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第十六章 柏仁李牧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六章 柏仁李牧

    赵国邯郸城。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座原本繁华的城池也是逐渐变得萧条,在道路上也看不到几个年轻人,偶尔有几个年迈者扛着粟米低头走过,这也只是让这座城池变得更加的死气沉沉,少了很多活力。路上忽然出现了一行人,他们并坐在车上,正大声的说这些什么,为这座老迈的城池带去了些活力。

    路人们惊讶的看向了他们,在看到为首者那赤色的大楚袍后,鄙夷的摇了摇头,就不再理会他们。这一行人,则正是嬴异人与他的好友们,在吕不韦离开之后,嬴异人也是按着她的吩咐,穿上了一身奢华的楚服,戴着高高的楚冠,用吕不韦给他留下的钱财,继续在赵国内结交好友。

    嬴异人与他人结交,从不在乎对方的身份,无论对方是赵国公子,又或者是游侠武士,或者如百家学者,他都是来之不拒,这让嬴异人在各地也是有了不错的名声,他常常接济一些落魄者,又能怀着善意去对待朋友,在豪爽的赵人看来,这已经是到达贤者的标准了。

    这一次,他就是要跟着自己这些朋友去狩猎,秋冬都是要狩猎的,这是贵族最基本的娱乐活动,当然,跟后世不同,此刻的贵族还不是骑马去狩猎,是要坐在马车上进行这一项活动,想要成功狩猎,你就需要一架不错的马车,还需要一位车技精湛的驭者,这个时代的驭者,并不是谁都可以担任的。

    御作为君子应该要掌握的技能,在此时并不是低贱的工作。

    嬴异人重金招来了一位驭者,故而开开心心的与众人外出狩猎,在秦国的时候,他因为不受宠爱的缘故,连个马车都没有,更别提什么驭者,来到了赵国之后,他的日子也不好过,每逢秋冬,看到其他贵公子们坐在马车上,欢笑着赶往城外狩猎,他就是说不出的羡慕,隐约还有些嫉妒。

    到如今,他终于也能混进这些公子们的行列里,一同前往狩猎了。

    马车刚刚来到了城门口,诸公子们呼啸而出,只在城门口留下了一声声惊呼,唯独嬴异人,却是下令让驭者停了下来,驭者有些奇怪,可还是听从了嬴异人的话,将马车停了下来,嬴异人急忙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来到了一位年轻人的面前,这年轻人并没有坐车,他牵着大马,正在等待着士卒们的盘查。

    年轻人大抵刚立冠,模样很是稚嫩,虽年幼,可那一脸的英气却难以遮掩,即使方才看到那些外出狩猎的公子们,他也没有多看一眼,目视前方,不为所动,嬴异人正好就是看到他这个模样,心里大喜,这才令人停车,想要亲自来结交这个年轻人。嬴异人来到他的面前,俯身行礼。

    年轻人这才有了些惊讶,也是俯身回礼,嬴异人心里更是喜爱,他说道:“我是咸阳人赵异人,看到您英气勃发,不由得就想来与您结交,还请您宽恕我的无礼。”,年轻人也是回礼说道:“我是柏仁人李牧,没有什么才能,不值得您来结交。”

    “李牧?”,嬴异人暗自记下了这个名字,正要继续言语,一旁的驭者无奈的提醒道:“公子,如若再不追赶,只怕是要追不上您的那些好友了。”,嬴异人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我难得遇到了一个可以真心结交的朋友,难道就不能稍微耽误一下狩猎的事情吗?”

    驭者即刻回道:“我听闻,不遵守信义的人,朋友也会舍弃他,国人都会唾弃他,您今天要以结交朋友的接口来违背与其他朋友做好的约定,难道他人还会愿意与您结交吗?”

    嬴异人听闻,浑身一颤,再不敢耽误,他朝着李牧说道:“我的府邸就在邯郸南城,您随时都可以来拜访我,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请您不要怪罪。”,说完,他便上车离开了城池,去追赶那些朋友,李牧站在城池门口,眯着双眼思索了许久,方才走进了城池。

    邯郸西城,居住着不少赵国大臣,以及一些显赫的贵族,即使赵括,在这西城也是有着一套自己的院落,当然,这也使得西城成为了邯郸内治安最好,道路最平坦,官吏最和气的地区,李牧牵着马刚刚走进这里,就被两个官吏所拦下了,盘查了片刻,方才笑呵呵的送别了他。

    李牧来到了一处不起眼的院落前,这院落在西城诸多豪宅面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很是落寞,但是,房屋的价值从来都不是在他的装饰之上,而是住在这里的人的身上,李牧牵着马走到了门前,叩响了门。只是等待了片刻,便有一位老家臣走了出来,看到李牧,很是开心,与他寒暄了几句,方才接了他手中的马,领着他进了院落。

    这里是蔺相如的府邸,在赵国,蔺相如被视为第一勇士,赵人非常的敬佩蔺相如的勇气,蔺相如哪怕是面对强大的秦王,都不会有半点畏惧,这样的勇气,正是赵人最为欣赏的,只是,到了如今,那位赵人心目中的勇士,也渐渐老去了。李牧刚刚进了院落,就听到了那剧烈的咳嗽声,几乎没有中断。

    “牧敢问蔺公毋恙?”

    李牧急忙俯身拜见,蔺相如跪坐在一颗桑树下,桑树叶已泛黄,甚至掉落了不少,蔺相如就坐在这些桑叶之上,肩膀上甚至都有几片,他不断的咳嗽着,肩膀上的黄叶也随着他的咳嗽而掉落,蔺相如有些时候就常常感慨,人与人真的是不同啊,廉颇今年六十有五,却还能征战沙场,抵御强大的敌人。

    而自己不过五十有四,却连马车都上不去了,在这个赵国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咳咳咳...蔺相如再次咳嗽了起来,他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是他故友的儿子,是他亲自为这年轻人启蒙,奈何,比起诗史经典,他对于军事更有兴趣,蔺相如也看出了这一点,还送了他不少兵法书籍,让他观看。

    如今,他在太原郡代县担任县尉,代县在他上任之后,治安大好,每次有战时,太守召集各县士卒的时候,李牧总是能得到奖赏,因为他率领的士卒最为勇武,而他每次也都能立下军功。蔺相如曾想把他举荐给廉颇,只是,廉颇拒绝了他这个要求。

    倒不是廉颇不喜欢李牧,只是,廉颇说:我听闻,真正的将军都是需要磨砺的,你让他放弃亲自统帅数百人的机会,却要派到我的身边来,跟随我学习统帅几万人的本领,这是培养另一个廉颇的办法,不是培养李牧的办法啊。

    蔺相如似乎也明白了这一点,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理会过李牧,就好像他不认识这么一个年轻人,他是害怕那些地方官吏会因为自己的关系,便去照顾李牧,这会让李牧失去更多磨砺的机会。李牧也没有不高兴,他继续在太原,雁门等地区任职,虽说断了联系,可是蔺相如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李牧的能力,他无比的相信这个年轻人,这个心怀大志,才华横溢的年轻人。

    “不知蔺公将我从远方叫来,是有什么吩咐呢?”,李牧恭敬的询问道。

    “你在边郡,可曾听闻赵国出了个年轻的贤才?”,蔺相如笑呵呵的询问道,李牧面色一僵,方才问道:“您是说那位被秦人无比推崇的马服子麽?若您说的是他,我听闻过他的贤名。”,即使李牧表现得很不在意,蔺相如也看出来了,李牧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开心的,毕竟,他还年轻气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蔺相如点了点头,说道:“就是那个秦人无比推崇的马服子,原先,我是不在意他的,他只会读自己父亲留下的兵书,不是可造之才,可是,许历在跟上君举荐此人被拒之后,又亲自去找了赵括,你知道赵括是怎么说的吗?”

    “他说王龁不足为惧,只要他做将军,就能一击而胜?”

    “不对,他说自己才能不足,不可以做将军,还说这是秦人的计策,他还给许历说了曾母投杼的事情,让许历杜绝流言,不要让上君轻易的换掉廉颇将军。”,蔺相如说着。

    李牧一愣,低下头来,没有说话。

    “我还听说,赵括有个门客常常当着他的面前来批评他,对他不尊敬,而括竟然能以齐威王的事情自勉,赏赐了这位门客。”

    “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会是那个自大狂妄的赵括所能做得出来的,我想请你帮我去考校他,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已经老了,随便一个才能中庸的人都能骗到我,可是您还年轻,不会轻易的被哄骗。”,蔺相如认真的说道。
  http://www.shuquge.com/txt/126362/327169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