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二十九章 谁这么多嘴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九章 谁这么多嘴

    “既然这样……”苏琉璃忽然淡淡一笑,上前一步往陆琳琅手里塞了个沉甸甸的银袋子,“陆姑娘平时多帮我照拂铮哥哥,他平时去了哪儿做了什么你都一一记下,等我来了再告诉我。”

    “郡主这是要让我监视我大哥?”手里银袋子的分量不轻,陆琳琅微微一愣,苏琉璃的目的未免太明显了些。

    她却浅浅一笑,“我与铮哥哥之间有些事情你也不懂的,你只用私底下偷偷记着,不用告诉他,若是你能帮我这个忙,我可以给你这绣庄多介绍几桩生意。”

    “那琳琅就先谢过郡主了。”陆琳琅微微挑眉,收下了手里的银袋子,这么大笔钱不要白不要,至于要帮着她监视慕容铮的事情,大不了和慕容铮商量一番,这笔钱一分为二,也都不亏。

    苏琉璃这才满意的点头离开了马车,从琳琅绣庄出来直接去了沈记绣庄,沈若兰听说苏琉璃过来,立刻亲自出来迎接。

    “我听说你们绣庄最近出了新货,可是为赏灯节特意准备的?”苏琉璃看着心情不错,沈若兰却微微一愣,他们前一阵子刚出了新装,现在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新货。

    但是为了说的顺从苏琉璃的心意,沈若兰陪着笑道,“最近是有这个计划,不过赏灯节时间太赶,我们还未来得及做出来。”

    “没做出大货?”苏琉璃看了沈若兰一眼,却依然淡淡笑着,“那就是单独为我做了衣服?我听说你们在给我准备什么惊喜,这就匆匆赶过来了,还有两日就是赏灯节,也不必藏着掖着,拿出来让我瞧瞧吧。”

    沈若兰听了这话更是愣住,他们何时说要在赏灯节给她准备惊喜了,先前刚送出去的那几套新装也不见苏琉璃穿过,最近绣庄的生意都没有往常红火了。

    可苏琉璃已经把话说出口了,她若是当场否认,岂不是等于打了苏琉璃的脸,何况他们沈记绣庄家大业大,做一件衣服又不是什么难事。

    “谁家这样多嘴,竟然把这件事都说出去了,我本想等到赏灯节的前一天亲自送到王府上去的,还有一些细节处需要再精心雕琢,送给郡主的东西我们可不能大意了。”

    “竟然是真的?”苏琉璃没有从陆琳琅那儿拿到新衣服,原本有些不高兴,现在又听说沈家特意为她定做了衣服,心情又重新好起来,“怎么还没做好?让我先去瞧瞧。”

    “哎,郡主先别着急,你这大老远跑过来,还是先去我屋喝杯茶休息一会儿再说。”沈若兰连忙拉着苏琉璃去了她的院子,路上又问道,“不知是哪一家嘴不严的把这个消息提前告诉了郡主,我记得我并没有四处说过呀。”

    “我刚从琳琅绣庄过来,是听那个陆琳琅说的。”苏琉璃想也不想就把陆琳琅给供了出来,沈若兰脸色微微一变,竟然是她。

    分明是这个陆琳琅自己没有给苏琉璃把衣服做好,反而倒打一耙,平白无故给他们沈家扣上一顶大帽子,现在苏琉璃找过来了,这衣服她不做也得做,而且时间紧促,为了给苏琉璃一个人做一身衣服要费多大的事儿。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呢?”苏琉璃喝了口茶,看到沈若兰脸色有些不太对劲,轻声问了句,“我什么时候能去看衣服呀?”

    “郡主不要着急,都说了这是惊喜,不如郡主先回王府,赏灯节前一天我亲自给您送到王府上去,现在要是去看了不就没有惊喜的感觉了吗?”

    当务之急是要先把苏琉璃打发走,赶快去找父亲商量一下这件事,若是没有给苏琉璃真的制造一个惊喜,得罪了安南王府,他们的绣庄也不好过。

    沈远富听沈若兰说了这件事,也顿时皱起了眉头,“那个陆琳琅居然还活着,还自己开了家绣庄?”

    “我也没想到她哪来的胆子,还敢在京城开绣庄,父亲,郡主的那身衣裙得赶快安排下去做起来了,若是在赏灯节之前做不完,恐怕又要惹麻烦。”沈若兰默默叹了口气,“至于陆琳琅那边,我想亲自过去看看。”

    “好,你先去探个底细,陆家当年毕竟也是有恩于我们沈家的,可惜他们家没什么福气,咱们也不能太过小气。”沈远富点点头,又嘱咐了沈若兰几句,才让她出去了。

    昨日在招工市场找来的小姑娘今天也如期过来了,陆琳琅终于松了口气,招呼云雀在绣庄坐下,又大概考了她几个问题,云雀都一一答上了,她的性子比较安静,做事也算踏实,陆琳琅也算是彻底放心了。

    “你先在我这里试做三天,这段时间内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如果三天以后你觉得可以就可以留在我这儿,若是觉得不满意我也不会强留。”陆琳琅定下了三天的试用期,云雀也点头答应了。

    刚让云雀在绣庄里四处熟悉一下,绣庄就又来了客人,陆琳琅连忙迎到门口,才发现来人正是沈若兰。

    看来苏琉璃已经去找过她了,她这么马不停蹄的赶过来,说明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笑眯眯的看着沈若兰,“是什么大风把沈小姐吹来了,让您千里迢迢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真是脏了您的脚。”

    “你知道就好。”沈若兰狠狠瞪了陆琳琅一眼,压根没有要走进绣庄的意思,在外面张望了一番,冷哼一声,“我当是多大一个绣庄呢,就这寒酸的模样也好意思开门迎客,我问你,郡主那里的事情是不是你编造出来的?”

    “编造?我编造什么了?”陆琳琅站在门口也不出去,微微挑了挑眉头,“郡主刚才确实来过我这儿,可现在已经走了,有什么事儿你该去问她,找我又有什么用呢?”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郡主那说了些什么,郡主找你定做衣服,你做不完就把她推到我们那儿去,你可真是用心良苦!”若兰冷哼一声,忽的提起裙摆走上台阶,横冲直撞的就要进到绣庄里头来,“我倒要看看你这能做出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来!”

    眼看着她走上台阶就要进大厅里来了,陆琳琅猛的后退一步,摊开双手拉住两边的门扇,哐当一声就把大门给关上了,随后冲着门缝向外喊道,“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我们绣庄已经打烊了,沈小姐有什么事情明天早点来吧。”

    “陆琳琅,你给我把门打开!”沈若兰站在门外被拍了一脸的灰,气急败坏的伸手重重地拍打着门板。

    陆琳琅站在门后抱起胳膊,笑的悠然自得,“天色已经晚了,沈小姐早些回去吧,我这地方偏僻,等天黑了可是有狼的,狼专爱吃那些狼心狗肺的人,沈小姐可要当心些。”

    “你说谁狼心狗肺?我看你就是个疯子!”沈若兰站在门外,脸色气的涨红,却无可奈何,抬脚重重踢了门板几脚,“我倒要看看你这家破绣庄几时关门,到时候我一定要买上几挂爆竹来好好庆祝一番!”

    “爆竹还是你们沈家留这自己用吧,沈若兰,我告诉你,不要欺人太甚,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我们两家隔得这么远,井水不犯河水,你若是在三番四次找我麻烦,可别怪我不客气!”

    大门没有完全关严实,被沈若兰推开了一丝缝隙,外面的天还大亮着,屋子里没了光线,一片幽暗,从门缝洒进来一道光照在陆琳琅的脸上,她从门缝静静的看着沈若兰,没什么表情,却让沈若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此刻在沈若兰的眼中,陆琳琅就像是一个来自阴间的怨鬼,正紧紧盯着她,她情不自禁后退两步,身后就是台阶,幸好她身边的丫头及时拉住了她,否则她准会重重跌下去。

    没有看到沈若兰摔个狗吃屎,陆琳琅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转身从门后离开了,沈若兰也从爬上马车,生怕外面天色真的黑了真的会有狼过来。

    陆琳琅一回头就看到了站在大厅里的云雀,脸上又是茫然又是惊恐的看着她,“掌柜的……我刚刚已经在绣庄里转了一圈了……”

    “好,今天就先这样吧,明天早上你要早点来,这两天会有些忙。”陆琳琅点点头让云雀先回家去了,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有没有吓到她。

    虽然外面的天色还亮着,可绣庄的大门已经关了就懒得再打开,反正这两天她也接不了单子,索性就当早点关门休息,转身去了后院,看着眼前一眼望到头的两个院子还是有些不适应。

    云雀这丫头看起来虽然没有那么机灵,但手上做工还是挺快的,有了人帮忙陆琳琅的效率也大大提高,在赏灯节的前一天把李若鸿和许清月的两套衣裙全都做好了,细细检查过一番,亲自送到了各自的府上。

    赏灯节的前一天晚上,陆琳琅泡了个热水澡,正要上床睡觉,忽然听到有人轻轻敲了敲窗户,她走到门口拉开门,果然看到慕容铮正在外面院子里,“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1697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