我留在道观里。无所事事下,只能拿出纸笔画画。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似乎只有画画的时候我才能静下来。把这个村子遇到的画个小稿,等回去后再画油画。

    “哟?小鬼,不错啊。画得不错啊,但与犼的尾巴应该再往下垂一点。”正画着,背后传来玄清道人的声音。见我回头,他又和我说阴兽虽然大体像阳间某种动物;但毕竟还是阴兽;首先一点,肌肉不可能这么发达;其次,骨架结构也有不同。

    这是道士还是画师啊?他说的全在点子上;骨骼结构、比例,肌肉包裹、经络穿插……就差再说说动态了。一下午他和我说了很多阴间生物和阳间生物的不同,估计他也闲得发慌。徒弟去练功了,自己又没什么事,看到我这么一个闲人;还不赶紧宣泄一下?被老道上了一下午的结构课,很久没有这样了。自打出了校门,遇到困惑的都是自己去查资料解惑。一时间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

    “说了这么多,刚刚和你说的这些记好了吗?”太阳西斜的时候,玄清道人站起来,结束了今天的课程。见我点头后,他满意地笑了:

    “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好教。”突然他想到什么,又转头说道:“小兔崽子,把你丢的烟头给我扫了,要不然又要辛苦我那徒儿。”

    这么护犊子的吗?“谁污染谁治理”果然是真理啊。等打扫得差不多,清宁也从山上回来了。见我在打扫,赶紧过来说下午不用打扫;夜里还会有落叶。唉,我这不是在扫烟头么?顺手就打扫一下前院了啊。

    吃饭的时候,正想吐槽一下自己如何怀念红烧肉、鸡腿、牛排的时候。突然感到心头一紧,赶紧停下碗筷;玄清道人也放下碗筷看向门外。只有清宁略带狐疑地看着我和玄清道人:

    “师父、哥,你们怎么了?”

    我和玄清道人相互看了一眼,他先开口道:“不愧是阴差,感知力这么敏锐。”说完又看向清宁:“徒儿,拿武器,有活儿来了;饭菜别收,等会回来接着吃。”

    我顿时语塞,这老头究竟是自信?还是心太大?喘匀了卡在脖子里这口气,我才问道:

    “道长,这应该也是来自阴间的吧?什么玩意?”

    “妖兽冲击边界产生的波动。”听玄清道长这么一说,清宁一幅见怪不怪地表情:

    “师父,它们又来了啊?这次有几只啊?”

    玄清道长一脸慈爱地看着清宁:“一只都没出来,只是有两只邪魅趁机窜出来了。”

    听到这里,我也顾不得许多;将精神注意力集中到心口位置,准备前去收拾了这两逃窜的邪魅。突然“啪”的一声并伴随着头上一疼,旁边响起玄清道人的声音:

    “有你啥事?老子地盘上,轮得着你动手?呆一边儿去。”

    我揉着头往后面退了两步,这老道是也打,不是也打。等清宁提着一把剑出来后,我们便一起走向门外。这下别说我们看见,就是一般人都可以看见。两个人影就站在道观前不远的树下,身上那满是破洞的衣服已经脏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皮肤上也是脏兮兮的。哪像鬼啊?倒挺像乞丐的。让我诧异的事他们的脖子比正常人长出一大截。

    见我们三人出来,那两个物件也开始从树下走了出来。

    “道长,这是什么怪胎?跟长颈鹿似的。是人是鬼啊?”越看越迷惑,他们确实是走着出来了。我甚至听到他们踩在地上小树枝而发出折断声音,说明他们是有实体的。

    “吊死鬼,死后怨气太重;留着一口气就游离在阴阳边界。已故亡灵,强行附在自己生前的身体上;既不是生也并非亡,但对生却又非常地执念。”玄清道长解释道。

    说话间两个吊死鬼就开始往我们这边走来,我也感觉还有一些很弱的阴气向我们袭来。只见清宁快速在手上画了什么然后紧握手心冲上前去,大喝一声打开手掌。

    “嘭!!”

    是掌心雷,就是之前老杨叔给我玩的那种。但清宁这个威力和老杨叔那个相比却响得不是一星半点,我甚至产生了耳鸣;那些阴气则完全被震散了。不禁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小道士:平时说话都柔柔弱弱的,整天都是打坐、劈柴、烧火、做饭;似乎是只会照顾师父日常衣食住行的小道士竟然这么厉害?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21693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