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第二十章 赵相齐人田单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章 赵相齐人田单

    面对蔺相如的夸赞,赵括脸色依旧平静,若他再年轻五岁,或许他会因为得到了蔺相如的夸赞而飘飘然,拜谢之后,即刻接替廉颇,率军去与白起决一死战,可如今的他,早已知道了一个道理,空洞的大道理,在现实里是那样的苍白,难道就因为一颗虚无的击败强敌的心,自己就能击败白起了麽?

    这颗勇武的心,能让士卒们吃上几顿饱饭嘛?就是拿去炖了,也不够一个人来吃,如此看来,这颗勇士的心,或许还不如两三颗烤熟的猪心,起码这猪心还能喂饱一两个赵国士卒,让他们有足够的力气去砍翻敌人。

    故而,赵括非常的平静,他只是俯身大拜,说道:“请蔺公教我拯救赵人的办法。”

    蔺相如愣住了,苦笑着,他说道:“若是我真的有这个办法,我就应该在长平了,我曾经只是一个比寻常人稍有些胆量的庸人,到如今,我的勇气没有减弱,可是我却连起身都做不到了,变成了一个不如寻常人的稍微有些勇气的废人,像我这样的人,又能给你什么样的帮助呢?”

    蔺相如果真是老了,只是交谈了不到半个时辰,他就已经支撑不住了,额头上满是汗水,咳嗽的几乎要咳出血来,即使他并没有表露出送客的意图,可赵括还是离开了这里,他有些不忍心,也有些羞愧。

    当他走出了蔺相如府邸的时候,李牧跟在他的身后,有些无奈的说道:“马服子为何急着离去?蔺公既然派我将您接来,肯定是有事情要吩咐的,您不听完他的话,就着急着离开,这是什么道理呢?”

    赵括看了一眼身旁的李牧,认真的说道:“您与我都是堂堂九尺儿郎,年轻力壮!怎么好继续麻烦这样一位为赵国倾尽一生的迟暮老者呢?若是继续待在蔺公的家里,要他苦心积虑的帮我们解决面前的困境,我会羞愧而死的。”,李牧听闻,心头一颤,顿时,他感觉面前的赵括看起来都有些与以往不同了。

    “您说的很有道理,我受教了!”,李牧拱手一拜,认真的说道。

    赵括点了点头,方才问道:“您知道田公的家在什么地方麽?”

    “我当然知道,我曾拜访过他,不过,您问这件事,是想要做什么呢?”

    “当然是要找他来帮忙解决面前的困境。”

    “....可您刚才不是说...我们年轻力壮...”

    “正是因为我们年轻,才要多听老者的教诲啊,请您带我去见他罢。”

    李牧在方才对赵括生出那一股仰慕之情,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了,可他还是带着赵括前往了田单的府邸,这一路上,赵括都在跟李牧打听田单的情况,田单最初只是一个齐国宗室子弟,才能并没有被天下人所发现。在齐闵王时期,五国发军攻打齐国,在济水大破齐军,斩杀齐国的将军。

    在达到了削弱齐国的目的之后,各国相继退兵,唯独燕国,为了向齐国复仇,以乐毅为将,继续攻打齐国,乐毅攻占了齐都临淄,又在半年内攻下齐国七十座城池,灭了齐国,只剩下莒县(今山东莒县)和即墨(今山东平度市)没有被乐毅攻破,在这个时候,楚国又发兵,借着救援齐国的名义,实在是想要瓜分齐国的土地。

    楚将杀死了齐愍王,齐国覆灭,即墨县大夫也死在了战场上,在这个时候,田单终于发挥出了自己的才能,他号召齐人联合起来,又拉拢各地的溃兵,即墨国人将他推举为城守。

    田单镇守即墨,跟燕军交战五年,都不曾被攻破。田单利用这两军相持的时机,整顿士卒,增修城垒,加强防务,他又和军民同甘共苦,战必当先,编自己的妻妾,族人进入军旅,将自己的全部钱财饮食分给士卒,深得军民的信任。不过,燕国大将乐毅也是个能将,得知不能强攻,便采取包围之势,弄得田单苦不堪言。

    田单为了解决乐毅,就派人到燕国,行离间之计,四处散布谣言,说道:齐之所畏者,唯燕国将军骑劫。又说乐毅是想要在齐国称王,所以不愿意攻打即墨,是要抽出时间来掌控军队,又说如果燕人派出骑劫来担任将军,即墨是一定可以被攻占的,果然,燕王就派了骑劫来接替乐毅。

    乐毅大怒,又害怕被燕王杀死,故而投奔了赵国,后来的故事就很简单了,在对手换成了骑劫之后,田单用火牛阵大败燕军,硬生生从各国手里夺回了齐国的土地,拯救了已经覆灭的齐国。可是,他自己或许也没有想到,拯救了齐国的他,却因为声望太高,被齐王卖给了赵国。

    尴尬的事情出现了,前来迎接他的人正是乐毅。

    乐毅微笑着向他招了招手:嗨,您也来了?

    让赵括在意的并不是乐毅与田单之间的恩怨情仇,他更在意的是...廉颇,李牧,乐毅,田单都在齐国!!这怎么会输??就算白起再强,一个如今的名将,两个过去的名将,一个未来的名将,绑在一块儿怎么也能击败白起罢??赵括非常的惊讶,他可没有想到,赵国竟是这样的人才济济啊!

    当今赵王对于人才似乎有种别样的执念,他非常的看重这些人才,田单入赵,赵王亲自迎接他,甚至还封他为都平君,此事让赵国诸将格外的恼怒,廉颇都没有得到这样的赏赐,他田单对赵国无功,怎么就可以得到这样的赏赐呢?就是乐毅,也是如此,刚刚回到赵国,就被封为了望诸君。

    赵王如此行为,也就是廉颇这些人较为忠心,才没有愤怒的出走。

    来到了田单府邸的时候,赵括还有些担心,不知田单是否在自己的府邸里,他可是有自己封地的封君,并不会常住在邯郸,好在,田单还是在府邸内的,他并没有离开邯郸,当李牧叩响了大门的时候,有家臣走了出来,这家臣穿着一身齐服,夹杂了齐国口音的赵语更是生涩难懂。

    赵括长叹了一声,当他看到这个家臣的服饰之后,他就已经明白,为什么赵王不会用田单来担任赵国的将军了,田单将自己的态度表达的非常明确,身在赵国心在齐,自从来到赵国之后,他是田单进赵营,一言不发。赵括跟李牧等待了片刻,那位家臣就带着他们两人进了院落。

    刚刚进了院落,赵括就看到了院落前门处两侧的菜园子,看来这田单还是挺有闲暇时日的,终于,赵括见到了这位齐国的救星田单,与赵括想象之中的不同,他看起来不像是个将军,却像是一位儒雅的文士,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可并没有蔺相如那般虚弱,他坐在室内,捧着竹简,一股文士所具有的傲气流露而出。

    “柏仁人李牧,拜见田公,敢问田公毋恙?”,李牧很是恭敬的拜见问候,田单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竹简,打量着面前的李牧,笑着说道:“许久不见,你都已经长大成人了。”

    “您是我的启蒙老师,我没有听闻谁是可以将自己的老师忘掉的。”,李牧认真的说道,赵括一愣,这田单还教过李牧??田单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送了你几部兵法,没有教过你什么知识,不能算作你的老师。”

    两人寒暄了片刻,田单这才看向了一旁的赵括,眼前一亮,好一个英俊的少年郎,不由得心生喜爱,他笑着问道:“这位少年郎,是你的朋友麽?”

    李牧有些尴尬的解释道:“他是我的朋友,他唤作赵括,是马服...”

    “哼!!”,李牧还没有说完,田单脸色大变,直接将手中的竹简丢在了地上,恼怒的看着赵括,冷冷的说道:“我身体不适,请你们离开罢。”

    赵括有些茫然的看着田单,他的确是听说过田单与自己的父亲有些小矛盾,可是看他这态度,好像....这并不是小矛盾啊!!

    ps:感谢秋风细雨,撒旦光辉,zdc,愿与星夜共舞,拾荒的骨,太极黑白两仪熊,布翩仁,昭明皇太子,夏侯紫英,点点,Y子文,小兔兔,梦奇呦,燕然君,人五人六人七,轩宇柒,其血本不红,唯爱汉明等等书友们的支持!

    非常感谢,老狼会继续努力的!
  http://www.shuquge.com/txt/126362/327575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