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第三章 始皇帝之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章 始皇帝之父

    已是晌午,正是最为炎热的时候,而赵括却并没有去休歇,他不断的在院落内漫步,面带微笑,前世瘫痪在床的时候,他最大的念头,就是能够这样转一转,如今的他不只是能走动,还能跑,还能跳,赵括已经是非常的满足,这让他不肯停下来休歇,他几乎走遍了院落内每一个角落。

    赵括一边走动着,一边思索着未来。他前世是个文科生,并不懂什么造酒造肥皂之类的,理工这条道路,是彻底走不通的,他就是连个椅子都造不出来的人。至于文抄公,名言名句,经典诗词或许能说上几个,倒是要倒背如流,完整的默写出来,赵括就做不到了。

    那自己能做些什么呢?

    对于历史,他也只是知晓大概罢了,这些还是他从网文上所获得的知识,也不知能顶多少用,唉,早知如此,就该早些将《秦吏》刷上几遍。赵括想来想去,最后总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出路,还是安心的宅在家里,骑马斗剑,享受贵族的生活好了,自己又不愁吃喝,何必要去做这些事呢?

    就在赵括做好了准备,要安心的当一个战国米虫的时候,院落大门却是被推开了。

    戈走了进来,戈是他门客里年纪最大的一个,或者说,戈并不是他的门客,而是他父亲赵奢的,当年赵奢还活着的时候,身边的门客足足有十几人,奈何,赵奢一向不看好自己的这个儿子,在逝世之前,他将这些门客都劝走了,按着他的原话就是:“二三子跟随我了数十年,我不希望你们与赵括陪葬,请你们去往平原君那里罢,我会为你们写介绍信。”

    跟随一个毛头小子,还是天下闻名的平原君?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似乎都不是一个难题。

    而戈却留了下来,据说,他当年是赵奢最不看好的门客,没有什么能力,故而没能去平原君府上,留在了此处,如今也就成为了赵括的门客。

    戈身材短小,却留着三绺长髯,若是他有狄那样的高大的身材,这三绺长髯定然会让他看起来格外的雄壮,奈何,对于他这个身材而言,这三绺长髯实在是太长,太茂盛,极为的古怪。他年纪不小,胡须也有些灰白,他抬起头来,有些无礼的瞥着赵括,冷哼了一声,瓮声瓮气的说道:“少君,主母请您与她一见。”

    赵括下意识的便皱起了眉头,在记忆里,他一直与此人不对付,戈为人非常的苛刻,不只是与赵括,就是跟幸,狄这些人的关系也非常的恶劣,这个老头不受赵府人喜爱。赵括没有多说什么,便朝着门口走了过去,戈昂首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出了院,这里有很多类似赵括家的院落,排列在此处。

    赵家有三处房产,一处在邯郸,两处都在马服,只是,一处靠近马服山,另外一处靠近牛首水,赵括便是住在此处,他的母亲因为年纪大了,受不得酷热,在夏日,便会搬去靠近马服山的别居,此处依山傍水,还有存好的冰块。刚刚走出了家门,便见到了一车架,这车架与影视剧里的车也很不相同。

    最大的区别,就是这车架是没有遮盖的,类似于后世的三轮车,享受不到卷开车帘私访民情的快感。赵括正要上车,却听到戈冷冷的说道:“我听说,当儿子的与母亲离别了很久之后,是没有空着手去见母亲的道理的,少君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

    赵括并不理会这个老头的挖苦,对于这个曾经享受过祖安狂轰乱炸的电竞少年而言,这老头还差得远呢。不过,他还是停了下来,接受了赵括的记忆,对于这位主母的感情,也是被他一同继承了下来,这让他内心觉得有些古怪,有些不安,不过,的确是不该空手去拜访,他问道:“那我该带上什么东西呢?”

    “主母每次让臣前来拜见,都是会让臣带着桃,她从不曾忘却少君所喜欢吃的。”

    赵括想了想,在回忆里,母亲似乎是很喜欢吃枣,他大手一挥,说道:“戈,你去买些枣子来!”,戈这次没有再开口挖苦什么,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院落,没过多久,便兜着些枣走了出来,交给了赵括,自己便去驾车了,赵括有些尴尬,原来自家里便有,熟练的上了马车,戈驾驭着骏马,车架迅速朝前行驶而去。

    赵括正好看一看这两千年之前的河北风光,这里虽是一处乡邑,可也是与城池一样,有着围墙的,土黄色的矮墙将整个乡邑囊括在内,而在乡邑之中,只有一条道路,道路很是狭窄,只能容纳一辆马车,道路两旁都是院落,有大有小,不过,赵括的院落,显然是这些建筑里最为宽阔的。

    此刻在道路上,行人还是不算太多,偶尔有几个玩耍的孩子,见的马车,也是急忙躲避到一旁,偷偷伸出头来,打量着赵括,赵括只是微微一笑,正行驶着,前方忽出现羊群,看到前方的马车,那驱羊人也不慌张,手中的长鞭熟练的打出,羊群竟是自然的分成了两股,为马车让开了道路,看的赵括不由得称奇。

    赵家的两处院落,相隔并不是非常的遥远,监门在看到赵括车架之后,大老远的便打开了乡邑大门,点头哈腰的目送赵括离去,甚至都没有盘问一声,而寻常人进出,就没有这么方便了。出了乡,一路朝着西边行驶而去。

    “臣听闻,嬴异人来行刺少君?”,戈忽然开口询问道。

    “嗯?你是如何知道的?”,赵括有些惊讶的询问道,这次,戈却没有回话,专心驾驶着车。赵括无奈的长叹了一声,本能的就想起了一个名字,狄。

    说实在的,能在几个时辰内,就将一件事传到十里之外的马服山,这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忽然,赵括感觉到了不对,嬴异人??不是赵异人麽??这么一思索,关于嬴异人的回忆也慢慢浮了上来,嬴异人本是秦安国君的儿子,赵氏嬴姓,而在这个时代,只有在藐视的情况下,才会以姓来称呼一个男子。

    他因为不受宠爱,被送到赵国为质子,因秦赵关系恶劣,赵国人对他并不是很好,有一段时日,赵异人都是没有出行的马车,生活窘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赵括与这位赵异人认识了,赵括觉得此人很欣赏自己的才学,便整日与他交谈些关于行军的道理,偶尔还会资助他。

    可是不知为何,渐渐的,他便又富裕了起来,出手大方,拉拢了不少的士,声名鹊起。

    原本的赵括并没有想明白这是为什么,可是如今的赵括,却知道其中原因...奇货可居..奇货可居啊,赵括有些激动,他对历史再不了解,也知道嬴异人是谁...他可是日后的嬴政他爸!始皇帝他爹啊!

    难怪啊,赵括一时间就明白了很多,为什么秦人会知道有自己这么一个人,为什么知道自己的真才实学,这定是嬴异人在其中起到了传递消息的作用,作为自己的朋友,他知道自己有多少本事,也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自大骄横,他就是将自己举荐给了秦军那边的罪魁祸首!

    始皇帝他爹来行刺我??

    想明白了这些,赵括对嬴异人的感情却变得有些复杂起来,说实话,他很厌恶这种被利用的感觉,甚至,他想报仇,可是又一想,他侍妾肚子里的那个孩子。那位对于来自两千年之后的灵魂而言,是一个值得敬佩,或者是仰慕的存在,那可是统一华夏大地,塑造了华夏根本的千古一帝啊,若是与他的父亲交恶,将来他得了天下,自己岂不是要糟?

    赵括还在这里胡思乱想,马车却已经停了下来。

    戈牵着缰绳,站在一旁,用鼻孔瞪着赵括。

    “少君,不是要臣将您抱下来罢?”
  http://www.shuquge.com/txt/126362/326721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