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二十五章 被骗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五章 被骗了

    虽然平日里就住在隔壁,但最多也就一起吃个饭打声招呼的事儿,两人从未这么亲密接触过,陆琳琅现在觉得自己像是坐在他怀里那般,顿时有些坐立难安。

    而慕容铮已经抓紧了缰绳,口中对马儿吆喝一声,马儿便抬起前蹄飞快的向前奔驰而去。

    一瞬间陆琳琅也顾不上什么害羞不好意思了,只觉得风从耳边呼啸而过,两边的风景都有些模糊看不清楚,只能看到眼前一条笔直的马路,听到近在耳旁的呼吸声。

    “怎么样?好玩吧?”

    慕容铮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得意,陆琳琅紧紧弓着身子,后背贴在他的胸前才能感觉到一丝稳妥,手上紧紧抓住马鞍上的扶手,浑身紧绷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慕容铮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丫头平时牙尖嘴利什么话都能跟他对上两句,这会儿反倒安安静静缩在他怀里,像一只小虾米一样怪可怜的,便拉了一把缰绳,脚上也轻轻踢了踢马肚子,这匹马儿跟在他身边多年,对他的指令早已清楚,缓缓放慢了速度。

    好一会儿陆琳琅才回过神来,口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仿佛刚才是她自己跑了一段路一样。

    “你害怕骑马?”陆琳琅听到慕容铮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身下这匹马但确实比她想象中的温顺,这会儿慢了不少她也能静下心神来,缓缓把自己的身体离他远了些。

    身后的慕容铮像一团火一样,靠在他怀里陆琳琅的脸都被烧的发红。

    “以前学骑马的时候摔过,有些心理阴影了。”陆琳琅的声音像蚊子哼哼一样,虽然知道这没什么丢人的,可现在骑在慕容铮的马上,说自己被马摔过,肯定会被他嘲笑一番。

    “原来如此。”慕容铮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嘲讽她,反而语气中有些惊讶,“你竟然真的学过骑马?”

    云夏国的民风虽然开放,可马匹的数量算不上多,大部分用作军队,只有一小部分有权有势的人才会有自己的马场,而且女子大都身体赢弱,马儿高大健壮,很少有女子会去学骑马。

    这个陆琳琅果然与普通人不一般,慕容铮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小小身影,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陆琳琅不知道身后的慕容铮在想些什么,只随意的点了点头,“只学过一次,后来就没再去过了。”

    说话间感觉马儿的速度更加慢了下来,从一开始急奔到现在更像是散步了,如今刚刚开春,河岸边的柳树抽了嫩芽,远远望去浅浅的嫩绿色连成一片。

    河对岸的农田已经有人在忙碌着开始耕种,不用自己匆匆忙忙赶路,陆琳琅倒有时间欣赏一番周围的美景,习惯了在大城市快节奏的生活,这种场景只有在一些电视剧和纪录片里才能看得到,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亲身体验。

    可身后还毕竟坐了一个人,陆琳琅无法完全放松,想了想随便扯了个话题,“你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出来办事,懒得再回军营。”慕容铮眼神一暗,他被流放到军营不过只是个噱头,不过也所幸他在军营有个身份,还能在这京城的大街上招摇过市,有些事情办起来倒也方便。

    “懒得回去?军营里都不管你吗?我看你每日早出晚归,以为军营里规矩森严,连你都不敢迟到呢!”陆琳琅坐在马背上,低头看着马儿顺滑的毛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这匹马看起来十分高冷,可没想到居然这么温顺,伸手摸它都没什么反应,忍不住多摸了两把,可突然间手上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马儿忽然嘶鸣一声,猛的加快了速度。

    连慕容铮都险些没有反应过来,陆琳琅更是吓了一跳,好在身后的慕容铮立刻伸手抱住她的腰身,俯身压在她的后背上压低了两人的位置,才没有被马生生摔了下去。

    陆琳琅听到慕容铮口中吆喝了一些奇怪的号子,马儿渐渐没有那么暴躁了,可速度依然没有慢下来,就这样带着他们两人一路疾驰回到琳琅绣庄。

    下地的时候陆琳琅觉得自己腿都有些发软,扶着旁边的柱子才站稳了脚,慕容铮牵着马走回院子拴好,随后又走了出来,“你没事吧?”

    “没事,可它怎么忽然就狂奔起来?”陆琳琅歇了好一会儿才走上台阶,推开大门走了进去,慕容铮在她身后跟着,见她真的没事才松了口气。

    “前些天骑它出门的时候后背受了点伤,你大概是碰到它的伤处了,它有些怕疼。”慕容铮低声解释道,说起马儿的语气像是在说他的一位老朋友一般。

    陆琳琅坐下歇了口气,这个慕容铮在外面对别人的态度和见到她的时候完全不同,看到他今日明明是好心帮了那个小丫头,最后还要故意凶巴巴的样子,似乎根本不想在别人面前留下好印象。

    可反观平时他对自己的态度,还透着几分耍无赖的模样。

    “你要是没事就早些休息吧,许姑娘的事可别忘了。”慕容铮转身离开之前还不忘叮嘱一句,陆琳琅冲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角。

    “许姑娘许姑娘,整天就知道许姑娘……”可许姑娘的衣服明明就已经做好了,难道自己还非要找上门去说要再给她做一套?

    她正做着鬼脸,慕容铮却又忽的转过身来,陆琳琅吓了一跳,慌忙装作张嘴打哈欠,“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有什么事儿吗?”

    “五日后的赏灯节你有什么安排吗?”慕容铮远远站在院子里,月光自他身后洒落下来,借着月光陆琳琅看到他身上的衣服撕破了两个口子,可他自己却浑然不觉。

    她穿越到这个地方不久,也不知道这个赏灯节除了赏灯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习俗,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估计要在庄子里做衣服。”

    “那到时候我带你出去玩玩,你把要做的衣服提前做好。”慕容铮丢下这句话转身走进黑暗里,就连他的脚步声也听不到了。

    陆琳琅微微愣了愣,他这算是主动约自己吗?可听他的语气一点儿也不像是约会,倒像是要带着她去完成什么任务一样。

    先不管那么多了,陆琳琅想到那两个丫头的事儿,也不知道她们明天能不能来。

    苏琉璃从沈记绣庄回到王府,看到王府内比平日森严了不少,就知道府上来客人了,等到了前厅看到自己的父王果然正和摄政王相对而坐。

    “琉璃,你来得正好,我和摄政王正在说关于你的事呢。”安南王看到自己的女儿进来,脸上立刻露出满意的微笑。

    他的女儿在京城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倾城美人,而摄政王龙祥今日来跟他说的是正好和苏琉璃有关。

    苏琉璃盈盈一笑,走上前向龙祥行礼,“琉璃见过王叔,王叔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来府上坐坐了,父王整日与我提起您呢。”

    “最近宫中政务繁忙,今日得空我便过来了。”龙祥与安南王本就是亲兄弟,长得有几分相似,只是龙祥生的更高大一些,终日在宫中锦衣玉食人也更丰满一些,看起来隐隐有几分凶相,苏琉璃很不喜欢他,不过在父王面前她也必须得礼数周全。

    “那王叔与父王说话,我就不多打扰了。”苏琉璃打过招呼便想退下,龙祥却皱眉叫住了她,“等等,我方才与你父王正好说起你的事情,你如今早就到了该婚配的年纪,我听你父王说,你对前来提亲的人家都不满意?”

    “父王,怎么这种事情你也跟王叔说呀?”苏琉璃皱起眉头,她的婚事如何到也轮不上龙祥过来插手,可现在人就在面前她也不好耍什么性子,“让王叔操心了,只是眼下琉璃还不急着嫁人,想在府中多陪父王几年。”

    “我看是你还没遇到满意的。”龙祥哈哈一笑,“也是,我这侄女儿生的倾城之貌,又是王爷之女,怎能随随便便就嫁了,既然你不着急,我们也不逼你,只是过几天的赏灯节你可要好好打扮一番,王叔给你准备了个惊喜。”

    苏琉璃微微一愣,抬眼看到摄政王和安南王相视一笑,他们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约定,叫苏琉璃过来不过是为了通知她一句,并没有和她商量的意思。

    “好了,琉璃你先退下吧,我还有些话要和你王叔说说。”安南王挥了挥手让苏琉璃先下去,她有几分不安的退出了前厅,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时还是想不明白龙祥所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

    隔天陆琳琅又忙活了整整一天,又是画图纸又是设计刺绣纹样,等手上的活暂时忙一段落,她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直叫了,才想起早上吃过早饭,连午饭她都完全没想起来。

    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到门口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日头已经渐渐西斜,那两个丫头还没出现,该不会真像慕容铮所说的真的骗了她吧?

    可那丫头能画出裁剪衣服的图样,说明应该真的懂如何做衣服,而且看她那一身脏兮兮的模样,就算被骗了她也懒得与她们计较。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1697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