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布衣侯爷 >第二卷 封侯食邑 第一百四十五章 情字在作祟【求收藏】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卷 封侯食邑 第一百四十五章 情字在作祟【求收藏】

    月华轻洒,荒野中的草亭中落座着小酌的一老一少。

    “你说错了,山无恙那样的小贼有何大用?怎么可能会是我的手下?只是他运气不好,被我捉住,又被我喂下毒药,他若不想死,就只能听命于我。”秋三十娘笑道。

    “然后,你就让他到各门各派散播消息,刻意夸大我和她的关系。白鸣鹿虽然淡泊,但是甚重口碑名声。她听到后必然心中羞愤,泛起了去捉山无恙的想法。如此一来,这只凶猛的母老虎就被你调离了深山。呵呵,先辈可真是好算计,把女子的心思琢磨了个透。”张致远讽道。

    对于他的讥讽,秋三十娘却不生气,反而挂上了一抹淡笑。

    “我也从年轻走过来的,岂能不懂女子的心思?更况且,这丫头的性子我早有耳闻,虽然她武艺超凡医术精湛,但不擅于心机,再加上她本就孤傲,所以我才侥幸得手。”

    “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刚才时,前辈说让我帮你完成一个往年夙愿,不知又是什么?”张致远道。

    秋三十娘闻言一声长叹,继而仰望着夜空良久不语,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在说这夙愿之前,我先说下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我的名字并不叫秋三十娘,而是叫做水仙居士!”

    “水仙居士?”

    张致远心中一惊,一个几近忘却的传言浮现在了他的脑海。记得在刚认识杜确那会儿,自己曾向他打听过贤竹真人,除了门派琐事之外,杜确还说起了一段门内秘闻。那就是,贤竹真人他虽然一生未娶,但年轻时曾有一位貌美的红颜知己,而她名号就叫做水仙居士。

    “看你的反应,应该是听说过我了!”

    “是的,晚辈先前失礼,还望前辈恕罪!”

    说罢,张致远急忙起身躬身一礼,以死尊重。对于和贤竹真人有过牵扯的女人,他哪敢有半分的怠慢与不敬?

    “坐吧,且容我慢慢细说,有些往事我本不想再提,但你又必须清楚,否则的话,你也无法帮我。”水仙居士渭然一叹,又接着说道:“一切,要从三十多年前开始说起,......”

    一段秘辛就此解开了......

    据水仙居士的回忆,贤竹真人确实是出身于皇室,但具体是什么身份,她也说不上来。只知道,贤竹他不爱荣华富贵,喜欢过那种无拘无束的逍遥日子,于是便拜入了百草门。

    天赋过人的贤竹很受门内重视,很快就成长为了门内一代翘楚。当时的百草坛和五音宗还是关系无间,两派常有往来。而风华绝代的五音宗女弟子水仙,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了贤竹。两人郎才女貌,又彼此钦慕,慢慢就暗生起了情愫。

    这本是一段极好的姻缘,不料在五音宗老宗主去世之后,却发生了变故。新上任的宗主冯雪莲一反祖训,公然对百草门开始了诸多限制和排斥。时而久之,这段姻缘也就因此被拖了下来。

    岁月如梭,如此又过去了十多年时间。冯雪莲在强势清除掉门中的异己之后,率五音宗部众投靠了贤王爷。与此同时,贤竹真人也继任为了坛主,开始执掌百草坛上下,并担负起师门传承的重任。

    贤王在得悉此事后寝食难安,贤竹他本就是皇室出身,如今又成为了大派的掌门,这怎不让他忧虑?于是,贤王便暗中召集了人马,又联合了麾下五音宗一众,企图剿灭百草坛。

    当时,窃取到风声的水仙,因心系贤竹的安危,一直在想办法将此消息送出。冯雪莲耳目众多,水仙被监视的很牢,正无奈时,恰巧碰到了来王府公干的崔相国,悄悄告知后,希望他能够传出此讯,好让百草坛做出应对,避开此劫。

    崔相国果然大义,他极为重视,连夜派人将此讯送出,百草坛也因此才逃过了一劫。这也就是百草坛为什么会欠崔家人情的原因。不过,在这场浩劫中,传承数已久的总坛被毁,门派也就失去了根基。

    事后,水仙未能逃过五音宗的彻查,她以通敌罪被判处以极刑。当时的贤竹闻讯之后,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迫使五音宗改变了决策,决定不杀水仙。不过,还是把她永久地逐出了五音宗的师门。

    贤竹真人碍于祖训的限制,并没有对五音宗立即展开报复。而后,他痛定思痛,把百草坛改名为百草门,这明显是有着示弱的姿态,想以此来表达与世无争的想法。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五年前,当时大卫国的老皇帝突然驾崩,朝堂上下也都是暗流涌动,形势危如累卵。而新登基的小皇帝才年仅十四岁,可以说是羽翼未丰,完全无法力缆狂澜。然而在这个时候,贤竹真人竟然一反常态,修正门规,十分明确的把匡扶社稷和安定黎民作为了门派的大略方针。

    说到这里,事情的梗概也就大致清晰了!

    “我被逐出五音宗之后,便化名为秋三十娘,在江湖上游荡游弋。这么多年来,我杀人无数,其实都只是在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虽然我不知道贤竹救我具体付出了什么,但一定是巨大的代价。所以,我要在暗中护着他以及他的门派。哼!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针对他和百草门,我就会一并诛杀,绝不手软。记得最多的一次,我杀过百余人,我也因此戴上了女魔头的名声。”水仙居士脸色无喜无忧,说得更是轻描淡写。

    “原来是这样,那前辈口中的夙愿又是什么?”张致远道。

    “当年,贤竹为了让我彻底死心,曾当着我的面发下过誓言。他说,只有五音宗被灭派,他才会娶我为妻......”水仙居士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说到自己婚姻还是泛起了些许的腼腆。

    五音宗被灭派?

    这个条件可真是太大了,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也由此可见,贤竹真人当时是多么的坚决。

    张致远苦叹一声,道:“五音宗传承已久,根深蒂固,再加上贤王爷的庇护,称得上是固若金汤。要把他们灭派,目前也只能想想而已,事实上却是行不通的。”

    “不然,这若是放在以前,我想都不敢去想。但是现在,我却看到了一些可能。”

    “可能?什么可能?”

    “首先是,这一代的百草门弟子中,涌现出了大量的精英翘楚,尤其是那个在武艺上震古烁今的白鸣鹿,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们这些前辈们,也只能望其项背。其次,就是你的出现,又让我的期望大增......”

    张致远一怔,忙道:“我说前辈,你可能是误会了,鸣鹿她武艺超凡这我承认,但是我却是个文人,手无缚鸡之力,去扳倒五音宗这种事,我真的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我身处江湖,什么事能逃过我的眼睛?就说你具体在双沟寨炫耀的那个黑色葫芦,它可是贤竹最喜爱的东西,他能将此物赠你,足见他对你的器重。你也不差,先是创建了扬州时报,而后为了崔家与李大人博弈,丝毫不落下风。前不久时,你更是用巧计剿灭了夕阳山的群匪,单就这份胆识和手段而言,非常不凡。五音宗现在主动招惹你,凭我的感觉,他们在你身上讨不到什么便宜。”

    没想到这老妇人什么事都是一清二楚,心里可是明白的很哪。

    “呵呵,前辈是高看我了,你指望着我去消灭五音宗,真的是不靠谱的。”张致远依旧摇了摇头,不予认可。

    “唉!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即使你日后真的灭了五音宗,那一天我也看不到了。”水仙居士怅然一叹。

    “前辈......”

    真是不理解,既然你都活不了多久了,为什么还要考虑自己姻缘的事?

    “你先别忙着拒绝,我的夙愿也才说了一半。”

    “前辈请继续说。”

    “其实,是你也好,百草门也罢,官府介入都没关系,无论是哪一方出手灭了五音宗,都算是达成了贤竹当初的誓言。而那时,我要你就在扬州时报的头版处,刊登出我和他的婚姻,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是他的妻子!”水仙居士轻轻一叹,凄婉中带着憧憬。

    啊!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还是爱情上的执念?

    权且不论她这人是正是邪,单就这份痴情而言,足让张致远肃然起敬。

    “好!我答应你!”

    “谢谢......”

    “前辈,我还有个疑问。”

    “你问吧。”

    张致远执起酒壶,恭敬的斟了酒,道:“五音宗如此猖狂,贤竹前辈为何在早先时一直避让?难道是怕了他们?”

    “这并不是谁怕谁的事,而是因为百草门是从五音宗分离出来的一个分支。可以说,这两派是同源同宗,关系上一衣带水......”

    “哦?”

    根据水仙居士的说法,在很久以前,五音宗有一个名叫玉琳琅的宗主,机缘巧合救了一个落魄的书生。后来,那书生就入了五音宗,并在门内学习武艺和医道。数年后,那书生医武大成,开始行走江湖。或许是因为世间尘缘多,直让这书生留恋其中不能自已,几年时间,他便已妻妾成群,财富如山。殊不知,那玉琳琅对他早已芳心暗许,在得知了此事后心灰意冷,削发为尼与青灯长伴。

    书生闻讯后自我悔恨,最后出家为道,也就开创了百草坛。他曾立下门规,百草坛的弟子不到迫不得已,万不能与五音宗的人为敌。

    说到这里,张致远恍然想起,在初见白仙子时她也对琼九也说过同样的话。没想到这背后,还有凄美的故事存在。

    唉!这都是情字在作祟!
  http://www.shuquge.com/txt/127460/338228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