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阴司画铺 >第四十五章张子诚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五章张子诚

    和女鬼一直聊到深夜,讲的都是我的经历,渐渐地似乎已经忘记她是女鬼;似乎是陪我一起长大的亲人。

    突然她不说话,两支漆黑的眼眸看着我:“人有人的时日;鬼有鬼寿……”

    “什么时候能再见你?”听她话锋不对,我赶紧接过话茬:“是到阴司强行轮回的时候了吗?我去轮回门求孟婆告诉我你的去处。”

    她点点头,阴司的这些律法我当然清楚了。那两位大哥没事就提醒我一下,然后招出来的鬼吏也时不时提醒我。陆判官那一课“不可逆”太深刻了。但想到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聊以前的对象,结果却是离别。自打有了她的记忆后,一直都觉得亏欠。但是她说她走了以后这些记忆都会带走,不会困扰我。想到此,手上再次凝出鬼气。女鬼见状不解地问我为什么,关于阴间的东西,我不懂的实在太多了。焚了书信,让鬼气弥漫在房间里。

    “恩公,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办?”张子诚从窗帘的阴影处走出来。看到女鬼又行一礼:“李夫人。”

    女鬼也站起来还礼:“张判官。”

    判官?张子诚居然是判官?他之前说做过使吏,居然是做过判官。难怪之前在鬼城里面的时候大家见他挺客气了。

    “张大哥,画已经完成了。请看一下是这意思吗?”说着我就把画架转过来,把之前画好的画放在张子诚面前。他见到画,一时竟呆住了。良久眼睛里开始有光闪烁,他正了正身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恩公,大恩不言谢。子诚任由恩公差遣。”

    “张大哥太客气了。”我赶紧去扶起他,没想到他却避开了;说我现在不宜碰触,毕竟我现在生人肉身。我也只能作罢,同样倒了一杯清茶给他,又顺便换了一下果盘里的水果。我看着他们两:

    “你们以前就认识了?”

    “是的,恩公。之前做使吏的时候,她们家后人的案子是我办的;至此认识了李夫人。她比我早很多年来到幽都地府,但却一直没有轮回。”

    “感谢张判官,小妇一直铭记于心。”

    “李夫人?”我不解地看着张子诚。他见我不解,坐正了身体对我一拱手道:

    “此妇人生前名唤:李朱赵,是恩公几世前的发妻。皆因误服毒去世,怨气凝结本想找恩公索命;怎知回到阳间看到恩公已悬梁自尽,便化为影子伴随恩公几世。”

    张子诚这边说着,那边女鬼眼角又流出两行血泪:

    “只能跟到此时。”

    “张大哥,李朱赵到了强制轮回的时候了;若再不轮回将魂散化聻了。有没有什么办法去保留她的记忆?”我心急地问着。

    “恩公真是用情至深,其实这个也很简单。恩公只需用紫光檀做一口小棺材,请李夫人将自己的一丝鬼气至于其中便可。”

    随后张子诚又给我说了棺材的大小;刚好家里有紫光檀的镇纸。我当即就拿出来,把工具箱也拿出来,用锯子将镇纸裁到合适的尺寸。又是锯又是削,这一通折腾快天亮的时候可算把这个小棺材搞定了。想不到这个檀木这么硬,用刀根本削不动。看我一脸汗地把小棺材放在面前,李朱赵竟然掩面而泣。

    “呃……这个……鬼媳妇,怎么啦?”

    “恩公有所不知,她当鬼这么多年,第一次有生人这么极力挽留她;兴许是这样更显得离别的悲凉。”张子诚在一旁解释道。

    “啊?那她生前的时候,她家里没有这样对她吗?”

    “她在世的时候,家中经商;算不上富甲一方也算衣食无忧。而恩公家也是经商,两家可算门当户对。但却有眼红想劫了李夫人家,于是就干了杀人放火的勾当。恩公知道这伙歹人是由当地一个乡绅指使后,就设宴请乡绅来。期间恩公下毒欲将乡绅一家毒死报仇,奈何李夫人误服。李夫人过身后,恩公却独自去杀了乡绅一家,然后回家自尽了。李夫人家里已经没有人了,而恩公当时和李夫人也并未生儿育女。自然不会有人记得李夫人,恩公去世后,府上的人认为李夫人带来了灾祸,甚至撤了夫人的牌位。恩公过身后,由于是自尽;所以先去到了枉死殿领了刑,又因杀了人去到二殿受刑……所以二位不曾在地府相见过。”

    我勒个大擦。哪有这么办事的?还把人家牌位撤了。想到此,心中内疚更甚。但也不解地问张子诚:

    “张大哥,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不瞒恩公说,愚兄误打误撞做了几年使吏,专判阴魂伤人事件。阴司判官有很多,但也不够用。为此也会来阳间借调生人去阴司办案,不过他们都是办刚过身人的案件。”张子诚谦虚的儒雅是和他生前是私塾先生有关吧。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24991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