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第八章 何以至此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八章 何以至此

    “我听从了您的安排,将您的计策告诉了秦国的将军,可是到现在,您的计策也没有发挥出作用来,这是因为什么呢?”,嬴异人看着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吕不韦,疑惑的询问道。吕不韦听出了他的质问之意,也不以为然,笑着说道:“我让许历将赵括举荐给赵王,只是为了让赵王记住还有赵括这么一个年轻人。”

    “如今的战事还没有危机到让赵王惶恐的地步,若是赵王像溺水的人那样绝望,难道他不会去抓住赵括这个可以救命的稻草麽?”,吕不韦反问道。

    嬴异人点了点头,他觉得吕不韦说的很有道理,他又问道:“那接下来我该做什么呢?”

    吕不韦笑着说道:“赵括的事情,对于公子来说,只是一件不值得重视的小事,我之所以让您来提议这件事,是想要让秦人想起还有您这么一个公子。秦王已经老了,您的父亲安国君被立为太子。安国君现在意属您的兄弟子傒,子傒又有母亲在后宫照应,而您排行中间,母亲又不受宠,秦王死后,安国君继位为王,您也不要指望同您长兄和早晚都在秦王身边的其他兄弟们争太子之位。”

    “您自己又处于祸福难测的赵国,如果秦人打败了赵国,包围了邯郸,赵王难道会饶了您的性命嘛?”

    嬴异人大惊,又问道:“是这样,我该怎么办呢?”

    “如果公子能听信我,那就请公子你留在邯郸,穿着楚服,结交更多的朋友罢。”

    “为什么呢?”

    “我私下听说安国君非常宠爱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无子,但她能参与选立太子,只能从她身上下手。您很贫窘,又客居在此,也拿不出什么来献给亲长,结交宾客,我吕不韦虽然不富有,但我愿意拿出千金来为你西去秦国游说,侍奉安国君和华阳夫人,让他们立您为太子。”

    嬴异人听闻,急忙朝着吕不韦大拜,尊敬的说道:“如果实现了您的计划,我愿意分秦国的土地和您共享。”

    吕不韦没有再说什么,起身告别了嬴异人,异人将他送到了门口,方才拉着他的手,再三叮嘱道:“比起事情的成功,我更在意的是您的安危,我希望您能安全的回来,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而犯险。”,即使心里清楚嬴异人这不过是拉拢自己的手段,吕不韦心里也还是有些动容的。

    自己果然没有选错人,异人不畏惧危险愿意孤身留在邯郸,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却要叮嘱自己。吕不韦的脸色也逐渐肃穆了起来,他庄重的说道:“我这次去,一定为公子办成这件事,如果办不成,我愿意死去。”,嬴异人站在门口,目送吕不韦的马车缓缓离去,嬴异人在门口站了许久,方才进了院。

    叫了一位家臣,嬴异人吩咐道:“请你为我买一套楚服。”,家臣领命离去,至于为什么要穿楚服,因为华阳夫人他是楚国人,平日里都是穿着楚服,常常表达出自己对楚国的思念。嬴异人站在院落里,有些无奈的嘀咕道:“还得要学会楚国那“鸟语”,真的是麻烦啊...”

    而此刻,许历也再次见到了赵王。

    赵王坐在上位,左侧还坐着他的两位上卿,许历坐在他的右侧,肃穆的说道:“这就是曾母丢掉杼的故事,请上君能辨别流言,相信廉颇将军。”,赵王沉默了许久,他抬起头来,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许历,动容的说道:“寡人原来只是认为许历是可以打仗的,没有想到,是寡人小看了历啊。”

    许历神色有些尴尬,不过,他还记得赵括的吩咐,并没有多说什么,长叹了一声,说道:“臣这么说,并不是为了在上君面前邀取功劳,臣是为了廉颇将军而来的。”,赵王大笑,方才说道:“寡人知道了,请您放心罢,寡人不会听信流言的。”

    许历这才站起身来,朝着赵王大拜,小心翼翼的离开了王宫。

    他离开之后,赵王方才看向了自己左边的两个人,他问道:“这绝不是许历所能说出来的话,请问这是谁教给他的呢?”,此刻,有两位长者坐在他的右侧,这两人年纪都不算太小,一人身材修长,面色冷酷,整襟危坐,半眯着眼睛,而另外一人,则是不断的咳嗽着,让赵王都有些心疼。

    “都平君?难道你没有什么要告诉寡人的麽?”,赵王不由得询问道。

    都平君唤作田单,他原本是齐国人,在齐国险些灭亡的时候,是他拯救了齐国,甚至可以说,是他一手铸造了齐国,可正是如此,他也就被齐王所忌惮,愈发的不能容忍,赵王看准了时机,用五十多座城池换来了田单,用他来做赵国的将军,后来又当了赵国的国相。

    自从他被齐王以五十座城池送给了赵王之后,田单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这位文武双全,拼死拯救了齐国的齐人,被以五十座城池的价格卖了。哪怕赵王对他再尊敬,田单也是这般冷酷的模样,他还活着,可昔日那个能征善战,力克乐毅的齐国救世主,好像却已经死了。

    他跟赵国的几个将军关系都很不好。

    听到赵王的询问,田单说道:“臣与许历只是在道路上相遇可以点头而过的交情,并不知道他的事情。”

    赵王无奈的长叹了一声,说道:“您可以回去休息了。”,田单这才站起身来,朝着赵王一拜,离开了王宫,王宫里,就只剩下了赵王与另外一位赵国的传奇人物,坐在赵王面前的老者,时不时的咳嗽着,发须全白,这让赵王都不禁的感慨岁月的威力,赵王恭敬的低下了头,“蔺公,不知您有没有什么告知寡人的呢?”

    坐在赵王面前的,正是赵国上一位相国,蔺相如。

    蔺相如抬起头来,那苍白的脸,让赵王很是心疼,他说道:“许历的建议被上君拒绝,他肯定是去拜访了赵括,这或许是赵括,或者他身边的门客告诉许历的,不过,许历并没有说错,廉颇将军是不应该被换掉的。”

    “那赵括虽然年轻,可名声很大。”,赵王说道。

    “上君若是只凭名声来任用赵括,就好像用胶把调弦的柱粘死再去弹瑟那样不知变通,赵括只会读他父亲留下的书,不懂得灵活应变。”,蔺相如说道。

    “那寡人用都平君田单,您觉得怎么样呢?”

    “田单将军与众多将军不合,何况他心系齐国,来到赵国之后,心若死灰,他不会像廉颇将军那样在乎赵国的存亡,臣认为他是不合适的。”

    “那寡人要用昌国君乐毅,您觉得怎么样呢?”

    “乐毅将军刚刚归附,燕王又对他非常的痛恨,想要杀了他,要是上君要用乐毅将军,只怕会引起燕人的愤怒,赵国难以独自对抗秦人,正是需要燕,齐,魏等国家帮忙的时候,上君不能用他来做将军。”,蔺相如刚刚说完,便又咳嗽了起来,嘴角都流出了血液,赵王大惊,急忙亲自扶他。

    让武士将蔺相如送回府邸,又再三叮嘱他照顾好自己,赵王独自坐在了王宫里,神色落寞。

    赵王丹,年幼继位,他一直都想要建立赵国的霸业,让诸国屈服与赵国的强大威势之下,他在位的第一年,便联合齐国,击退了秦人的进攻,从那之后,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要向秦人复仇。他全力的拉拢人才,他觉得,只要赵国的人才足够多,秦人就不会是赵国的对手,他用五十座城池换来了田单。

    他看准时机,用了一封家书让乐毅来降。

    可为什么,事情就是不像自己预想的那样,为什么赵人就是打不过秦人呢?

    赵王丹握紧了双拳,眼里布满了血丝。
  http://www.shuquge.com/txt/126362/326721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