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第六章 天下苦秦已久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章 天下苦秦已久

    马服乡在邯郸周围并不起眼,无论是邯郸南方的番吾,东北处的列人,又或者坐落在长城边上的武城平阳,都远要比马服更为繁荣,马服户籍太少,这也就成为了限制马服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作为马服乡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位监门也有个非常优美的名,他是赵氏子孙,名为去死。

    去这个词,是远离的意思,大抵是他刚出生的时候有夭折之相,故而父母为他取了这么一个名,就是希望他能远离死亡。

    此刻,去死便站在马服乡邑的大门口,眺望着远方,身边还跟着一位年轻的乡吏。

    “赵君,又来了一行车架。”

    赵去死没有回话,认真的打量着远处的马车,忽然大叫道:“快些开门!”,年轻乡吏急忙拉开了大门,赵去死此刻已经是站在了路旁,脸上堆积着笑容,弯下腰来,对着马车行礼,乡吏有模有样的站在他的身后,也是行礼迎接,马车风驰电掣般的行驶而过,一个穿着不凡的士,看了看一旁的去死,没有言语。

    马车进了乡,年轻乡吏又关上了大门,已是累的气喘吁吁,“赵君,这些时日,怎么前来马服的车这么多呢?”

    去死轻抚着长须,自豪的说道:“我听闻,梧桐木因为凤凰的缘故而被大家所知晓,如今马服子的贤名被居住在城池内的人惦记在口中,前来马服的马车当然也会很多,老夫在马服待了数年,上次见到这样的场景,还是马服君在人世的时候。”,他正要说些什么,远处再次出现了一架马车。

    不等去死吩咐,乡吏就要去开门,赵去死严厉的说道:“止!不能开门。”

    乡吏一愣,可还是老实的站在了一旁。

    马车缓缓行驶而来,这马车比之前的马车更加的精致,那驭者也是一个威武的武士,跪坐在车上的,更是一个有威仪的上卿,乡吏腿一软,不解的看向了去死,去死此刻却是一副肃穆的模样,乡吏来此数个月,也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赵去死皱着眉头,威武的走到了马车的面前,拦下了马车。

    “我知道地位卑贱的人不该阻拦贵人的车,但是这正是我这样的人的职责,希望能得到您的宽恕。”,赵去死附身说道。

    听到赵去死的话,那位上卿并没有愤怒,反而是赞许的点了点头,驭者上前与赵去死说了此人的身份以及前来的原因,赵去死再三确认,这才开了门,让那位上卿进了乡邑。

    看到这一切的乡吏在车进了马服之后,方才拉住赵去死,认真的询问道:“赵君对待两辆车的态度为什么不一样呢?”

    赵去死看了看周围,这才低声解释道:“前面那位贵人,他唤作邯郸造,是邯郸令赵里的儿子,他是个生性骄横,自大狂妄的小人,对这样的小人,你越是表现出自己的尊敬,他才不会为难你,后面的那位贵人,他唤作许历,曾跟随马服君作战,是一个正直的君子,对于这样的君子,你若是过分阿谀,才会引起他的不满。”

    乡吏恍然大悟,又不解的问道:“可您是怎么认出他们来的呢?”

    赵去死笑了笑,没有再解释。

    .......

    门庭若市,赵括算是第一次真正的明白了这个成语。离自己被嬴异人行刺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天,在这期间,赵括就没有一天是清闲的,赵括也不知道那些急着取胜的秦人到底花费了多少财力来为自己扬名,总之,这些天来拜见他的人越来越多,最开始都是一些仰慕者,想要担任他的门客。

    怀着反正已经收了一批,再收一批也无碍的想法,赵括也算是来者不拒。也不必担心钱财的问题,对于这些门客,你能带着他们一同吃饭,赏赐给他们肉食,好的剑,以及漂亮的衣服,他们就会满足,而只是给与他们钱财,那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种侮辱。赵括仅仅是用了几天,就摸清了这个时代武士们的作风。

    再往后,来的就是一些官吏,这些官吏也是慕名而来,就是想要跟赵括成为朋友的,在他们之后,来的人是越来越夸张,邯郸城内的名贵疯了一样的往马服跑,其他地区的贵人据说还在路上,隐约有种“平生不识马服子,纵称英雄也枉然”的趋向。面对这些热情好客,对于自己崇拜的五体投地的贵人们,赵括欲哭无泪。

    最要命的是他还不能表现出对这些人的不尊敬,不然,是会死人的。

    原本宽阔的院落内,如今却是坐满了人,如今这个时代,飱时还是要分开的,故而在院落内铺了二十多张席子,赵括跪坐在最中间,面带微笑,两旁都是他的门客,说起分食制,绝对不是将食物分开给每个人吃这样简单,而是每个人都要单独的起灶,放在后世,就相当于每个人面前放着一个微波炉,大家都从自己的微波炉里拿饭来吃。

    当然,如今他们面前摆放的都是鼎,天子可以在自己面前放九个微波炉,不对,是放九个鼎,而赵括,则是可以放五个,下士可以放三个,像这样的礼仪,说实话,除却在三晋地区,其他地方都很少有人遵守了,礼崩乐坏,大抵就是如此。

    “少君能真诚的对待我们,平原君大抵也就是这样罢。”

    “少君精通兵法,性子宽和,能爱他人,有他这样的人在,王龁又有什么可以猖狂的地方呢?”

    “别说是一个王龁,就是来了十个,也绝对不是我们少君的对手啊。”

    门客们开始了日常的吹嘘,赵括并没有吃惊,跟他们相处的这些日子,他已经看清了这些人舔狗的本质,这些人整日的工作,就是一起来吹赵括,赵括早已听的麻木了,有些时候,他真的怀疑,这些人是不是都已经被秦人收买了,或者他们就是秦人送来的间谍,可是,这些都是知根知底的良家子....

    就在门客们疯狂吹赵括的时候,马车停在了院落门口,邯郸造走下了马车,他的年纪并不大,下了马车,整了整衣冠,方才走向了院落大门,刚刚靠近,就有一人将他拦下了,拦下他的人,是一位典型的赵国武士,那武士从面相上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他一只手放在了剑柄上,顶着面前的邯郸造。

    “不知道客人因为什么事情前来呢?”

    “我是来拜见马服子的,请你能为我告知一声。”,邯郸造为人骄横,却也不敢在此处过于无礼。

    “正是飱时,请客人晚些再来罢。”,拦下他的人是幸,幸不客气的说道,飱时的确是不能上门拜访的,因为这样看来就有上门求吃的嫌疑,在贵族之中,这样的行为是不提倡的。邯郸造听闻,也是有些焦躁了起来,皱着眉头,又说道:“我是因为重要的事情来拜访马服子的,即使是不合礼仪的时候,也没有办法了,希望你能为我告知一声。”

    幸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

    邯郸造面色赤红,看了看自己的驭者,驭者急忙走上前,拉住幸的手,隐晦的将一些刀币放在了幸的手中,笑着说道:“我君的确是因为重要的事情前来的,还希望您能为之通告一声,就说邯郸造希望能拜访马服子。”,幸接了钱,这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朝着驭者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院。

    “唉...就是如马服子这样贤明的人身边,也少不了这样的小人,赵国哪里还有小人去不了的地方呢?”,邯郸造仰头自言自语道。

    “邯郸造?”,赵括惊讶的看着幸,认真的思索了一番,自己好像不认识什么叫邯郸造的啊,正想着呢,一旁的门客说道:“少君,邯郸造是邯郸令赵里的第四个儿子。”,赵括这就明白了,赵里的儿子叫邯郸造,唉,这个鬼时代,赵括摇了摇头,方才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就请他进来罢。”

    没过多久,幸就带着一位清瘦的年轻人走进了院落里。

    邯郸造看着周围的门客们,神色愈发的激动,传闻果然不假,都说马服子能爱人,被他当作朋友的人有数百人,能与他一起战死的人不计其数,今日一见,果然是如此啊,在这个时代,门客的多少,也能说明一个人的能力,就好像是平原君,他的门客大概是赵国最多的,所以他的名声也就最大。

    而赵括如今这个门客的数量,虽说远不如平原君,可也相当的不错了,起码邯郸造就是很羡慕的,因为邯郸造只有两位门客。他只不过是邯郸令的第四个儿子,也没有什么有能力的人愿意做他的门客。他看向了那位坐在上位的年轻人,年轻人身材高大,面目俊美,就像仙鹤在鸡群里那样的显眼。

    在这个注重颜值的时代,赵括这张脸还是非常能打的。

    邯郸造猛地便朝着赵括附身大拜,激动的说道:“造拜见马服子!造这番前来,就是要代表整个邯郸的年轻士子来请求马服子的!天下人痛恨秦国的野蛮已经很久了,秦人欺辱我们赵国无人,俘虏我们的将军,攻占我们的城池,我们会带着自己的门客来跟随马服子,请马服子能带领我们赶往战场,斩杀王龁,攻破函谷关,俘虏秦王!”

    赵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年轻人。

    多好看的一个年轻人啊,可惜,怎么就是傻的呢?
  http://www.shuquge.com/txt/126362/326721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