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三十六章 桃花仙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六章 桃花仙

    最近宫里要选秀,也不乏有些官员想趁机把自己的女儿送入后宫,能在皇上耳边吹吹枕边风,对家族的发展也大有好处。

    安南王与摄政王是一伙的,能挑中苏琉璃也不奇怪,毕竟她本就生得美貌,身份也不一般,若能送入宫中成为皇上的枕边人,对他们的势力又是大有帮助。

    她忽然明白慕容铮为什么要让她带着许清月过来,可下一秒她又宁愿自己不明白,不要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去,与皇室的权利抗争,这不是做一件衣服就能完成的小事。

    慕容铮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出钱帮她把绣庄装修好就想让自己给她卖命了,陆琳琅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在前几次的偶遇当中对自己动了某种心思才愿意帮她,现在看来,那种心思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

    心里思量了一番,陆琳琅抬眼向屏风后面看去,那里早已没有了慕容铮的身影,他就这样把她和许清月丢在这儿,难道就不会担心她把事情搞砸了?

    忽然又感觉有一道目光正向她看来,陆琳琅扭过头对上了龙非池淡淡的目光,他手中正拿着酒杯,眼神至酒杯之后向她望过来,不带丝毫感情,也没有任何意图,反倒让陆琳琅愣了愣。

    “这酒喝着寡淡,都没什么意思,不知道这湖心楼还有没有更好的酒?”一口喝完酒杯里的酒,龙非池忽然皱起眉头,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放在桌上,似有几分不满,“这里也太冷清了些,多叫些舞姬过来,那边的两个丫头,你们两个也过来。”

    龙非池的手指正指着陆琳琅她们,两人都是一愣,许清月吓得腿软,郡主就已经是她见过身份最高的人了,现在又有两位权势滔天的王爷,她只是站在那儿都觉得心跳如雷,现在还让她过去伺候。

    陆琳琅伸手捏了捏许清月的胳膊,低声道,“别怕,有我在。”说完便往前一步,缓缓施了一礼,“我们今日也是来湖心楼上赏灯过节的,并不是这里的下人,这个郡主可以为我们作证。”

    苏琉璃在龙非池身边也隐约猜出了他的身份,能让摄政王和她父王坐在下座的,当今世上只有一人,这难道就是摄政王之前说过的惊喜?难道他们也想让她嫁入宫中?那慕容铮怎么办?

    她心里正烦恼着这些,陆琳琅忽然提到她的名字,苏琉璃抬起头来,连她都在龙非池身边伺候了,陆琳琅还在那边说什么他们不是下人,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既然皇……既然让你们过来伺候,你们过来就是了,又不是让你们做什么力气活,倒两杯酒而已,也做不得吗?”

    龙非池斜倚在身后的坐榻上,一副没有正形的模样,手里的酒就没停下来过,虽然说这酒味寡淡,可还是一杯接着一杯。

    看来是躲不过去了,陆琳琅只得硬着头皮接着说道,“我倒无所谓,只是许姑娘感染了风寒,若是让她伺候几位王爷恐怕不太好,还是先让她回避一下吧。”

    “既然染了风寒,就退下吧。”龙非池淡淡应声,算是答应了她的请求,陆琳琅这才提起裙摆朝前几步。

    龙祥这才把目光落在她身上,刚才一进大门就看到了她,她身上衣裙的样式别致,在京城中还未见有人穿过,虽然颜色简单也没有什么刺绣花纹,看起来倒比旁边苏琉璃都要贵气几分。

    颇有些不满的斜了安南王一眼,早早别让他准备了,就准备了这个样子,出来还不如路边随便见到的一位姑娘。

    陆琳琅走上前去捧起酒壶,倒也确实不用她做什么,只要记得把桌上的酒杯填满,别的什么也不用做。

    她忍不住偷偷抬眼打量着坐在上座贵气逼人的年轻男子,在心里猜测出他的身份之后更是有几分疑惑,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位少年皇帝从十五岁就开始登基称帝,因为年纪太小一直有内阁辅助处理朝政,而内阁中权力最大的就是旁边那位摄政王了。

    从他继位开始,云夏国内就时常有暴动发生,就连京城附近的一些城镇都会时不时的有难民出现,于是这位小皇帝的名声在坊间并不怎么好。

    尤其是陆琳琅现在亲眼看到他这酒杯不离手,眯着眼睛瞧着底下那些舞姬的样子,无论怎么看都是个好逸恶劳的昏君。

    陆琳琅的脑袋里突然猛跳了几下,当初陆记绣庄被沈家霸占的时候,曾经有几位陆记的老管家联名报官,想要争回陆家的一些家产,可竟无一人受理,那几位老管家最终无能为力,只得悻悻而归,其中有几位甚至被沈家报复,在京城无法生存下去。

    平远侯府被满门抄斩的时候这位皇帝好像也没出来说过什么话,平远候为云夏国立下不少战功,击退过不少马贼,可就那么凭着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侯府上下一百多条性命,一夜之间只剩下慕容铮一个人。

    难道这就是慕容铮的目的?他想要为平远候府报仇?

    “酒呢?怎么还没把好酒拿过来?”倚坐在软榻上的龙非池忽然提高音量喊了一句,陆琳琅的思绪瞬间被拉了回来,她吓了一跳,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酒壶,慌忙去给他的酒杯里添酒。

    可龙非池却抬手打开她的酒壶,“这酒味道寡淡,我要换一种,怎么还没送来?”

    “公子,我已经派人让他们去闻香楼取你最爱的桃花酒了,这路上一来一回要耽误点时间,别着急,慢慢等着就是。”龙祥抬起眼皮子看了龙非池一眼,那道眼神锐利无比,他的脸上虽然已经有几分老态,可精神看起来十分不错。

    “桃花酒,好,我就要喝桃花酒。”龙祥的话似乎对上了龙非池的心意,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坐起身来朝着旁边的苏琉璃凑了过去,伸出细长的手指捻起苏琉璃的衣袖,“这衣裙颜色粉嫩,像是桃花的花瓣,莫非郡主就是流落到人间的桃花仙子?”

    龙非池挑起眉头,眼神轻佻,苏琉璃微微一愣,不知作何反应,忙抬眼向自己的父王看去,龙祥听到这话却是面上一喜,伸手拿起酒杯轻轻笑道,“桃花仙子在京城可只有一位,有桃花仙子作陪,喝着桃花酒岂不美哉?”

    “美哉美哉。”龙非池连连点头,又靠到身后的靠垫上,“不如让桃花仙子为我舞上一曲助助兴,喝了这么多年的桃花酒,还是头一回见到桃花仙。”

    龙非池此言一出,安南王和苏琉璃的脸色瞬间变了变,大堂内众多舞姬正在翩翩起舞,龙非池偏偏点名让苏琉璃下场为他跳舞,郡主的身份岂能和舞姬一样,若不是他此时喝醉了,很难不让人怀疑他是在故意羞辱安南王府。

    “公子,小女自小习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唯独没有学过跳舞这般下等人的技艺。”看着苏琉璃不太高兴的脸色,安南王立刻拱手向龙非池说了一句。

    “下等人的技艺?”龙非池挑眼看向安南王,带着几分醉意的勾了勾唇角,“我就喜欢看这些下等人的技艺,桃花仙不会跳舞又叫什么仙呢?若是她不跳舞,你们就再给我找个桃花仙来。”

    “公子……”安南王皱起眉头一脸的为难,又向龙祥投去求助的目光,龙祥手中拿着酒杯,苏琉璃不是他的女儿,他自然不管这是不是龙非池故意羞辱,反倒有几分看戏的意思。

    此时前去取酒的小厮也已经匆忙赶了回来,把取来的桃花酒摆在龙非池面前的桌上,陆琳琅联盟起身倒酒,似乎旁边发生什么都与她无关。

    苏琉璃眼神一动,猛的看向陆琳琅,唇角翘了翘,随后扭头看向龙非池,“公子,我没有学过跳舞,恐怕跳出来不伦不类,扰了您的眼,这位姑娘舞艺精湛,倒不如让她为您助助兴。”

    陆琳琅手里的酒瓶一晃,险些将酒倒在外面,她已经尽量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就是怕枪头指到她这儿来,可苏琉璃根本就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龙非池的眼神便顺着她拿酒瓶的手指一路往上,落在她的脸上,随后微微皱起眉头,“就算她会跳舞,她也不是桃花仙,我不管,我就要看桃花仙跳舞。”

    堂堂一个皇上,耍赖撒娇可还行?不管怎么样也算是帮她说了一句话,陆琳琅抿了抿唇角,看着苏琉璃和安南王一脸为难的样子,一旁的摄政王倒是悠然自得事不关己。

    “王兄……”安南王等了半天也不见摄政王帮他的女儿说句话,忍不住低声唤了一句,“琉璃自小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也帮她说两句话呀。”

    “我早就跟你说过,女子家会跳舞唱曲儿绝不是什么坏事,可你就是不听,如今是公子想看,我又有什么办法?”摄政王半笑半嗔,全然没有要帮他们解围的意思,“要不你就让琉璃上去跳一段,若是跳得不好,公子自然也不会让她再跳了。”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1838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