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阴司画铺 >第六十九章 冥画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九章 冥画

    我在旁边看着都能体会到她的伤心,眼泪跟没闸似的。听到一阵摇铃声,寻声看去。我勒个擦嘞:“我”穿着一身黑西服,身后跟着一个和尚走过来。“我”在这个场景里竟然是个殡仪馆司仪……

    这一夜我还真是奔波啊,又是多地写生又是主持白事的……陈阿婆和我站在一起看着躺在纸棺中的自己和周围的家人们:

    “想不到,这个场景还在纠缠着小艾。”

    对于这事,倒是已经见惯了。大地震后有重新振作起来面对生活的,也有一直陷入悲痛整日喝酒,放弃自己放弃生活的:

    “执念太深,对她不是什么好事。”

    等一切结束,场景又变了。周围什么都没有,上下左右都是纯白色。只有米艾低着头站在那里。

    “小艾!”身旁的陈阿婆突然喊了一声。只见米艾闻声惊喜地转过来:

    “外婆!!”

    她能说话啊?转念一想:这是在梦中,一切皆有可能。米艾赶紧跑过来想扑在陈阿婆身上,但却从陈阿婆身上穿过去;差点摔倒。

    “小艾,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事;你不用一直盯着过去,还有更好地生活在你前方。以后想外婆了,或遇到什么事,你就来找陈先生。他是个好人,他会帮你的。”

    我……这就发好人卡啦?这老狐狸都没打招呼就把我绕进去了。不过也罢了,一个活人小姑娘能出什么问题;有人欺负,就找张卫东;有阴魂纠缠,我还是能解决。不过就她入殓师的身份,怕是没什么人敢去找不愉快。

    “外婆,我好想你。从前都是你帮别人招魂,这次你能不能回来?”米艾几乎泣不成声,我甚至怀疑梦外的她已经把枕头打湿了。

    “我不能给自己招魂,这次多亏了陈先生,我才能来看你。”陈阿婆慈祥地看着米艾。说事就说事,没事提我干啥玩意?我当阴差又不是干公益的,把我架这么高,以后咋下来?

    退出米艾的梦境,她果然在睡梦中流泪了。陈阿婆深深地看了一眼,便叫上我离开了。我们正准备的时候米艾突然醒了,这倒一点都不意外。这么强烈的情绪起伏,谁都会惊醒。但这姑娘似乎能看到我们;环视了一圈,最后眼睛注视着我们站的位置。但实际上她是看不到我们的,她看了一会确定没有人后又颓自低下头……

    回到家,灵体也回到了身体里。这一通折腾下来也不过才一个小时左右,人在梦里过了很久只是因为脑部的信息加速释放而且梦中的感知得到了放大而已。

    陈阿婆坐客厅聊天,不外就是希望我没事就去看看米艾。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小伙子,米艾房间里书桌旁边那幅画应该是你画的吧?”

    这老婆子观察也够仔细的,我也是临出门了才注意到那幅画的。我点点头,我出门的时候差点被这幅画吓到。平时都用人的身份去看,觉得顶多就是让人看着觉得阴冷些;就在刚才以魂体的身份看的时候,我竟然看到画中那些面具的眼眶部分都有血流出,而且打开的胸腔内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动。

    “你居然真的会画冥画?”见我点头后,陈阿婆问道。

    “冥画?这些有鬼的画是吧?现在这类画挺多,网上一搜一大把。”我无所谓地说着,之前第一次见白无常的时候,他也是问我画的事。

    “不是这样的,小伙子。有句话叫‘有形必有煞’,也就是说有形状的东西,必有它的煞气存在。而这一切的创造者会随着技艺的精进会衍生出其它的东西;就好比以前的棺材匠、纸扎匠等手艺人。做得时间久了,就会有另一个世界的人来看看这些自己用的东西是怎样做出来的。要知道人和鬼的视角是不同的,人看到的是物的实,鬼看到的物后的虚。而这个虚并不是虚无,而是来自虚空的信息。就像一枚硬币,人们永远看到的都是正面,但背面就不存在了吗?”陈阿婆这一通讲,听得我震惊不已。但也没半点怀疑,因为我以魂体的形式看到我画上的变化了。但我是什么时候有这种能力的?我怎么不记得我的学位证上有“灵学”的字样?这中间必然有什么我还不知道,要不然这个世界上画鬼怪的人这么多,那每个人画个传送门直接可以召唤出各自的口袋鬼怪在现实世界开一局“出击吧,鬼怪”了。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29801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