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大汉从吹牛开始 >第369章 装逼容易遭雷劈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369章 装逼容易遭雷劈

    在王不饿的掌控下,汉朝正在快速的发展着。

    虽然在大多数人看来,现在的汉朝似乎并不是特别的稳定。

    因为王不饿做的很多事情并不符合当下的主流思想。

    只不过因为王不饿的个人威望和态度,掩盖了大臣们的黄老思想。

    黄老思想注重的是修生养息,通过不变来应万变,一件被历史证明了的事情,就不要轻易的去改变了。

    这种思想若是没有遇见王不饿这个挂逼,是一定能成功的。

    但是现在,他只能是辅佐性质的,而且还占据不了主动。

    而王不饿现在的这种做法,换做是任何一个皇帝,都不可能会成功的。

    哪怕是历史上的刘邦,他也做不到。

    除非作者爸爸也给刘邦一个外挂,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遥远的广阳郡。

    臧茶还在认认真真的筹备着自己的大事。

    对于韩广,他早就很不满意了。

    但无奈于韩广投降了汉朝,让他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所以臧茶便想了一个绝妙的机会,准备一举而至韩广于死地!

    现在,臧茶觉得时候差不多了。

    他叫来了自己的心腹。

    “动手吧!”臧茶吩咐道。

    “诺!”心腹乐呵呵的跑了出去。

    天大的功劳即将从天而降,这种喜悦,谁又会拒绝呢?

    然而一直到现在,情绪紧绷的韩广这才终于露出了笑容。

    看着身旁的谋士,道:“你说这次皇帝会让我取代韩广吗?”

    “大业未成之际,郡守何须高兴?”申当面色凝重的看着臧茶。

    “大业虽未成,但亦无异乎!”臧茶毫不为意的说道。

    “郡守可不要忘了,皇帝可是手眼通天的,这事咱们虽然做的很隐蔽,但也并非没有破绽,斥候加强了在广阳郡的部署,咱们也只不过是寻了个空当罢了,若是彭越与灌婴互通消息,咱们这边可就前功尽弃了!”申当劝说道,他觉得臧茶现在表现的太不淡定了。

    事情都还没爆发呢,你就表现的这么高兴。

    得亏这里没有外人,不然的话,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问题。

    “斥候?不过如此罢了,那皇帝也不过是吹出来的,本郡守不还是略施小计,就骗过了他的斥候?”臧茶满脸不屑道。

    在这一次的交锋当中,广阳郡斥候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他都立起几座军营了,斥候那边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在他的心目中,基层的斥候都是笨蛋,而管理这些斥候的将校,也同样都是笨蛋。

    一个广阳郡校尉拿捏不准,难道你燕北将军也拿不准吗?

    “草包!都是草包!哈哈哈……”臧茶兴奋的哈哈大笑着。

    旋即走回几案后面,坐下来稳稳当当的抽出一份帛布,在上面书写了一篇内容,盖上封印,再然后,就等着发出了!

    “哎……”申当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略有些失望。

    那皇帝若是如此,又岂能在短短几年内建立汉朝?

    那皇帝若是如此,又岂能在短时间内让汉朝的国力得到恢复?

    臧茶原本只是韩广手下的一名大将,而且还是最得力的那位。

    韩广投降汉朝之时,臧茶只是被封为广阳郡太守,没有给任何的爵位。

    这让臧茶大为不满,但汉朝的强大又不敢让他有异心。

    臧茶至少在这点还是很聪明的,强大的楚国都干不过汉国,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能干过汉国?

    搞笑呢不是?

    于是,在申当的建议下,便有了现如今的这一出戏。

    此刻,蓟县西的军营内。

    几位主官被臧茶的心腹叫进了一座帐篷内。

    随即,帐篷内便发出了一阵搏斗与嘶吼,帐外的士兵也瞬间打起了精神,借助着缝隙看着里面的情况。

    一时间更是被这股现象给迷惑了,这咋还打的要死要活的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兵士们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帮忙的时候,帐篷内的战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属于军营的几位主官接连战败,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而不能站起。

    直到解决了最后一人之后,那些陌生人又砍下了几位主官的脑袋。

    而这一切就是当着外面那些围观的士兵们的面做的,这么嚣张,能忍?

    当然不能。

    就在士兵们已经做出了决定,要进去为主官报仇的时候。

    场面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吾乃广阳郡守麾下,现已查明此等几人谋反,证据确凿,汝等若是不想死,就上吧!”

    “谋反?”

    ‘嗡……’

    谋反这种事情竟然轮到了他们身上?

    而听到这两个字的士兵,无一不是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退着,甚至隐隐的拿不稳手中的兵器了都,脸上更是写满了惶恐。

    可怎么想,怎么纳闷。

    先前也没有觉得主官们有什么异常的啊?

    这咋说谋反就谋反了呢?

    而那几人似乎也知道仅凭一句话是远远不够的,于是提着人头走出帐外,又说道:“这座军营所需钱粮兵器,皆为韩广私财,汝等最好放下兵器等待朝廷的调查,否则的话,一座谋反的罪名压下来,可不是你们这些寻常人能承受的!”

    几人的这一番话彻底的唬住了这些人。

    他们想吃韩广的军粮,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去当韩广的亲兵。

    除此之外,任何正规的部队都是不可能用韩广的钱粮的。

    直到看着那几个提着人头的郡守亲兵离开了大营,这才有人反应了过来。

    “不对啊,咱们都是通过官府应征的啊……”

    “对啊,难不成整个官府都……”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表现出了怀疑。

    若是韩广谋反,怎么可能会通过官府来募兵呢?

    燕国投靠汉国之后,又不是没有募兵过,什么流程大家都清楚的。

    他们的身份牌什么的,也都是跟汉军一样的,唯一不一样的,可能就是他们用的是旧兵器?

    但这会儿汉军自己的兵器都还没全部换完呢,他们用旧兵器又有什么问题?

    ……

    广阳郡守府。

    正处于极度兴奋之中的臧茶,就像是快要高潮的时候突然被人打断了似的。

    愤怒,不满,又带着惶恐与慌乱的看着对方。

    “御……御史?”看着来人,臧茶一脸的懵逼,这咋还突然来了御史呢?

    “此乃本使身份令牌和诏书!”随何微微一笑,随手取下了腰间的令牌,依旧是红绳子串着的,然后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份帛布。

    回到洛阳之后,随何和陆贾便一直在休息。

    陛下说了,先好好休息一阵子,过段时间会给他们安排新的任务的。

    结果这一等便是一年。

    随何倒是捞了一个御史的身份前来广阳郡处理臧茶谋反一事。

    陆贾可就惨了,现在还在洛阳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呢,每天花天酒地的,整个身子都被掏空了吧?

    臧茶犹豫了一下,没有接过随何递过来的身份证明。

    是不是御史,很好确认。

    臧茶的目光瞥了眼站在随何身后的禁军。

    这才是御史的标配。

    而那位禁军校尉似乎在进来前也特意梳理过自己似的,此刻他的令牌正好正面朝外。

    臧茶可以轻易的看到令牌上的内容。

    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

    ‘李十安,内禁卫军,作训将军。’

    “李……李十安?你是李十安?”臧茶瞬间慌了。

    禁卫军或许他只听说过一个张不衣,谁让张不衣大名鼎鼎呢。

    不仅跟皇帝一起长大,还是皇帝最贴己的人。

    但凡在汉国混的人,不知道谁都行,唯独不能不知道张不衣,这也是被整个汉国都列为绝对不能得罪的人之一的。

    别看李十安挂着一个禁卫军作训将军的称呼,但实际上,李十安这三个字,要比禁卫军还要响亮。

    凡是在大汉当过兵的,就不会不知道李十安这个人。

    这也是个猛人,武艺高超,连兵部尚书灌婴都自愧不如。

    而其更是总结了一套搏斗战术,现今被全军推广,据说这套战术不仅在统一战争中备受将士们好评,就连前段时间韩信与匈奴发生的那场战斗,战损之所以那么小,也跟这套搏斗战术有一定的关系。

    听说是有位大佬把这套步战的战术做了总结,然后搬到了战马上。

    但不管怎么样,李十安是绝对不能被忽视的人。

    “不错,正是在下!”李十安淡定的看着臧茶,虽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但仅仅只是一双眼神,就让臧茶有些失了神。

    这可是被全军誉为最能打的人啊,还没有之一的那种。

    听说他更是个快刀手,在他面前,寻常人压根就没有出刀的机会。

    “不知御史前来广阳郡所为何事?”臧茶一双手臂止不住的晃动着。

    而他身后的申当则是又在心中叹了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先前还劝他不要太嘚瑟,不要太低估了皇帝的。

    结果死活就是不听,还觉得皇帝不过如此。

    现在呢?

    有胆量你别抖啊!

    随何笑了笑,看着臧茶,语气不高不低道:“本使前来广阳郡所谓何事,臧郡守难道真的就不知道吗?还是说,需要本使提醒一下你?”


  http://www.shuquge.com/txt/129846/338223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