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阴司画铺 >第九十二章 恶人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九十二章 恶人

    发小的感情就是这么铁,他能这么说,也肯定会这么做。这样我更不能告诉他实话了,于是把说听到一些事,有人说是王贵利干的。想着他东哥路子野以为和他认识就来八卦一下,而且也没想过也不敢想去招惹这号人物。

    “以前他找我办过一次事,说有人欠他工程款,让我带人去帮他收账。”张卫东弹了一下手里的烟灰,继续说道:

    “可我带了人过去,发觉不对劲。那就是一个两口子辛苦经营的一家小公司;人很老实本分,根本不像会欠钱不还的人。留了个心眼;没动手,吓唬了一下,给了个还钱期限就出来了。出来后仔细看了一下,就明白了。这片地方就没几家人,大部分人都搬走。你听明白了吧?”

    “闹鬼?”

    “闹你个头,你多大了?还闹鬼?这个世界哪有鬼?那王八蛋要人家的地,忽悠人家签了份阴阳合同。现在拿着合同让人家搬,人家不肯就要赔他巨额违约金。这才闹出欠钱不还的事。”

    我听得恍惚,又问了什么叫阴阳合同?白了我一眼后,他又深入简出地和我科普了一下。随后他露出一种悲痛的神情:

    “但后来我们再去的时候,毕竟王贵利给了钱;我虽然在道上混,但还是要脸的。拿了钱就要干活。等我们到那的时候,发现那两口子就上吊死在自己的公司里。于是我们赶紧报警,警察来了把人拉走了。我一直以为是我们逼死了人家两口子,后悔了很久。虽然我们在道上也办事,但从来不欺负老实人。直到后来过了很久,我下面一个小兄弟被几个吸毒的给抢了,我们找到了其中一个,打了半死时候,他说告诉我一个事换半条命。才知道是王贵利嫌我们办事不够干净利索,就找了几个人去勒死那两口子并吊在公司里伪装成上吊的样子。当时我就想报警了,但是一想这孙子本来就吸毒,又被我们打成这样;没准第二天早上就挂了,就没有去给自己找不愉快;当时讲完就给他放了。从此就离王贵利远一点了,明面上我们弄不过人家,毕竟这么多身份摆在那里;但背地里他比我们这些在道上混的人还下作。”

    听他说完,再次感觉到身体因为愤怒抖动。妈的,这事我还就管定了。就等下发勾牒,我亲自去要他命。这还没愤慨完,门上风铃一响,抬头就看到清宁一脸兴奋地回来了;一进门就赶紧把早餐摆在桌子上,把钱包递给我。

    “钱包你揣着吧,有时候想吃什么零食就自己买点。”我没接,递了杯水给他。

    这句话一出,清宁居然开始有些惶恐,更是着急要把钱包给我:“哥,不行的。给了我,你就没有了啊。而且师父说过,世人看重钱……你也不算是人了……”

    我去,这孩子骂人有水平啊,居然不带脏字:“谁不是人啦?咋喝个豆浆还把你喝醉啦?我们现在都很少用现金了,都是手机支付啦。”不敢让他继续说下去,张卫东还在这呢。

    “对了,你女朋友呢?怎么没见人呢?分啦?卧槽,这么快?”见有人来,张卫东立马换出一副痞子的样子。

    “你特么讲单口相声呢?人家不用上班的?个个跟你似的?”我没好气地说道。张卫东一天马上贱贱一笑:

    “没分就成,打算结婚呗?”

    “我们就没好在一起,结个屁。”

    一顿嬉闹后,张卫东就走了。走前留了句话:“奥拓车就别去和奥迪飙车了;车和车不一样的。”

    现在是白天,就算想办事也办不了;只能在店里守着铺子做买卖。自从当了阴差后,福不福报还没体会到,但是进账是越来越少了。就逮着这类空隙画画,做买卖了。但现在被王贵利这事搅得我也没心情画画了,只是让之前订了画的客人来把画拿走。突然想起,米艾让我回来后和她说一声。我竟一时忘了,赶紧掏出手机给她发短信;但却没有回我。估计是在工作吧,她们那单位早上是挺忙的;而且不知道她今天早上是怎么去上班的?

    “哥,在你店里怎么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有点像在山里半夜有邪魅游荡的感觉。”正想得出神,清宁却打断了我。不过这个感觉还挺准的,这里有《鬼门关》、还有各位鬼差大佬的画相。有这感觉也挺正常,而且这也说明这孩子感觉很敏感。

    随后我和他说了一些关于阴间的事,并且让他好好感受一下这种被盯着的感觉中是否有敌意?怎么分辨阴魂、鬼魂、鬼差的气息;就差现场召几个鬼吏出来给他感受一下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赶紧拉下门;拿着画、拉着清宁出门,开车直奔二鬼说过的水库。这一路越开越荒凉,别的倒是不怕,就怕爆胎啥的;那我就只能蹲路边哭了,总不能召唤出一群鬼吏出来帮我抬车啊。这荒地中竟很“热闹”,偶尔还能看到一些浑浑噩噩的阴魂。
  http://www.shuquge.com/txt/124328/335171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