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三十七章 助兴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七章 助兴

    “王叔这么说,岂不是把琉璃也当作那些供人赏玩的舞姬一般?”苏琉璃听到龙祥这么说,顿时拉下脸来,“那日在王府王叔分明说了给我准备了惊喜,难道这就是惊喜吗?”

    苏琉璃这会儿被气急了,什么话都说了出来,安南王吓了一跳,立刻抬眼去看龙非池的脸色,却见他像是喝醉了酒,双眼迷离,只是让苏琉璃去跳舞,别的再没什么多的表示,龙祥也是微微一愣,随后叹了口气。

    “这湖心楼里又没有别人,我和你父王,都是自家人,看到了也不会说什么,你又何必这般在意?”

    陆琳琅闻着手中酒壶的桃花酒的香气,既有酒的清冽又有桃花的淡淡清香,想来味道应该不错,她也想尝一口,可这是皇上的酒,她不敢胡来,又听到他们自己人之间吵闹个不休,原来让她过来伺候只是近距离看热闹的。

    “这些舞姬跳来跳去都是那些,我早就不想看了,快点给我换了!”龙非池的语气听起来有了几分怒意,坐在他旁边的苏琉璃也吓了一跳,嘴唇动了动,最后也没敢说什么。

    陆琳琅微微弯腰把手中的酒壶放下,“既然公子想看别的舞蹈,与我同行的那位姑娘会跳一些,不如我让她来为您助兴,郡主实在不会,您就别难为她了。”

    没想到陆琳琅居然会出来帮她解围,苏琉璃脸上一喜,一双眸子满含希望的看着陆琳琅,看来之前的事情是自己误会了她,她没有把衣服做出来定是有她的难处的。

    一瞬间对她的所有不满好像都烟消云散了,甚至还有几分感激。

    龙非池抬眼看了陆琳琅一眼,似是有几分嫌弃,“与你同行的那位姑娘,不是染了风寒吗?”

    “我叫她站得远一些,这大堂里空间这么大,又通着风,也是没事的。”陆琳琅微微颔首,安南王和摄政王也都抬眼看了看她,见龙非池没说什么,苏琉璃连忙起身走到陆琳琅身边,“陆姑娘说的不错,你快去把许姑娘请出来吧,这里有现成的乐师,你可以让他们弹奏任何曲子。”

    龙非池没有发话,安南王和龙祥也没说什么,陆琳琅转身往一旁的屏风后面走了过去,许清月正坐在那儿一脸惊讶的看着她,“陆姑娘,你让我去跳舞?”

    “我知道你会跳舞,还在京城开了一家舞坊,只是碍于脸面你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但今日对你来说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陆琳琅微微垂下眼,压低了声音,伸手搀扶着她站起来,“现在你可以把外面的披风脱掉了。”

    许清月微微一愣,竟有些不太明白陆琳琅在说些什么,但也按照她的吩咐起身脱下了披风,露出里面穿着的衣裙。

    为了将这套衣裙做到近乎完美,陆琳琅两天两夜没合眼,斥巨资买了最好的丝线,衣裙并不是普通的样式,而是在手臂和腰间做了收紧的设计,顺着身体肌肉的纹理边缘处又绣上了金丝,腰间用珍珠穿成花瓣的形状环绕一圈,走动时随着步伐轻轻晃动,发出细微的声响。

    衣裙的颜色并不惹眼,甚至偏向于素净,只是在细节部分陆琳琅卯足了劲儿,设想了在许多个场合能用得上的,跳舞便在她设想其中之一,也正是因此她才敢在龙非池面前提出这样的建议。

    “你先等等,等会儿我先出去随意弹奏一首曲子,你大概想好要跳哪支舞,不要着急,一定要稳。”陆琳琅说着抬手在许清月面上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

    许清月紧紧咬着下唇,眉心也紧紧皱着,“这样真的行吗?万一我……”

    “没有万一,只有这一次,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陆琳琅点点头,那眼神也给了许清月许多鼓励,不过是须臾的功夫,两人已经打好了商量。

    陆琳琅从屏风后面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我想将大堂内的蜡烛都灭掉,只留下灯笼的光亮,可以吗?”

    “灭灯。”

    龙非池随意摆了摆手,大堂里的下人立刻行动起来,将烛火尽数熄灭,只留下周围的灯笼,灯笼的光线不同于蜡烛,映着灯笼的轮廓,影影绰绰的洒在地面上落下一点点光斑。

    陆琳琅走到乐师身旁弯腰轻声说了句什么,苏琉璃便看到那乐师起身让开,陆琳琅反而自己坐了下去,她有些惊讶的皱起眉头,只听说过陆琳琅会做衣服,难道她还会乐器?

    这个时候陆琳琅只能庆幸自己小时候被老爸老妈去逼着上兴趣班,她当时根本不想去,随意报了个古琴,没想到有一天穿越了还能派上用场。

    她对这个时代的音乐不怎么了解,但面对从小学习的古琴她还是有几分信心,她坐定了身子回头向屏风后面看了一眼,随后抬手轻拨丝弦,选了一首节奏中等的曲子,有快有慢,动静结合才能显出许清月的身段。

    乐声响起,大堂里边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陆琳琅的身上,唯有苏琉璃四处张望着,“不是说好了有人出来跳舞?怎么还不见……”

    前面的音乐只是为了给许清月一个提示,等陆琳琅又放慢了节奏,乐声从低到高时,许清月便踩着乐声,自屏风后面缓缓现身。

    她的脚步极其轻盈,甚至让人都感觉不到她在走动,真像天上仙子下凡踩在云端上一样飘了过来,连陆琳琅自己都看的呆了一下,同时也提了口气在喉间不敢放松。

    手下乐声不断,许清月和她的配合比她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到底是开过舞坊的,哪怕有一点小瑕疵也能很快弥补上来,陆琳琅平日见许清月总觉得她十分矜持,可跳起舞来她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衣袖的弧度和裙摆恰到好处的连接,身上的丝线在灯笼的光点下隐隐约约反射着光点,许清月身形蹁跹,舞动间一双清澈的眸子若隐若现,她脸上戴着面纱让人看不清长相,可只一双眼睛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龙祥盯着正在跳舞的许清月,明明刚进大厅的时候他也看到过这个女子,可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她的容貌,只是被这一身非凡的舞艺惊到了。

    此时外面正好一阵清风吹来,灯笼里的烛火都被吹得飘飘忽忽,大堂里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陆琳琅立刻加快了手下的动作,乐曲声节奏渐渐加强,许清月的脚步也越来越快,裙摆被风吹起,像是一幅巨大的幕布,而在她舞动间,裙摆上竟然缓缓出现些许光亮……

    这些光亮出现的范围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一小块渐渐汇合成一整副图案,她身上的衣裙竟然在她舞动期间用亮光组成了一副嫦娥奔月的画面。

    画面上的嫦娥身姿窈窕,在许清月的舞姿下看起来像是活过来了一般,正缓缓飞上天空,圆月时隐时现,这幅图案只维持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清风过后,烛光恢复稳定,那幅图案便立刻消失不见,甚至让人以为刚才出现了幻觉。

    就连苏琉璃也坐在一旁看得傻了眼,忘了追究他们究竟是不是提前准备好的这回事了。

    乐声渐缓,已经到了尾声,许清月便在众人还在震惊之时身形一闪,只留下淡淡余香,人却已经躲回了屏风后面。

    陆琳琅也收回放在琴上的手,连她自己都有些意犹未尽长长的舒了口气,大堂里的灯光又亮了起来,她抬眼看向上座的龙非池。

    “公子,一曲已经舞毕,不知公子是否满意?”

    “刚才跳舞的那个姑娘呢?让她出来,我要好好瞧瞧。”龙非池好一会儿才从刚才的舞曲中回过神来,立刻要求陆琳琅让许清月出来。

    一旁的苏琉璃也有些回过味来,看着陆琳琅皱起了眉头,她们在皇上面前出了这么大的风头,岂不是更显得她小气骄矜?

    “公子,天色已晚,许姑娘已经被家人接走了,我也该回去了。”

    本以为陆琳琅会立刻带着许清月出来邀赏,可她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她要走了,苏琉璃看向安南王,眼中有几分疑惑,难道她们真的只是为了出来解个围,并没有别的私心?

    龙祥轻咳一声,站起身来,“既然公子要见许姑娘,你便把她叫出来,公子还在这儿,你们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

    “我们今日只是过来赏灯会的游客,并不是这湖心楼的下人,也不是公子身边的侍女,为何我们不能说走就走呢?”看着龙祥那一副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样子,陆琳琅更是不想跟他说半句好话。

    “你这丫头……”龙祥被陆琳琅堵了话正要发怒,随后却又忽然笑了起来,“看你也不过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乡野丫头,既然你们表现的好,我们工公子当然是要赏的,你们这么急着走,可是一点儿赏赐也拿不到了。”

    “多谢公子好意,只是我们并不需要。”陆琳琅这话是对着龙非池说的,她也听到了外面岸边传来的水流之声,应该已经有船在等着他们了。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1838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