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阴司画铺 >第六十八章 梦境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八章 梦境

    我前脚进入米艾的梦境里,陈阿婆后脚就跟进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别人的梦境中,但这姑娘的梦里却没有小粉红;而是一派枯藤老树昏鸦的场景。她和一群人坐在河堤上写生,其中也有我。那个“我”脸色煞白地静静坐在一旁涂抹着画布,在所有人中只有我后面有两个灰色的人影……

    这姑娘对我就这点印象?她说总觉得我身边有人,连梦里的背后都站两人……这时老太太冲我神秘一笑:“小朋友,看来我孙女对你印象不错哦。”

    哪里就不错啦?这个场景里看着“我”,比身为阴差的本尊更像鬼;这也算是知道我在她眼里是什么样的了。

    “你在这看着,我过去见见她。”

    说着陈阿婆就慢慢向米艾走去,我看着她在行走过程逐渐变成一个老人,直到她走到米艾身后时,她已经变成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妪了。这倒是一个降低识别成本的好方法;变成对方最熟悉的形态。

    米艾转过身,看见陈阿婆。立马兴奋地打着手语,身边的场景在慢慢变成她们家。梦里的人基本没什么逻辑,但感知能力会放大。所以人一般都会记得在梦里是开心或是伤心;但对换来换去的场景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我远远地看着她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她似乎和外婆的感情特别深;对父母的感情却很一般。她们之间全是手语,而且整个梦境中除了米艾,其他人脑子里没有任何思维;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她脑海中的道具人。

    她梦里的场景总是不停地换,而且没有任何前兆。刚才还在家里,后一秒就立马在一个山谷里。这次的场景里就不那么合家欢了,竟然有些裸露的棺材在山坡上。现在的女生都这么牛逼的吗?不过这个场景倒是挺好的,回头给画出来。她就这样和陈阿婆往前走着,越走越荒凉;渐渐地竟然有了点阴间大地的感觉。山谷两边的棺材逐渐增多了,一些棺材上还坐这一些形如枯槁的人,木然地看着她们两。陈阿婆就算了,但我并没有看到米艾有任何惧色。

    真是整天和尸体打交道,胆子是不一样啊。想想也挺心疼这些当背景的干尸们……就这品相,就这台风随便来一位,搁谁梦里不是噩梦的存在?但在这姑娘梦里却沦为了背景。这憋屈的呀,哪说理去?

    走出了山谷,场景又换了:一片森林,犹如童话中树林;遮天蔽日,连裸露在外的树根都很庞大。跟着她们走进树林,氛围就开始不对了。在别人的梦里,我居然能感觉到有人在盯着我看。而且从进树林后,就只有米艾和陈阿婆了,她的父母就像突然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了。

    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随着越来越深入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越来越强。她们来到一个山坡上坐下,而我依旧在一个角落看着她们。山坡下是一片沼泽,有一些奇怪的影子在其中走动,沼泽里的水面也无风自动。

    我对她们两祖孙聊什么没一点兴趣,这些影影绰绰倒引起了我不少好奇心。悄悄摸过去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影子?是一个个身披黑色羽毛斗篷的人踩着高跷,手里拿着两根很长的手杖弓着腰在沼泽里行走;而水里也不是无风自动,而是有无数的手从水里伸出来挣扎,稍微露头的,就被这些行走的人一棍打下去……

    这是一个监狱啊。这里面关着到底是什么?或者说这种梦映射什么呢?这姑娘外表根本看不出思想里竟然有这么多东西。她才应该来画插画,就她梦里这些东西随便取一个画面都可以当插画。

    这时我又看到“自己”也身披黑色羽毛斗篷坐在沼泽中的一块高地上画画……我在这姑娘心中是得多变态啊?还能在这种地方心平气和地画画。我得去看看就究竟在画什么,想着就慢慢飘过去。

    当我转过去看到画框的时候,真是满头黑线。啥玩意没有,要不是别人的梦,我正想把面前这个自己一脚踢死;这个“我”根本就是拿个画笔坐那装逼呢,完全是为了存在而存在的一个角色。

    正当我要尝试去走近看看那些披着羽毛的人,突然整个场景都开始晃动。场景又换成了殡仪馆,米艾一家人围着一具遗体站着。她旁边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和她有几分相似,想来也是她小时候的样子。而这具遗体就是陈阿婆,这应该是送别的那一天吧。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29388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