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第二章 义薄云天马服君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章 义薄云天马服君

    送走了那位已经开始怀疑人生的刺客,赵括方才有时间来理一下头绪。

    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对于一个本身年纪轻轻便因高血压而瘫痪在病床上,忍受了无数折磨的人来说,有这样一个健康的身体,赵括已经是非常的开心了,虽说这个人在未来的下场可能会很惨,但是赵括也有办法应对,自己不去长平不就好了麽?让廉颇继续去守着,自己就是饿死在家里,也绝对不会去长平!

    只要自己不去长平,靠着死去的父亲赵奢留下的财产,也够潇洒的度过一生了,没有长平之败,或许在自己死前,都不会看到赵国灭亡,自然也就可以安享人生了,赵括如此想着,先前的那些恐慌也就很快的消散了,心里甚是喜悦。

    很快,那两位宾客便走了进来,这两人,赵括都是认得的,他们跟随了赵括很多年,其中那个满脸络腮胡须的,唤作狄,他似乎是林胡人,并非中原人,在四年前,他来到赵国,饥寒交迫,走投无路的他四处找人投靠,大多贵族都不愿意收留这个来自异地的胡人勇士,只有当时不过十六岁的赵括,看到有门客来投,高兴的手舞足蹈,将他留了下来。

    狄作为一个勇士,武艺是非常了得的,冠绝赵府,虽说赵府加上婢女主母,以及另外一个年过五十的老门客,也就只有七人。而另外一位,便是本地的赵人,他唤作幸,生平却很不幸,年少丧父,后又丧母,在邯郸内游荡,后来犯了事,险些被几个士打死,赵括保了他一命,故而他也就留在了赵府,成为了赵括的宾客,武艺也不错,仅次于狄,是赵府第二好手。

    “少君,赵异人已经被我们送走了。”

    “他深感少君的大德,走出门口的时候,激动的甚至要哭了出来。”,狄笑着说道,赵括平静的笑了笑,狄方才继续说道:“少君,我从前只是听说赵国有很多讲信义的人,可是到今天,我才真正相信了这句话,少君可以因为朋友的缘故放弃获得战功的机会,我是非常敬佩的。”

    “我对朋友,一向都是这样的。”,赵括说着,又急忙对这两人嘱咐道:“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要说出去。”

    幸有些疑惑的看着赵括,赵括平日里很是渴望名声,这样的故事,若是流传出去,绝对能大大增加赵括在赵国的名声,为什么不让我们往外说呢?

    赵括并没有解释什么,如今他需要的,是低调的生活,越低调越好,最好赵王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一号人,这是最好的,赵括让他们两人离去,自己却开始漫步在这两千多年前的院落里,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哪怕在接收了赵括的记忆之后,自己对这些地方了如指掌,可他还是想要再去看一看。

    赵府还是比较大的,周围都是些矮墙,只留下大门,进了门,又有一个狗窝,在这个时代,似乎大多数人都喜欢在前院养犬,不过他家院落的狗窝是空着的,在赵括的记忆里,他们原先也养过狗,那是一条猎犬,是自己父亲赵奢的最爱,不过,在赵奢逝世之后,这条猎犬不吃不喝,三日之后,也跟着一同走了。

    在院落的两旁,还种着一些桑树,这在此时,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在南边有一口井。赵括转到了后院,这里便是溷藩,厕所与猪舍的结合体,最早的绿色循环。

    就在赵括津津有味的参观自家豪宅的时候,狄与幸却是在前院里聊了起来。

    “少君为什么不让我们往外说这件事呢?”,幸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你都不明白?这件事流传出去,对少君当然有益,但是,那嬴异人可是秦国的质子啊,又来行刺少君,你说他人听闻此事,能饶了嬴异人麽?少君这是为了朋友,宁愿放弃声名啊!”,狄激荡的握着双拳,开心的说着。幸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随后方才说道:“对了,少君既然嘱咐了,你可千万不要将此事透露出去啊!”

    狄有些愤懑的看着他,“你将我当作是什么人?我身为林胡勇士,信守承诺,怎么会违背少君的嘱托呢?!”

    幸无奈的长叹了一声,方才说道:“若是别的事,或许还行,可你这嘴,就是吃饭的时候都不能停下来,若你是一个哑巴,只怕平原君都会将你接到他的府邸内,以牛羊款待...可惜啊。”,他摇了摇头,转身便离去了。只留下一个狄,愤愤不平的嘀咕着什么,不久之后,也就离开了这里。

    马服是邯郸西北处的一处小乡邑,这里在赵地也算是知名,知名的原因便是这里的封君乃是名将赵奢,赵奢被封为马服君,食邑便是在此处,在马服君逝世之后,马服子赵括,成为了这里的封君。若是在春秋时期,赵括也能算是一方诸侯,拥有一个封地,可以委派这里的官吏,征召军队。

    很可惜,此时与过去不同,此时的封君,并没有在地方上的行政权力,只有征赋的权力,此处的官吏都是受赵王所委派,而不会听从于赵括,不过,即使如此,从此处征收的赋也足够让赵括过上很好的生活,不愁吃喝。

    在马服通往邯郸的道路旁的一处大柳树下,几个满脸通红的汉子,围成了一圈。周围的乡民遇见了,都是纷纷躲开,不愿意招惹,这些大多都是些游侠门客,他们不事农桑,平日里游手好闲,寻常百姓是不敢招惹的,就是官吏,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是国中贵族的食客,官吏也不敢轻易招惹。

    在这些游侠当中,则是有两个魁梧的壮汉,正在角抵,两人各抓着对手的肩膀,不断的较着劲,来回踱步,憋得浑身赤红,不断的嘶吼着,周围的几个汉子时不时的拍手叫好,狄也在这些人当中,热切的看着角抵,这也算是他最为喜爱的活动了,正看着呢,周围几个好友便聊上了。

    “二三子,我听说,平原君和一个跛腿者相邻,有一次,平原君的侍妾看见跛腿者走路的样子,就大声的嘲笑他,第二天,这个跛足者来到平原君家里,对平原君说,臣听说公子爱下士,所以门客门不远千里来投奔您,因为您以贤士为重,以妻妾为轻,臣不幸有脚疾,而您的侍妾见了却嘲笑我,我希望您能杀了这个侍妾。”,一个汉子讲起了趣闻,周围几个人都是认真的听了起来。

    贵族们平日里玩六博,使投壶,或走犬,再讴歌,更有斗剑,御车,举鼎这样的体育活动,而狄这样的人,平日里就只能玩玩角抵,聚在这里东扯西谈。听到那汉子的故事,狄不屑的笑了笑,这个故事,他都已经听闻了七八个版本。

    “后来啊,平原君就真的将他的侍妾给杀了!”

    “平原君真爱士啊。”

    “真信义之人!”,周围几个游侠都忍不住的叫了起来。

    狄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二三子知道什么是信义麽?”

    “哦?狄莫非知道?你整日跟随在马服子的身边,马服子...又那么年轻,跟在马服子身边能知道什么呢?”,被狄打断的那个汉子有些不悦,想要挖苦一番,却又不好说自己封君的坏话,隐晦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跟着个黄毛小儿,你能知道什么信义啊?

    狄顿时便怒了,“今日...”,他刚开了口,却又止住了,咬着牙,不再言语。

    而看到他这模样,其余几人更是好奇,他们什么时候看到狄闭嘴的模样?这厮一开口便能从早说到晚,莫非真发生了什么事?几个人急忙围在他的周围,“狄,你若是将我们当作朋友看待,如近亲那样的信任我们,请你如实的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狄看了看他们,就连那两个角抵的此刻都围了过来,狄显得有些暴躁,迟疑了许久,这些话憋在心里不说出去对于他而言真的是太要命了,他认真的说道:“那我只将事情告诉你们,你们得答应我,绝对不能告诉外人。”

    “我们发誓,绝对不会。”

    “好!”,狄一喜,方才手舞足蹈的讲述了起来,狄这厮说起话来唾沫横飞,神采激扬,甚至在说起他制服刺客的过程中,亲自将一旁的好友打倒在地上,为众人还原场景,等到他说完,周围那几个游侠都是激动的要跳了起来。

    “好啊!好一个马服子!”

    “我们还一直在寻找讲信义的家主,几番想要去投靠平原君,却没有想到,我们就好像是站在河水之旁渴望远处的溪水!我愿去投我们的封君,成为他的食客,二三子意下如何?”

    “吾等同去!”
  http://www.shuquge.com/txt/126362/326721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